最前线 | WeWork“命悬一线”,软银或成其“救命稻草”

WeWork这次闹剧究竟如何收场?答案似乎逐渐明朗。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有关知情人士称,董事会可能在周二举行会议,以评估软银和摩根大通的提案。孙正义旗下的软银计划继续投资40亿到50亿美元用于新融资项目,在收购之前,软银已经向这家办公空间共享公司投资了106.5亿美元。据CNBC报道,与软银达成的交易将使该公司的估值在75亿至80亿美元之间,摩根大通的估值可能会更低。交易之后软银将拥有WeWork多达70%甚至更多的控制权,克雷尔将接任诺伊曼的董事长一职。而WeWork前首席执行…

WeWork这次闹剧究竟如何收场?答案似乎逐渐明朗。

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有关知情人士称,董事会可能在周二举行会议,以评估软银和摩根大通的提案。孙正义旗下的软银计划继续投资40亿到50亿美元用于新融资项目,在收购之前,软银已经向这家办公空间共享公司投资了106.5亿美元。

据CNBC报道,与软银达成的交易将使该公司的估值在75亿至80亿美元之间,摩根大通的估值可能会更低。交易之后软银将拥有WeWork多达70%甚至更多的控制权,克雷尔将接任诺伊曼的董事长一职。而WeWork前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的持股比例将降至两位数。

自上个月诺伊曼被罢免后,WeWork一直专注于筹集新资金。据WeWork的报告显示,其2019年上半年收入约为15亿美元,净亏损9.04亿美元。严重依赖融资的WeWork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度过11月了,他们想尽各种措施削减成本:计划裁员至少2000人、出售公司收购品,以及终止诸如教育部门wegrow等非核心业务……现任联合首席执行官Artie Minson和Sebastian Gunningham在抢救WeWork上费尽周折。

显然软银这次的救助方案对于WeWork无疑是雪中送炭,但大部分的投资者对WeWork的前景仍很担忧。经不起推敲的商业模式以及持续扩大的亏损,让大家对这个全美私人市场第二大估值的独角兽公司所构造出的蓝图,失去了耐心。

这是WeWork的动荡之秋。这个今年华尔街最受关注IPO之一,从几个月前高达470亿美元的估值,再到如今的不足80亿美元,WeWork的估值一路狂跌近400亿美元。随着财报呈现的巨额亏损,公司“科技”属性被质疑以及内部管理机制的种种问题,WeWork举步维艰。

此前,有人发出质疑:盈利无望、亏损不断,WeWork会成为第二个Uber吗? 

WeWork与Uber目前的情况类似。这两家公司的最大股东都是软银集团,都面临盈利难题。Uber已启动新一轮裁员措施,涉及旗下350名员工,自7月以来,Uber所进行的三轮裁员总人数累计近1200人。据Uber财报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Uber单季度亏损额超过52亿美元(约367亿元人民币),刷新了2017年以来最大亏损纪录。

但不同的是,Uber现在已经成功上市,虽然在上市首日大跌7%,目前市值维持在533.97亿美元左右(上市时为750亿美元)。但WeWork的这次IPO遭遇“滑铁卢”,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宣布推迟IPO,这仅仅是阵痛,还是走向衰落的前奏?

WeWork所代表的共享办公,是共享经济其中的一种模式。WeWork虽然想通过技术手段改变传统的办公空间,但传统的租赁形式下的商业模式让其在“二房东”的角色下停滞不前。共享办公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本土的共享办公企业如优客工场等公司都处在摸索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投资回报周期太长、商业发展模式滞后等问题也是各家的通病。

WeWork这一课,为共享办公的企业们敲响了警钟,同时也警醒了“独角兽”们。潮水退却,是谁在裸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