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红帽收购后,IBM将混合云作为“入云”的第二次机会

红帽能否拯救蓝色巨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7月,IBM以340亿美元的高价完成了对开源混合云领导者红帽的收购(详见钛媒体前文:一顶价值340亿美元的“红帽”,值吗? | 钛媒体深度)

4个月之后,IBM在中国总部盘古大观写字楼宣布,已经将IBM的软件组合转化为云原生,并发布首批转型成果——IBM Cloud Paks产品组合,该组合已在国内上线,并运行在红帽OpenShift上,神州数码也成为IBM Cloud Paks中国首家臻选合作伙伴。

这其中有三个比较关键的信息:第一,IBM走上了云原生之路;第二,IBM没抓住第一波云计算的机会,但第二波混合云的机会,IBM决定背水一战;第三,IBM Cloud在中国落地的合作伙伴选了神州数码,解决了云服务入华的问题。

IBM为什么选择云原生

云原生(Cloud Native),主要涉及了三个概念:DevOps、微服务以及容器技术目前已经成为全球大部分企业的选择,从CNCF(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云原生计算基金会)官网,钛媒体了解到,目前选择加入云原生朋友圈的企业一共有1895828个,总市值14.11万亿美元,总融资630.08亿美元。
CNCF公布的云原生企业图谱

CNCF公布的云原生企业图谱

CNCF中国区总监Keith Chan此前在CNBPS 2019(2019云原生技术实践峰会)上透露,云原生技术在生产中的应用增长速度超过了200%,他表示,越来越多的企业或组织选择云原生主要有三个原因:

1.在相同服务器数量的情况下,云原生基础架构可实现更高利用率;

2.可以实现快速扩展,在风险较低的情况下,更快地改善服务;

3.云原生允许多云环境(工作负载在公共云或在多个云上运行)和混合云(在私有数据中心和公有云之间移动工作负载)。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也曾披露一组数据,国内超过七成的企业已经使用容器技术或正在测试应用环境,这之中36.4%的企业已经使用了容器技术。

这也证明如果云计算服务商选择云原生,其实背后的机会是巨大的,况且IBM手中的王牌红帽,在云原生领域也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在IBM收购红帽后,高调宣布拥抱云原生,其实是将红帽在云原生领域的优势地位发挥到了最大化,期望吸收红帽在云原生领域的影响力,重新确立在云计算中的地位。

从IBM的官方资料中,钛媒体了解到,在完成收购之后,IBM已经将IBM Cloud与红帽此前的OpenShift、企业Linux等产品进行了快速融合:

1.发布基于IBM 云的红帽OpenShift:一个灵活、可完全托管在IBM公有云上的OpenShift,可通过一键式部署实现自动恢复能力、数据合规和安全性,以帮助企业快速实现现代化并迁移到混合云基础架构。

2.发布基于IBM Z和LinuxONE的红帽OpenShift:IBM把红帽OpenShift引入其企业级系统IBM Z和LinuxONE,这些系统每天为全球超过300亿笔交易提供支持。此外,IBM也已在其Power Systems与存储设备上支持OpenShift。

3.提供针对红帽的咨询与技术服务:由全球最大的红帽认证顾问团队之一和80,000多名云应用服务专业人士提供全新IBM服务,为客户提供建议、迁移、构建和管理工作负载的咨询和技术服务。

同时,IBM也于近期宣布经过IBM认证的开源容器化软件IBM Cloud Paks产品组合已经在国内上线,IBM Cloud Paks是底层可以兼容AWS、微软Azure、阿里云等“任意云”。其功能是提供通用的操作模型和服务组合,包括身份管理、安全性、监控和日志记录,并通过统一、直观的操作界面,为企业客户提供跨云平台可视性操控管理体验。

等于说,IBM Cloud Paks其实扮演的是多云管理工具的角色,是IBM混合云解决方案的中枢系统。
IBM

IBM Cloud Paks

据了解,IBM Cloud Paks包含五种解决方案:

1.IBM Cloud Pak for Data,可以简化和自动化企业获取数据洞察的方式,还可以为企业提供一个开放、可扩展的架构,从而使人工智能数据虚拟化的速度提升430%

2.IBM Cloud Pak for Application,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应用的现代化、构建、部署和运行,可帮助IBM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客户将开发时间缩短84%

3.IBM Cloud Pak for Integration帮助集成应用、数据、云服务和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旨在将集成成本减少33%

4.IBM Cloud Pak for Automation,帮助实现业务流程、决策和内容工作方式转型。一家银行客户曾利用它减少了80%的手动流程

5.IBM Cloud Pak for Multicloud Management,提供多云的可视化、治理和自动化服务,它能够帮助客户将支持大规模云原生环境的运营费用降低75%

整体来看,IBM Cloud Pak这五个解决方案虽然结合了IBM与红帽各自的优势,但这种开源的容器集群的管理工具此前已经有不少创业型公司在做,市值千亿美元的IBM在这些拥有多年专业经验的创业公司面前,或许还是会面临一些挑战。

