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年营收、溢利不及市场预期,“优等生”百威亚太发挥失常?

综合来看,百威亚太目前面临的市场压力不少。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文丨港股研究社

2月27日盘前,百威亚太公布了其2019年全年度财报,这也是其上市以来的首份年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期内营收65.46亿美元,同比增长1.8%,不及市场预期的66.38亿美元;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由2018年的9.58亿美元减少至8.98亿美元,不及市场预期的9.68亿美元。此外,总销量也因为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下滑3%至93.17亿公升。

受财报不及预期的影响,当日盘前百威亚太股价就开始跳水,盘中一度跌超4%,截至发稿股价跌2.5%,报23.4港元,最新市值3098.95亿港元。

图源:雪球

回头来看,百威亚太在港股市场的道路并不见得很顺利。二次努力后才成功登陆港交所,上市三个多月之后,股价暴跌致其市值跌去近千亿,如今,上市后的首份财报也不见得好看,股价的下跌也看出了资本市场的不满意。眼下,鉴于疫情已经在多个国家蔓延开来,势必会对其下个季度的销售额带来相应影响。作为啤酒市场的大佬,百威亚太为何会过得如此坎坷?我们不妨从这份财报入手,看看百威亚太的问题究竟出在哪。

营收同比增1.8%但不及市场预期,竞争加剧总销量下滑3%

从整体营收来看,2019年百威亚太营收达65.46亿美元,同比增1.8%,不及市场预期;每百升啤酒收入增长4.9%。

从销量上来看,百威亚太西部地区包括中国、印度、越南国家的营收51.8亿美元,计算汇率影响及范围变动后增长0.4%。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市场销量整体下滑了3%,其中四季度下滑了6.6%。

而百威亚太东部区域包括韩国、日本及新西兰这些国家的表现也不理想,收入13.7亿美元,计算汇率影响及范围变动后同比下跌达13.6%。

可以看出,百威亚太的东西部区域的销量表现并不尽人意。

在盈利上,报告期内正常化除息税折旧摊销前盈利21.21亿,同比增长11%,利润率增加至32.4%;但利润的增加不足以抵消税项开支的增幅及折算汇率的负面影响,股权持有人应占正常化溢利由去年的10.12亿美元减少至9.94亿美元,同样不及市场预期。

而单季度来看,2019年Q4营收12亿美元,不及市场预期的12.6亿美元;净利润为4500万美元,不及市场预期的5286万美元。

这样看来,百威亚太的这份财报表现欠佳,资本市场的不满意也是有迹可循的。更何况,在如今的疫情爆发时期,百威亚太的啤酒就更难卖动了。而在财报中,百威亚太对于销量的下滑,主要将其归咎于韩国和中国市场的影响,实际上,这些地区也确实是会牵动着整个百威亚太的一些财务状况。

中国区夜生活渠道持续疲软致销量下滑,且竞争激烈挑战加剧

百威亚太的西部地区包括中国、印度、越南国家,而中国及印度地区是其西部区域的主要战场。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这一地区的营收51.8亿美元,同比增长3.8%,内生增长为0.4%,但销量下滑了2.3%。不过,由于单价上升,每百升收入增加6.2%。

而作为亚太西部地区最大的市场之一,也是百威亚太在财报中所提及到的中国市场,到底造成了怎样的影响?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销量下滑3%,四季度更是下滑了6.6%。不过,在高端化品牌组合的带动以及持续的成本控制下百威亚太每百升收入增长6.4%,带动中国市场收入整体增长3.2%。尽管如此,但仍旧不能掩盖中国区销量下滑的事实。

而销量下滑的原因,财报提及是由于生活渠道持续疲软所致。要知道,百威亚太面对中国啤酒市场的竞争采用的是高端化的的结构升级,虽然从单价上每升啤酒提升了6.4%的收入,但由于夜生活市场渠道的疲软,仍然不能阻挡起销量的下滑。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从整体的增速来看,百威亚太的增速实际上是落后于青岛啤酒和华润啤酒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个季度,青岛啤酒收入约249亿元,同比增长5.3%。而前不久公布预告的华润集团数据显示,2019年归母净利润实现至少30%,高端品牌喜力也在2019年的营收实现有机增长5.2%。

虽然,百威亚太在中国区依旧稳坐高端市场第一的宝座,但我们看到,在夜生活经济疲软的背景下还要面对中国啤酒市场激烈的竞争,比如青岛、华润、喜力等,百威亚太想要在中国区将销量提升上去也并不会是件很轻松的事。

