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音乐节”能给音乐行业带来什么?

通过近期的大量直播、录播尝试,对于直播平台、艺人与唱片公司这三方来说,最大的激励在于看到了未来可以不断拓展的线上潜在市场。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云蹦迪、云音乐节、云博物馆……在线下娱乐行业持续停摆之下,文娱公司纷纷开始瞄准线上,整个行业的生态正悄然发生着改变。

从各个垂直领域的参与度来看,云娱乐又以音乐人的狂欢领衔——这也与音乐节、演唱会人数众多,线下活动受影响的程度比其它娱乐业更难以估量有关。

WR/OC潮流厂牌原本有三位签约艺人将举行上半年全国巡演,如今的打水漂将造成公司上半年收入腰斩;摩登天空最硬核的音乐派对——草莓音乐节原定2020年举办20场,上半年有近十场,现今上半年场的演出面临全部延期;受疫情影响,街声已经取消了“马思唯2020黑马王子全国巡演”的10站演出……

摩登天空的副总经理沈玥还曾在接受《第一财经》的采访时表示,“场馆和艺人的费用都已产生,部分场馆也无法协调改期,这对线下演出行业的人都会造成很大的现金流打击。”

但音乐从业人员依旧不能停下生存步伐。

“你也知道最近直线上升的那些行业是什么:手游、短视频……我们这些唱片行业,艺人经纪公司也不能在家等,需要想方设法做些自救的行动。”WR/OC潮流厂牌的副总经理李俊驹对钛媒体表示。

日前,已经有多家艺人经纪公司和互联网平台合作举办了大量云音乐节:

情人节当日,vfine在B站做的“心动音乐会”直播最高人气值近万,直播打赏收益6.5万;同样是在B站开设线上直播的街声推出了20余组音乐人演出内容,3天5小时直播的峰值近20万次,弹幕约5万条;摩登天空在B站打造了持续5天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包含超过70名音乐人,线上音乐节的在线峰值更是近50万……

除此之外,抖音、斗鱼、微博等平台也先后参与了线上音乐节狂欢。从2月17日开始,陆续有数十位明星参与了微博的音乐人直播录播表演,截至2月27日,#有我陪你线上音乐节#话题的阅读量已高达9.6亿,讨论数超过330万。

此次入局云音乐节的,还包括长期以来坚持扶持音乐人发展的泛音乐内容社群唱吧,近日正式上线了Live House频道。2月22日-23日,唱吧Live House “晚安音乐节”公益直播活动上线,直播期间所有付费礼物产生的收益将全部捐赠公益。

从2月24日开始的一周内,唱吧则联手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公司摩登天空,合作推出了唱吧Live House“摩登OK!”专场,参与直播的包括马頔、彭坦&春晓等知名音乐人,首日的观众数便超过了20万,三组艺人入驻首日圈粉超3万。

“不同于其它短视频平台的音乐节,唱吧Live House打造了首页专属tab入口,定向大流量精准导入。而且直播音效更加专业,受众和乐迷基础更扎实,这是唱吧Live House的优势。”唱吧创始人陈华表示。

成立于2018年的WR/OC全称 We Are Original Creators,是一个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原创力和品质的潮流音乐厂牌。近日疫情期间,被打散了原本巡演计划的WR/OR也早在2月9日便与各大平台沟通做直播,并且在2月14日开始成功举办了“妈妈爸爸生活节”。

生活节请来了大量各行各业的艺术家为网友表演,除了音乐人外,还包括詹青云、黄执中等综艺达人。这次活动获得了超出预期的反响,坂本龙一的演奏获得了全网过亿的播放量,并且艺术节官方账号的B站粉丝数也已突破了5000。

“于是我们就想到了本周末继续做WR/OC潮流音乐节,这个是Hip Hop音乐节,有着明显的主题聚焦,涉及的艺人包括一半的厂牌签约艺人,一半的外部音乐人,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WR/OC副总经理李俊驹谈到。

在陈华和李俊驹眼中,近日的云音乐节带来的不仅是音乐行业短期的线上狂欢,还会改变业内人士对于新兴媒介的认知,从而优化全行业的商业模式。

“以前有些音乐人会排斥线上直播演唱,认为直播会让音乐属性减弱;但受到这次疫情的影响,许多音乐人开始发现线上直播的优势,这也是改变他们观念的好时机。”陈华对近期音乐创作者开始愿意积极投入直播的新状态充满信心。

在钛媒体近期观看的几场唱吧云音乐节直播中,发现表演全程无卡顿,音乐人演唱、演奏的音效音质也达到了一定水准,观众与歌手之间,从鲜花、口罩等道具的打赏到参与点歌,互动十分频繁。这对于音乐表演者来说一定是强有力的激励。

歌手们的直播意愿还来自于直观的收入。

本次唱吧的“摩登OK”专场,歌手们能获得保底+分成的收入,未来,音乐公司可以通过进驻唱吧这样的平台获得更多的线上变现机会。

唱吧的想法,是今后为想要在线上展示自我的音乐人提供365天不打烊的Live House直播机会,为10万歌手打通线上生存的渠道。“我们做的不是短期音乐节,是要开启长期的线上文化,这也是和其它平台最大的不同之处。”陈华介绍。

目前,WR/OC在B站举办的潮流音乐节,采用的也是平台和艺人打赏分成的模式;但李俊驹告诉钛媒体,如今的模式中,他们作为音乐公司,暂时还没有相关受益。

“已经有一些赞助商联系到我们了,但是平台方不愿意近期的直播有太多功利的色彩,所以暂时还没有引入赞助商。”李俊驹解释。

陈华也提到与赞助商正在谈合作事宜,但目前还未落地;除了企业赞助之外,未来唱吧还可能会探索线上售票等商业模式,为音乐人打造更可观且持续的线上收入。

WR/OC年前曾开会探讨接下来线上业务的转型:从依赖版权收益,到拓展抖音、快手、小红书、B站等平台的直播与录播业务,开辟新的变现渠道。

“我以前是做杂志的,杂志是旧媒体;后来微信、微博红过一拨,而现在的新媒体则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我们要尽快转变过来。”在李俊驹看来,WR/OC的行动已经有些晚了,但疫情期间直播的可观曝光率,对于全团队加速认识到转型的必要性也能起到推动作用。

对大多数唱片公司、艺人经纪公司来说,近期的直播以公益为主,经济收益并不是主要目的。但无论当下音乐公司的收益如何,通过近期的大量直播、录播尝试,对于直播平台、艺人与唱片公司这三方来说,最大的激励在于看到了未来可以不断拓展的线上潜在市场。只要流量在,就可以持续挖掘新的商业模式。(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