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俞渝刀刀见血背后:那些互联网公司大佬们的婚姻归宿

夫妻本是同林鸟,且行且珍惜。

文 | 锌刻度,作者 | 陈邓新、许伟

双十一前夕,各大电商平台摩拳擦掌备战,却不想一则离婚消息令聚光灯投向当当,昔日当当创始人夫妻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李国庆,我要抓破你的脸!”2019年10月23日晚上10点,俞渝在在李国庆朋友圈中回复,“你把家里的现金拿走1.3亿元!那里有我父母的存款,你还钱!”

手撕李国庆,俞渝彻底爆发了,其曝光的家暴、出轨等行为一时间震惊了整个互联网。

不到一个半小时,李国庆发微博承认今年7月申请离婚,10月17日收到法院离婚传单,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

“不悔同君起纠结,只言是我太单纯,终点相连即原点,亲人亦作陌生人。”李国庆公开怒怼俞渝,“明明是抢权的武则天,却把肆意抹黑我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人身攻击肆意造谣的这种行为实在令人气愤。”双方,刀刀见血,其实这一幕早有征兆。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就频频手撕妻子俞渝,毫不留情面,到了10月10日,李国庆在采访时情绪失控当场摔杯,成为互联网的热搜,就预示着李国庆与俞渝的冲突将如火山爆发一般,不可挽回。夫妻本是同林鸟,且行且珍惜。

所幸,中美互联网创始人中,李国庆夫妻这样反目的仅为少数,多数人的婚姻岁月安好,有的相濡以沫,有的不离不弃,有的相敬如宾。

李国庆在微博手撕妻子俞渝

反目成仇: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纯洁的爱情,不掺杂任何杂质,矢志不渝。

但婚姻却不一定,当深爱淡去,利益的砝码就会越来越重,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涉及控制权、经营权、资本态度等方方面面。

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反目成仇。

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与上海名主播杨蕾一见钟情,双双坠入爱河,然而因为性格不合等原因,婚姻仅一年就破裂。

2010年11月,土豆网准备赴美上市,因爱生恨的杨蕾杀出来阻扰:分割王微拥有的土豆网股权。

此举,吓坏了资本市场,土豆网赴美上市蒙上一层阴影。

为了打消资本市场的顾虑,王微付出700万美元的代价了结了这桩离婚案,可资本市场的改观有限。

十个月之后,土豆网成功上市,比对手优酷晚了差不多9个月,市值也相差甚远,最终前者被优酷并购拿下,王微黯然谢幕。

赶集网在上市前也碰到创始人夫妻离婚,推迟了上市步伐,让竞争对手58同城抢先一步登陆资本市场,在赛道上拉开了差距,从而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成仇也罢,还有动手的。

2011年9月5日,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的美国妻子Kim(李金),在微博上曝光了一惨遭家暴的图文,将李阳推倒了风口浪尖。

“李老师,你快回来吧,还演讲什么啊,你的事已经闹得全国皆知了,我们快完蛋了……” 李阳接到下属的电话才知晓东窗事发。

李阳多日后,在微博承认家暴一事,并向妻子、女儿及公众道歉,此后承认是把她当成实验品:“我跟她刚在一起时的确不爱她。”

法院认定李阳家庭暴力行为成立,准予李阳和妻子李金离婚,李阳向李金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财产折价1200万元。

此外,夫妻联手创业,婚姻关系与管理关系交织在一起、伴侣关系与同事关系叠加在一起,公司治理、内部沟通就变得更为微妙。

在双方出现分歧时,利益不一致性时,风险也随之涌现,譬如针对当当是否要卖给海航这个问题,李国庆与俞渝各持己见,从而引爆了矛盾。

事实上,类似拉爆的夫妻店举不胜数。成龙代言的洗发水母公司霸王集团,就是一家夫妻店,创始人为陈启源、万玉华。

2017年12月27日,万玉华在香港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泪俱下地控诉丈夫陈启源的行为:将她名下资产封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股份被稀释到24.71%,且被辞去董事职位。

万玉华不但要求离婚,进一步要求将霸王国际的控股公司Fortune Station Limited清盘,把控股公司的资产变卖,分发给股东。

真功夫由蔡达标与妻子潘敏峰、妻弟潘宇海联手创立,曾经做到全国最大的中式快餐连锁店,很快蔡氏家族与潘氏家族展开博弈,逐步演变为两大家族的“持久战”。

最终蔡达标不但与妻子潘敏峰离婚,还因为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等罪名身陷囹圄,蔡达标感叹:“现在想想,我宁愿从未这么有钱过。”

