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美国没有民兵暴动,也没农民起义

绝大多数美国人,恐怕都很难准确地在地图上指出俄勒冈州哈尼郡的伯恩斯(Burns, Oregon)是在什么地方。但是在本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西部小镇因为一起“民兵占领政府建筑”的事件,不仅登上了美国主流媒体的头版,还吸引到了中文媒体的目光。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许多中文报道说的都是错的。根据《纽约时报》和美联社,来自全国各地的抗议者们先是进行了和平游行示威,游行过程只有演讲和美国国旗,外加一点鲜花、硬币和音乐,一行人在《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的歌声中结束了活动;接着一小部分武装抗议者…

【回声】美国没有民兵暴动,也没农民起义

绝大多数美国人,恐怕都很难准确地在地图上指出俄勒冈州哈尼郡的伯恩斯(Burns, Oregon)是在什么地方。但是在本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西部小镇因为一起“民兵占领政府建筑”的事件,不仅登上了美国主流媒体的头版,还吸引到了中文媒体的目光。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许多中文报道说的都是错的。

根据《纽约时报》和美联社,来自全国各地的抗议者们先是进行了和平游行示威,游行过程只有演讲和美国国旗,外加一点鲜花、硬币和音乐,一行人在《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的歌声中结束了活动;接着一小部分武装抗议者在阿蒙·邦迪等人的带领下,占领了伯恩斯附近的马卢尔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Malheur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总部。

整个保护区由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建立于1908年,隶属于美国鱼类与野生动物服务局。保护区的总部距离伯恩斯约30英里,从外观上看,充其量只能称为“小屋”。由于事发时正值周末,没有工作人员上班,这座联邦政府建筑被武装抗议者轻而易举地占领。这不是“暴动”,现场也没人号召“推翻联邦政府”。

1.抗议者们的和平游行,是在声援因为纵火要被延长刑期的哈蒙德父子

抗议者们大费周章从各地赶来参加和平游行,其中一部分还在随后占领偏僻保护区的联邦政府建筑,起因都是希望能声援当地一对叫哈蒙德(Hammond)的牧场父子。《俄勒冈人》(The Oregonian)报道,73岁的德怀特·哈蒙德(Dwight Hammond)和46岁的斯蒂文·哈蒙德(Steven Hammond)在2001年9月在自家私有土地(private land)上点火,火势扩散到了139英亩联邦公有土地(public land)上,也就是保护区的土地上;父子还在2006年8月在自家私有土地上点火,扩散到了大约1英亩的联邦公有土地。父子两人声称,点火是为了保护私有财产不被入侵植物和野火所侵害,检察官则认为2001年的点火是为了掩盖盗猎野生动物行为,并且将青少年置于危险之中。

2010年,检察官起草了一份包含19项控告的起诉书(随后减少为9项)。2012年,陪审团认定哈蒙德父子恶意纵火的公共财产价值不超过1000美元,并排除了其他罪名。在陪审团审议过程中,父子和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plea agreement),父子放弃上诉权,接受陪审团的裁定。最终,地区法院法官迈克尔·霍根(Michael Hogan)依照父子两人所犯的纵火罪,裁定父亲服刑3个月,儿子1年零1天。在2014年另外一项民事判决中,父子被处罚金40万美元(如果凑不到钱联邦政府将能优先购买父子的私有财产,但截止到2015年12月罚金已全部付清)。

尽管联邦公有土地没有遭到多少实质上的损害,现场没有人受伤或死亡,父子也签署了认罪协议,不依不饶的检察官还是觉得这样的处罚太轻微了,于是检察官便上诉到美国联邦第9巡回上诉法院,上诉法院在2014年2月裁定地区法院没有执行正确的量刑标准,便将该案发回地区法院进行重新量刑,结果到了2015年10月,检察官如愿以偿:地区法院重审后,要求父子两人再回监狱各自服刑4年。

2.哈蒙德父子没有伤害任何人,“这样5年的量刑将会使良心受到谴责”

中国读者可能对整件事情有点儿难以理解,哈蒙德父子纵火明明是事实,重审法院不过只是延长了服刑时间,为什么抗议者们要声援一对纵火犯?

这是因为,2012年地区法院初审,以及2015年10月地区法院重审时,都引用了1996年的致力于打击国内恐怖主义的《联邦反恐与有效死刑法》(Antiterrorism and Effective Death Penalty Act),它规定任何人“利用纵火或制造爆炸,故意损害或毁坏任何由联邦政府部分持有或全部持有的建筑、交通工具以及其他不动产”,都要适用5年的强制最小刑期(mandatory-minimum sentence),没有例外。区别在于,2012年初审法院法官迈克尔·霍根援引宪法第8条修正案“不得施加残酷和非常的刑罚”,拒绝适用强制最低刑期,对哈蒙德父子手下留情了;而2015年10月重审法院,依据上诉法院的要求,则对父子适用了5年的强制最低刑期。

就如同初审法官迈克尔·霍根所说的“5年的量刑和[父子所犯]罪行是极不相称的”、“这样[5年]的量刑将会使良心受到谴责”,从全国各地赶来俄勒冈伯恩斯的抗议者,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既然法律适用存在争议,既然抗议者认为量刑过于严厉,那么游行示威当然具有充分的合理性。仅在2015年10月,非营利组织美国农业局联合会(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俄勒冈分部就收集到了超过2000份签名,希望能说服总统奥巴马给予宽赦(clemency)。与此同时,俄勒冈牧场主联合会(Oregon Cattlemen’s Association)为哈蒙德父子建立一个基金,以支付所产生的法律费用。

