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打击撑不下去了,百程旅行网启动破产清算

疫情成压死百程的最后一根稻草,或引发连锁反应。业界更担心的是,百程旅行网的破产清算只是旅游业倒闭潮的开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新型冠状病毒对旅游业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

2月28日,主打签证业务的百程旅行网宣布公司已无法继续运转,开始启动清算程序。

根据百程旅行网的文件,该公司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在这份名为《关于公司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的通知》中,百程旅行网方面表示,鉴于新冠疫情的爆发,旅游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而百程也深受其影响,资金不能维持公司继续运转。

此外,《通知》还提到,公司将进行全面善后处理,由于资金紧张,百程将于3月10日支付员工1月的薪资,并将不再为员工支付五险一金与工资。

百程宣布破产清算

百程宣布启动清算

事实上,由于疫情在全球50多个国家的扩散,国内的出境游市场已经停摆,这对以签证起家的百程旅行网无疑是晴天霹雳。

但业界更担心的是,百程旅行网的破产清算只是倒闭潮的开始。

昔日的签证龙头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百程旅行网成立于2000年。百程旅行网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曾松曾创建中国出境游三大批发商之一的“华远国旅”,2012年正式掌舵百程旅行网。

据悉,百程旅行网是一家主营业务为出境旅游O2O服务企业,主要从事在线签证办理业务、旅游度假服务、目的地服务,以及企业国际商务旅游业务,是国内最大的线上签证服务机构之一。

2014年百程旅行网曾以“0元签证服务费,拒签退全款”与携程在签证领域搏杀,并在资本的扶持下奠定了签证市场的龙头地位,年服务出境旅行人次突破100万。

钛媒体了解到,百程旅行网曾于2008年3月获得富达亚洲、银瑞达千万美元A轮投资;2014年3月曾完成由阿里牵头的近2000万美元B轮融资。2015年7月,百程旅行网号称将完成千和资本领投,点睛资本、飞猪资本、博雅资本等新兴投资机构跟投的2亿元融资。

百程历年的融资情况 来源:天眼查

百程历年的融资情况 来源:天眼查

根据此前百程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百程的主要股东包括天津睿恒顺(持股27.31%)、杭州阿里(持股16.47%)、瑞元资本(持股9.93%)、百程科技(持股6.49%,)等。其中阿里持股16.47%,是百程网的第二大股东。

2015年7月,已经斩获多轮融资的百程尝试IPO。跟很多互联网公司一样,百程旅行网选择拆除VIE回国上市。

2015年7月17日,境外投资者、百程科技、百程有限、境内投资者、曾松、段冬东、陈亮以及徐开磊曾签署《关于百程国旅的境内重组框架协议》。

基于该协议,部分境内投资者自百程科技受让公司的部分股权,另一部分境内投资者通过增资获得本公司的股权,2015年10月20日,境外投资者均已退出。

同年12月29日,百程旅行网完成拆VIE架构,并选择在新三板挂牌,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据当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拆分前的百程网仍未摆脱亏损。2013年、2014年、2015年1月-8月,百程的营收分别为1.85亿元、1.80亿元、1.92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760万元、-3662万元、-2479万元。

彼时,百程旅行网认为亏损主要是因为公司处于互联网行业公司生命周期的前期,线上签证办理平台的运营维护、百程旅行网网品牌的培育以及IT系统开发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影响百程登陆新三板的进程。2016年4月,百程成功挂牌新三板,成为O2O出境旅游第一股。

疫情成压死百程的最后一根稻草,或引发连锁反应

事实上,百程的崛起与近几年日渐火热的出境游热潮息息相关。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披露的相关数据,2018年全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数14972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14.7%。光是2019年第三季度,全国旅行社出境旅游组织1758.58万人次、8988.89万人天。

第三季度三大旅游市场人次情况 来源:文化和旅游部

第三季度三大旅游市场人次情况 来源:文化和旅游部

然而,登陆新三板后,百程的经营状况与融资情况并不乐观。

自2013年至2018年上半年,百程旅行净利润均为亏损状态,亏损额分别为1761万元、3663万元、3935万元、4511万元、2795万元以及1286万元。

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百程旅游没有发行股份或债券融资信息披露。截至2018年上半年,百程旅游总股本仍为5054万股,这是在2015年转增而来。2015年后,这一股本额度未见变化。  

相关公告

相关公告

直到2019年3月表示,百程旅行网表示基于公司自身规划和战略发展的需要,为提高融资效率,降低成本,经股东提议及审慎考虑,公司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同年7月18日,百程旅行发布公告称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百程旅行网官网发布的公告

百程旅行网官网发布的公告

在钛媒体看来,疫情只是压倒百程的最后一根稻草。

过去,大众的出境机会与频次少,往往以组团或者商务团等方式办签出境,加之出入境政策的严苛与申请的繁杂,大众获取信息的渠道比较少,传统签证服务商可以利用信息差等方式获得不错的利润。

随着国人出国频次的增多,越来越多的使领馆减免了申请材料,放宽了申请条件,个人办签的需求越来越多。同时,越来越多人熟悉了签证流程。

这意味着,信息越来越透明、行业利润压缩,签证代理的灰色空间骤减。这就要求签证服务商必须提高服务的附加值与差异化,减少同质化的产品。

我们看到包括百程在内,很多企业选择的是以签证为切口和获客手段,进一步打包或者推荐目的地旅游产品。

但目前看来,这样的模式并没能帮助百程扭亏为盈。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月24日,北京市东城区还发布了《东城区加快兑现“文菁计划”奖励资金,助力中小微文化企业发展》的文章。

文中提到,根据《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京政办发〔2020〕7号)和《东城区关于落实进一步支持打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及应对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的实施细则》(东政办发〔2020〕3号)的文件精神,发挥财政资金在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引导作用,将从2月24日起,为46家文化企业拨付“文菁计划”奖励支持资金,总金额超过2400万元。资金通过银行转账绿色通道,加快推进拨付进度,压缩环节、简化流程,及时兑现“文菁计划”企业奖励类资金,缓解受疫情影响文化企业的经营压力。

而钛媒体发现,百程旅行网也名列这46家企业中。谁都没想到仅过了4天,百程就支撑不下去了。

如今,尽管国内的新冠肺炎形势趋于稳定,但在海外,尤其是日本、韩国、欧洲等中国人主要的几个出境游目的地的疫情形势仍不容乐观。

换句话说,旅游市场尤其是出境游市场所期待的报复性增长很可能会进一步延迟到来,这是现金流压力巨大的广大商家最不愿意看到的。

可以预见的是,对行业而言,百程的破产清算只是开始。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 | 高梦阳)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