夫妻店内斗,往往伴随管理层意见不统一、臃肿,导致组织效率越来越低下,从而导致晋升不合理人才出走、无人站出来挑大梁、无人负担责任、推诿扯皮事情不断,甚至故意在后方扯后腿。

相濡以沫:家和万事兴

反目成仇为双输,相濡以沫才是双赢。

这也符合古人提倡的家和万事兴的大道。

马云多次公开赞美妻子张瑛:“回到家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张好床,床上要有一个好人。”张瑛一直以马云为“主心骨”。

马云说要辞职开公司,张瑛就说好;为了筹集经费,马云要把房子抵押出去,张瑛也不反对,只是无助地说:“一定要抵房子吗?房子抵了以后我们住哪里呢?”

马云中午在公司吃的饭,都是家里做好派人送过去,张瑛还要打电话监督他吃完。

所以中午时分,阿里巴巴的人经过马云办公室,总会听到马云在里面打电话:“……肉已吃了两块,蒸蛋吃了一半,青菜吃了很多……水果正在吃呢!”

就连马云在外地出差,张瑛也会打电话给助理问他吃得怎么样,如果吃得少,张瑛就不高兴。

上述场景被《这就是马云》一书收录。

相比马云的夫唱妇随,马化腾的婚姻是另外一个模式:低调隐秘。

2004年,33岁的马化腾在深圳威尼斯酒店办了一场小型婚礼,尽管如此,却没人知晓其妻子的姓名。网上曾流传一个姓名,但已被公开证实为谣言。

这样的相处之道,岁月安好,静默如初。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携手并进的模式,珍爱网创始人李松与徐新就是该模式的典型代表。李松与徐新相识于投行圈。

2005年,两人迎来人生的抉择点,李松嗅到了相亲市场蕴藏的商机,离职创办了珍爱网,而因投资网易名声大噪的徐新创办了今日资本。

如今,珍爱网与百合网、世纪佳缘并列为网络相亲赛道的头部玩家,但李松这份成绩与徐新相比就小巫见大巫。

今日资本成功投资京东、美团、唯品会、携程、知乎等,收益颇丰,徐新获得“风投女王”的美誉,在福布斯发布的2018中国最佳女性创投人榜单中,徐新位列第一名。

稳定、温馨婚姻,也成为互联网巨头公司的“压舱石”。

君子协定:感情破裂和平分手

国内,夫妻情断时,不免会掀起腥风血雨,反观国外,这种现象较之国内更加罕见。

他们往往将家庭与事业的界限看得更加分明,再加上某些夫妻之间还有提前拟好的君子协定,当感情生变时,有这两者作为前提,自然能够做到和平分手,甚至还能以亲人、朋友的身份继续相处。

如巴菲特,与他传奇的股神身份一样让外界频频称道的是他“不走寻常路”的婚姻。

在维系了25年的婚姻关系之后,巴菲特和第一任妻子苏珊渐行渐远,此时他们虽开始分居,却又一直保持着夫妻关系。

而后,他们各自有了新的生活,苏珊跟前男票密尔顿旧情复燃,巴菲特则与苏珊的闺蜜阿斯特丽德生活在一起。

尽管他们选择了分开生活,仍保持着某种意义上的亲密关系——阿斯特丽德是苏珊介绍给巴菲特的。对此,巴菲特的女儿苏茜说,“‘不走寻常路’不是坏事。”巴菲特也认为,“离婚这样浪费时间和金钱的事只有傻子才干。”

若说巴菲特与苏珊的分开后还能友好相处是基于利益与情感,那么比尔盖茨与前女友安分手后仍保持着友好的关系,而他的妻子却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则依赖于前两者签订的协议。

对于比尔盖茨的妻子梅琳达而言,长期以来,不仅要忍受自己的丈夫与他的前女友长期保持一种特殊的友谊,连当初比尔盖茨考虑娶自己时,都要打电话给她请求她同意。更为羞辱的是,梅琳达还要忍受比尔盖茨每年有一个星期的假期与安在一起。

事实上,比尔盖茨不仅与前女友签订了协议,也与梅琳达签订了协议。比尔盖茨的传记记者詹姆斯透露,“尽管比尔盖茨说过不想签什么婚前协议,但微软公司那些副手们还是找到了梅琳达,让她必须签点什么以保证公司安全。”