到了2015年底,哈蒙德父子的遭遇吸引了包括上文提及的阿蒙·邦迪以及亲兄弟莱恩·邦迪(Ryan Bundy)的注意,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哈蒙德的情况,由此又引来了俄勒冈州以外的民兵组织关注。纷至沓来的抗议者参与了本次游行,其中一小部分(大部分美国主流媒体估计人数在10-20人之间)占领了空置的联邦建筑,他们的诉求是释放哈蒙德父子,以及让联邦政府放弃对马卢尔国家森林的土地拥有权,将土地归还给当地。

3.俄勒冈占领事件不仅是对哈蒙德父子的声援,同时也是西部放牧者和联邦政府对公有土地使用权纠纷的又一次爆发

既然游行示威有合理性,那抗议者占领联邦建筑是在无理取闹吗?实际上,俄勒冈这起占领事件,不仅涉及外来占领者对哈蒙德父子遭受严苛量刑的愤怒,同时也牵扯到西部放牧者和联邦政府之间对联邦公有土地使用的持续数十年的法律纠纷。

由于历史原因,美国西部州的大部分土地都归联邦政府所有。例如内华达州的7000.3万英亩的土地中,有4700.8万英亩由联邦政府持有(截止到2010年)。本次事件发生地俄勒冈州的哈尼郡,人口不足7700人,超过75%的土地是联邦公有土地,由多个联邦政府部门管理(但哈蒙德父子的牧场是私有土地)。

起初联邦政府鼓励人们进驻西部,但随着道德观念的进化(环保等),联邦政府开始加强土地管理,对伐木、采矿和放牧等传统行业进行限制,这排挤了牧场主,并导致了一些牧场主的破产。像内华达这样的西部州,1970年代曾发生过“山艾反抗运动”(Sagebrush Rebellion),运动旨在增强各州对联邦公有土地的控制权。

某种程度上讲,这次俄勒冈占领,其实也是2014年4月内华达占领的一次延续。2014年4月,阿蒙·邦迪的父亲克莱文·邦迪(Cliven Bundy)占领了联邦政府租给自己的牧场,以应对土地管理局对其牛群的强制围捕。

从表面上看,老邦迪在法律上似乎完全不占理。老邦迪放牧的土地从1848年自墨西哥手中购得之后,就一直都属于联邦政府;1954-1993年,土地管理局(The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向老邦迪收取费用,允许他租用这块土地来放牧;1993年后,老邦迪不满土地管理局加强了对春季放牧的限制(以保护濒危乌龟),开始拒绝交租金;接着土地管理局限制了老邦迪可以放牧的地区和数量,老邦迪拒绝执行;土地管理局起诉了老邦迪两次,并且都胜诉了;20年过后,老邦迪共欠了联邦政府100万美元的债务。

但其实,美国西部地权法体系从19世纪就已经开始对土地所有权进行拆分。土地所有权承载的权利包括:占有、租赁、销售、开发等,例如,一个土地拥有者可以放弃建造额外建筑的权利,却保留种植作物的权利。老邦迪从1954年购买第一张放牧权(grazing right)起,也就拥有了这块联邦土地的一种地役权。老邦迪和土地管理局的纠纷,是对地役权的纠纷。老邦迪认为1993年土地管理局是以保护乌龟为由强行征地(没收地役权),便拒交租金。此外,老邦迪只是不愿意把欠下的100万美元交给土地管理局,而愿意交给他所在的克拉克郡,不过克拉克郡拒绝了接收。

老邦迪等西部牧场主,放牧不靠政府补贴,也不靠排挤竞争者的法规,老老实实按照规定的土地用途去放牧,如今他们的生计却因为联邦政府对公有土地使用的无限扩张而岌岌可危。正因为此,内华达占领更应被视为“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行为,而不是“白人种族主义者胡搅蛮缠”(老邦迪在一次发布会上失言发表了对黑人的种族言论)。

类似地,俄勒冈的哈蒙德父子与联邦政府对公有土地使用也争执已久。1970年代早期,父亲德怀特·哈蒙德就曾因为水资源的使用权,起诉美国鱼类与野生动物服务局,并胜诉;1994年,鱼类与野生动物服务局试图用栅栏隔开德怀特·哈蒙德的牛道,这条牛道用来穿过联邦公有土地,哈蒙德再次起诉,并胜诉。和许多牧场主一样,阿蒙·邦迪觉得联邦政府对哈蒙德父子穷追不舍,是收购哈蒙德土地不成后的一种报复行为。这种控诉当然没啥说服力,却展示了双方之间的摩擦和对立。

俄勒冈占领的事态还在发展,哈蒙德父子谢绝了占领者阿蒙·邦迪的好意,按规定到监狱“报到”去了,父子的律师则在争取奥巴马的宽赦。但像CNN这样的左派媒体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报道“俄勒冈遭到攻击”(#OregonUnderAttack)、“俄勒冈占领是恐怖主义”,这些夸张的描述被中文网络内的所谓辟谣帖捡来引用。

其实就像《纽约时报》所说,俄勒冈的武装抗议者选择了一个极为偏僻的空置联邦建筑,以一种较低的姿态来表达诉求,没有任何人和财产受到伤害。俄勒冈占领不过是又一次“公民不服从”行为,它的侵略性和破坏性远远低于“华尔街占领”。占领者也不是陈胜、吴广,他们只是一群和平抗议者。除非这些武装抗议者做出暴力行为,否则称他们为“恐怖分子”、“疯子”,显然是不合适的。

[详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