比较有代表性的企业,例如来自硅谷的Rancher Labs,和国内的灵雀云。此前,灵雀云CTO陈恺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也毫不讳言与红帽OpenShift的竞争关系:“有竞争也有合作,竞争肯定会有,甚至可能是最大的。”但是陈恺也表示,灵雀云的容器管理平台可以将OpenShift纳管进来,“把我们自己的AKS换成OpenShift,完全把它当K8S来用,因为OpenShift也是开源的兼容K8S的应用。”

抓住混合云,背水一战的蓝色巨人

虽然有竞争,但对于IBM来说,拥抱云原生,推出开源工具兼容不同云服务商的资源,进而做好混合云,是它抓住云计算的第二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机会。
IBM财报截图

IBM财报截图

IBM 上月中旬发布了2019年度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总营收180亿美元,这其中属于云计算带来的收入为50亿美元,云营收同比增长14%,占到了总营收的27%。包卓蓝强调,过去的12个月,IBM云计算收入达到了200亿美元,7月份刚完成收购的红帽收入增速提至20%,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RHEL(红帽企业Linux)的两位数增长。

IBM无非是想用这些业绩,来证明此前决策的正确性:2016年初,IBM 正式宣布转型成为一家认知解决方案和云平台公司。
IBM历年营收

IBM历年营收

但从IBM更长远的视角来看,IBM其实已经连续五个季度营收同比下滑,且整体营收呈下降态势。如果将2017年第一季度看作是IBM往年营收最低点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出IBM 向云转型的策略所起到的扭转效果还不是很明显。

2019年Q4,IBM的财报业绩是否能够释放更多“转型成功”的信号,IBM只能背水一战了。

11月5日,在IBM Cloud Paks发布会上,IBM 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包卓蓝(Alain Benichou)引用了IDC的一组数据:“云的采用率在迅速增长,但研究发现企业仅有大约20%的工作负载部署在公有云上”,他继续说道,“剩下的80%,是难啃的骨头,也是IBM的机会。”

IBM认为这剩下的80%是比较传统的IT架构,是企业不会轻易上云的核心资产,必须用混合云的方法才可能做好,也是IBM即将开启的云计算第二篇章。
包卓蓝在发布会现场

包卓蓝在发布会现场

IDC报告还预测,混合多云才是云计算的未来,这里的机会将超过1万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在IDC今年7月发布的公有云IaaS市场报告中,2018年全球公有云IaaS市场总额也才刚刚达到359.7亿美元,另一家咨询机构Gartner所预测的2019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能够突破的数字也只有2000亿美元,这与混合多云的10000亿美元差距悬殊,这也是为什么IBM笃定要拿下这剩下的80%的原因。

如果IBM 另辟蹊径将重点放在混合云上的话,之前各种公有云市场排名在IBM看来就没那么重要了。
IDC公布的2018年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排名,IBM处于第四位

IDC公布的2018年全球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排名,IBM处于第四位

IBM Cloud在中国

正如前文提到,IBM已经高调宣布了与神州数码在IBM Cloud Paks上的合作。

IBM副总裁兼伙伴生态事业部总经理叶明如此描述:“今天是IBM中国与神州数码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第二篇章开启崭新合作的重要里程碑。未来,IBM将携手神州数码,结合双方的技术优势、市场优势和转型经验,一起拓展生态,开拓新局,切切实实地帮助企业实现下一阶段的数字化重塑。”

根据工信部的监管要求,国外云服务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必须将数据中心留在国内,这也意味着这些国外云服务商们需要在国内寻求一个靠谱的合作伙伴,我们可以看到,AWS选择的是光环新网和西云数据,微软Azure选择的是世纪互联。神州数码扮演的也正是类似光环新网、世纪互联这样一个角色,也就是说从某种程度上,IBM Cloud已经解决了入华问题,而且神州数码这个合作伙伴在云计算市场也有一定的背景积累,是个不错的选择。
IDC2019

IDC2019上半年公有云IaaS+PaaS市场份额

一直以来,IBM被国人熟知是Watson,以及它的服务器等IT基础设施,在IDC今日刚刚发布的“2019上半年前十大中国公有云IaaS+PaaS厂商市场份额占比”中阿里、腾讯、AWS、中国电信、华为共同占据74%的市场份额,IBM Cloud榜上无名。

如前所述,弱化公有云,要做混合云的IBM是万万逃不掉PaaS的,无论是新推出的云原生容器管理工具IBM Cloud Paks,还是其手中的王牌红帽OpenShift,或多或少都涉及一定的PaaS业务。因此,在IBM打开云计算第二篇章后,“榜上无名”的格局或许会被打破。

就像包卓蓝说的那样,混合云是将云计算竞争的第二战场,也是IBM Cloud的未来重点。然而,从整个云计算竞争趋势上来看,IBM Cloud在混合云上也才仅仅踏上起点,神州数码能否帮助IBM Cloud走好中国之路,还留待时间验证。(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秦聪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