今年美国时间1月9日,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发布推特称,将与结婚 25 年、共育 4 个孩子的妻子麦肯齐·贝索斯离婚。

双方花了3个月达成了离婚协议,麦肯齐获得价值约36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权,一跃成为全球排名第四的女富豪。

代价是放弃《华盛顿邮报》、蓝色起源公司的全部股权,并将其持有的亚马逊股权对应的投票权全部授予贝索斯。

如此,贝索斯保持离婚前的完整投票权。

特殊夫妻:妻子都救夫,结局大不同

除了上述类别,还有一种特殊的夫妻。

“不离不弃”这四个字,在没有什么大变故时,对世间万千夫妻来说,其实并不算是很难做到的事情,但若在这四个字前加上“同甘共苦”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古以来就流传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俗语。

“同甘共苦,不离不弃”于寻常夫妻而言尚且艰难,更别提经历大起大落的创业者伴侣了。正因如此,不少开启“危难当头仍不离不弃”模式的“大佬贤妻”才更让人啧啧称奇。

入狱多年仍对国美影响深远的黄光裕,为何屡次坊间传出他出狱的消息就能影响国美股价?全因那个自他入狱后一直秉持着要“等他回归就给他更好国美”的妻子杜鹃。

2008年,黄光裕经历了大喜大悲,喜的是国美拿到了1200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悲的是因涉嫌经济犯罪案而被刑拘。黄光裕出事之后,杜鹃临危受命,从时任国美董事局主席的陈晓手中夺得了国美的实际控制权。

在此之后,杜鹃不仅稳住了混乱的局势,还带领国美迅速缓过气来。黄光裕不在的这些年里,杜鹃不光清了黄光裕欠下的8个亿,更在2018年让国美控股爬上了“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第八的高位。

从1993年相识伊始,黄光裕与杜鹃共同经历了国美的崛起、上市、衰落与稳定几个大的节点。可以说,如果没有杜鹃前期力挽狂澜,后期稳坐江山,自黄光裕入狱至今,国美可能已是另一番景象了。

相比默默担当拯救过没于危难之中的杜鹃,曾独自回国为夫还债的甘薇,最终等来的却是与贾跃亭的离婚,以及世人对离婚真相的议论。

贾跃亭与甘薇,一个是乐视创始人,一个是娱乐圈大花,各带光环的他们在结合后一度被业界视为“神仙眷侣”。

但好景不长。2016年,乐视生态危机爆发,贾跃亭欠下巨债成为老赖后不得不远走他乡。

在贾跃亭败走美国后,彼时留在国内的甘薇则选择站出来处理贾跃亭的债务问题,“现在风暴来临一时难散,我必须站出来与老贾一起承担责任。”

这份责任,让甘薇频繁奔走于债务之间,还因此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直到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甘薇和他的婚姻走到尽头,甘薇都实现了当初的承诺,与贾跃亭一起站到了最后。

尽管如此,还是有人猜测贾跃亭与甘薇依然是一条战线,他们的离婚只不过是为了便于债务切割、资产转移,并没有真的“分开”。

别让婚姻成为创业的“绊脚石”

面对急剧增长的财富、日益高涨影响力,脆弱的婚姻可能成为创业的“绊脚石”。

为了减少创始人婚姻对公司的影响,当前主流的处理模式有两种,一种是放弃财产性权利,另外一种是放弃股东权利。

放弃财产性权利,就是公司创始人的股权等资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今后万一创始人离婚,对公司的影响也较小。

这也被称之为“土豆条款”,得到王微的公开认可:“前有新浪结构,后有土豆条款,大伙儿一起努力,在公司治理史上留个名。”

这个模式不近人情,在实际操作中也颇有争议。

于是,一种改良的方法出现了,创始人配偶保留对股权等资产的财产性权利,但放弃股东权利,也就是投票权。

譬如龙湖地产上市前披露的信息显示,吴亚军持股46.52%,其丈夫蔡奎持股31.01%,蔡奎将28%股权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吴亚军行使,如此吴亚军就成为唯一的实际控制人,避免了“不同声音”。

​当然,婚姻最大的目标是为了幸福,创业的根本目的也是为了幸福,找到平衡点婚姻与创业并不冲突。

有一句老话流传甚广:每一个成功人士的背后,都有一个“她”的存在。

总要有人付出、有人牺牲,也要有人理解、有人体谅,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家庭事业双丰收,也要遵循这个亘古不变的定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