韩国地区啤酒需求的低迷,亚太东部销量大幅下滑

财报显示,百威亚太东部地区的整体营收13.7亿美元,同比下滑5.1%,计算汇率影响及范围变动后同比下跌达13.6%;销量也大幅下滑7.2%。东部地区销量的下滑主要是受韩国市场的影响,财报中表示,受韩国整体行业下滑所致以及竞争压力所致,在利润端,全年正常化除息税折旧摊销前盈利下降12.6%,而第四季度大幅下跌44%。

韩国啤酒市场2019年度整体表现不佳,受市场低迷的负面影响。日本一直是韩国进口啤酒的最大来源,但由于受韩国民众情绪方面的影响,日本啤酒和饮料巨头朝日集团因此在2019年损失了约30亿日元,约2732万美元。而凯狮做为韩国地区的核心品牌,其销量已经受到市场低迷的负面影响。凯狮预计其全年整体市场份额预计将会下降1.6%。

作为百威亚太东区的主要战场韩国,同样受到了市场低迷的影响。同时,因为百威专注于高端市场,去年4月百威提高啤酒价格,致使其与主要竞争对手出现了较大的价格差距,虽然为了重获市场青睐撤销了此前的涨价,但如今从财报看来,百威在韩国地区的境地也有点尴尬。

当”啤酒”碰上”疫情”,百威亚太何以应对?

疫情对百威亚太的影响是必然的。

毕竟啤酒行业在餐饮和夜场的即饮结构中分别占比40%和10%,此次财报中国地区销量的下滑便明确了受到夜生活渠道的主要影响。受疫情影响,餐饮和夜场基本停业,此类场景的啤酒消费基本为0,是行业的主要影响;而非即饮市场部分,比如家庭的饮用需求的影响相对较小。

据同花顺财经资料显示,疫情对啤酒行业的影响有限约占全年的5%,但对本来销量就处于下滑状态的百威亚太来说,这无疑会是重要一击。

财报公布当日,百威亚太就对疫情的影响进行了预估,估计2020年前两个月中国的收入同比将减少约2.85亿美元,正常化除息税折旧摊销前盈利将自然减少约1.7亿美元。而近期鉴于韩国地区疫情状况的不容乐观,百威对整体经济及行业复苏前景保持审慎态度,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亦难以与去年同期相比。

此外,摩根大通亦表示,如今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不断扩散,中国和韩国作为百威亚太的两个主要市场必将受到冲击,鉴于百威亚太受疫情影响对中国地区做出的预估,百威亚太旗下中国业务营运销售及EBITDA已落后该行原先预测各7%及12%,而韩国市场不明朗因素的上升,也将对其上半年的销售和盈利构成不小压力。

结语

当然,百威亚太的这份财报虽然整体并不乐观,但市场地位依旧稳健。亚太东部的销量虽然大幅下滑,但本次财报来看,这一地区在销量上仅占13.6%,收入上占20.9%,份额并不大,当前的主要地区仍以亚太西部为主。

此外,中国地区虽然销量下滑,但在电商渠道上,百威亚太表现强劲,取得了双位数的销量增长。在双十一活动中,百威是天猫及京东平台上零售销售额第一的啤酒品牌,而旗下科罗娜、福佳、哈尔滨也算是天猫及京东平台上销售额最高的五大啤酒品牌之一,仍稳坐中国高端啤酒市场第一的位置。今年,百威与捷成集团签订协议,将联营捷成集团旗下的蓝妹啤酒品牌在中国设立合资公司。5月,蓝妹加入百威超高端组合,成为中国发展最快速的超高端啤酒品牌之一。2019全年,蓝妹在中国区的销量已经超过1亿升。

不过,仍要警惕百威存在的其他消极因素。据财报资产负债表显示,2019年公司商誉高达69.21亿美元,比2018年增加2.03亿美元。在流动资产中,百威存货较去年增加2100万美元至4.38亿美元,贸易及其他应收款项较去年增加7200万美元至6.52亿美元。

可见,百威亚太的商誉已经很高了,而一旦其遇到表现恶化、市况欠佳等其他因素的冲击,极有可能会出现商誉减值的局面,届时,将对公司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构成不利影响。而存货大增也意味着该公司存货周转率在大幅度下降,运营能力在走弱。

综合来看,百威亚太目前面临的压力不少。尽管有研究表明,啤酒市场的高端化趋势会愈加明显,这将有利于百威亚太的长期发展,但未来能否稳中求进,还有待市场的下一步验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