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博纳影业8000万美元主投《决战中途岛》,该如何评价?

2017年戛纳国际电影节,博纳影业突然宣布8000万美金主控主投《中途岛》。这个项目的导演和制片人均为CAA的客户,而这个项目也是CAA推荐给博纳影业诸多项目中的一个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跃幕电影,作者丨庞宏波

大有来头。

近日,宣布中美同步上映的《决战中途岛》正式定档。但实际上,这部电影的背后绝不仅仅是一家中国公司参与出品好莱坞战争巨制能够同步上映。其实,两年前这部还叫《中途岛》的电影有着极为复杂的背景,这些背景让两年后的战略意义看上去更加不同。

2017年戛纳国际电影节,博纳影业突然宣布8000万美金主控主投《中途岛》。这个项目的导演和制片人均为CAA的客户,而这个项目也是CAA推荐给博纳影业诸多项目中的一个。

CAA之所以给博纳影业推荐,是因为两点。

一点是《中途岛》在好莱坞“六大”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另外一点是中国资本在好莱坞打得火热,尽管当时已经出现了外汇管制。

最终,博纳影业成为了中国资本第一次主控主投好莱坞大片。据悉,8000万美元的投资成本占到了总投资成本的70%,剩下的份额用来寻找美国的合作伙伴。而从目前来看,电影的整体成本和当初预计的1.2亿不相上下。

按照约定,博纳影业享有美国市场以外的全球所有权,包括中国的发行权。而根据影片目前的信息披露,北美发行权归属为狮门影业。在今年拉斯维加斯的CinemaCon上,《中途岛》也出现在了狮门影业的片单上。

也正是这部电影,拉来了博纳影业和CAA建立的,首期规模1.5亿美金的电影长期投资专项资金。这不仅仅是一笔单笔生意,看上去像是一门组合生意。

如今,北美市场类似于《决战中途岛》这样的项目想要达到1亿美金以上的投资预算依然困难,而Netflix、亚马逊等流媒体平台成为了此类电影更好的归属,好莱坞“六大”完成重组。而中国市场如今票房前十名中仅有《复仇者联盟4》一部引进片,但其中有两部是博纳影业主控等主旋律国产大片。

中美两个电影市场在两年时间内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某种程度上也考验着两年前这门生意的“前瞻性”。 

1、《决战中途岛》:中国资本1.0时代的高光

主控主投,这是中国资本曾经在好莱坞最渴望的“权利游戏”。

中国资本其实在进军好莱坞上经历了几个阶段:财务投资—项目投资—产业投资。如今,算是产业投资的一个萌芽阶段,许多中国资本对于好莱坞不仅仅是通过引进片分割内地市场的份额,而更看重对于引进片内地运营甚至是全球发行。

但在两年前,截然不同。中国资本挤破脑袋往外冲,目的就是在好莱坞大片上“挂名出品”。而在2017年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宣布8000万美金主控主投《决战中途岛》,某种程度上就成为了中国资本1.0时代的高光时刻。

这也是中国资本第一次主控主投好莱坞大片,也是印象中截至目前的唯一一次。

这两年,博纳影业在主旋律国产大片上的深耕以至于外界已经淡忘了这家公司曾经赴美上市,在上市期间积攒了大量好莱坞资源。

2015年,博纳影业参与投资了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并且拿下了影片在中国的发行权。在同年的11月,博纳向与二十世纪福克斯长期合作的娱乐金融公司TSG Entertainment Finance进行2.35亿美元的高额投资。

这笔资金用于《火星救援》、《X战警》、《独立日2》等6部主流商业大片的制作当中。随后双方补充合作了休·杰克曼主演的《马戏之王》,这7部电影在内地市场拿下了超30亿票房。

但这笔2.35亿美金的投资,主要是财务投资。根据协议,博纳在这6部电影中投资比例均为20%,有权利获得这些电影的同比例全球票房分账。

但在《决战中途岛》上,则完全不同。美国中心城邦影片公司是导演艾默里奇自己的公司,是电影的制作方;而博纳影业8000万美金的投资,显然是电影第一大出品方;而狮门影业则是电影的北美发行方。

据悉,《决战中途岛》是导演艾默里奇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拍摄的大片,但是即便是和艾默里奇合作许久的索尼也并不愿意投资这部电影。此时,博纳影业“接盘”主控主投,成为了电影最大的“金主”。

那么,这也意味着中国资本在《决战中途岛》开始,摆脱了原有的财务投资。

2、10亿“联姻”CAA:中美电影市场蜕变的一个“起点”

中美两大电影市场转变,最被忽视的重点。

在8000万美金主控主投《决战中途岛》背后,博纳影业和CAA建立了一个电影长期专项投资基金,首期规模1.5亿美金。该基金由博纳影业和CAA共同管理,主要用于投资面向全球市场的英文电影,中合拍电影以及面向本土市场的华语电影。

遗憾的是,自这个基金亮相之后便再也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不过博纳影业这两年在引进片上依然非常活跃,除了赴美上市期间积攒的资源以及和20世纪福斯、索尼建立的合作外,这支投资基金或多或少也有一定程度的帮忙。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CAA依然被认为是拥有全球最丰富明星资源的经纪公司。但实际上,CAA在海外的经纪业务某种程度上拥有着极高的话语权。

首先,《决战中途岛》的导演和制片人均来自于CAA旗下,CAA在好莱坞不仅仅是手里海量的资源,而是可以为一家电影公司提供导演、编剧、制片人、艺人的打包服务,并且明码标价收取10%左右的佣金。

除此之外,CAA在与博纳影业共同管理的投资基金上,负责代理投资电影的北美地区销售,选择国际发行商。《决战中途岛》除了北美发行方狮门影业外,其全球发行商AGC studios或许也是CAA物色完成。

那么,对于这样一家有着聚堆话语权的好莱坞公司,为什么会选择博纳影业呢?

除了中国资本的因素外,更重要的是好莱坞本身的保守和滞后。

其实在超英大片建立宇宙之后,系列片和超英电影成为了好莱坞“五大”(20世纪福斯被迪士尼收购)的首选。那么,对于CAA这样拥有整合资源的经纪公司来说,等于限制了其最重要的命脉。

如今,两年时间,好莱坞在原来的保守上更进一步。伍迪·艾伦、马丁·斯科塞斯、阿方索·卡隆等大导演均“倒戈”流媒体平台,而Netflix、亚马逊甚至野心勃勃的苹果,都重金投入。

流媒体平台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迅猛的发展,主要就来自于好莱坞本身的“保守”。非系列商业电影在好莱坞所能获得的预算越来越有限,而急于打入主流市场的流媒体平台高价投入,最终完成了一次新老更替。

实际上,《决战中途岛》落入博纳影业的手中,也是基于同样的背景。艾默里奇苦苦寻找投资未果,博纳影业和CAA一拍即合。

3、中国市场的2.0:好莱坞影片的机会在哪里?

市场“恒定”下的良机。

随着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和《中国机长》挤入内地影史票房前十,目前仅有《复仇者联盟4》一部引进片位列其中。未来,引进片在内地的市场前景因为这样的变化成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其实在2018年内地市场的复盘上,国产电影的票房占比就超过了六成,而且还是建立在非好莱坞六大电影数量明显上升的基础之上。但也应该看到的是,2018年好莱坞六大超英电影仍然是内地市场的“吸金石”,这一点在今年的《复仇者联盟4》上达到了顶峰。

尽管从单片上,好莱坞超级大片依然保持着竞争力,但是绝大多数影片的票房量级开始固化。想要实现大的突破,极其困难。另外,和中国资本的关系也发生了明显的转变。超英电影是好莱坞“五大”的绝对王牌,即便放在任何一个时间节点里,中国资本想要通过财务投资跻身其中分得全球分账票房,是毫无希望的。

那么,除了超英电影,好莱坞“五大”独立制片在缩水,“中段影片”在减少。如今,再加上流媒体的强势崛起,中国资本在好莱坞体系里已经无处安放。换句话说,原本的财务投资在中国资本出海上已经基本失灵。

应该看到的是,在财务投资失灵之下产业投资的崛起。例如《双子杀手》尽管票房成绩在国内不理想,但是因为《双子杀手》而建立的CINITY影院系统“反攻”上映制片体系,这种高格式电影撕开的产业运营给予了中国公司极大的空间。而阿里影业在奥斯卡获奖影片《绿皮书》、《徒手攀岩》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引进片的内地营销给了阿里影业更大的发挥空间。

2015年,博纳影业通过和福克斯的合作,学习了其全球发行的经验。这似乎才有了2017年“联姻”CAA,在全球发行上迈出重要一步的机会。同样,阿里影业和在出海上和斯皮尔伯格安倍林公司的战略合作,某种程度上也才让其有了《绿皮书》运营的可能。

无论是市场前景还是发展增速,未来中美电影市场的发展势头还是在中国市场身上。但是单纯的财务投资已经没办法获利,而拥有产业运营能力的产业投资成为了未来更大的可能。

如今回顾博纳影业两年前的“超级大单”,这似乎也是这两年中美两大电影市场蜕变的一个“节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