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联“断臂”救文旅,这个冬天有点长

近日,新华联控股卖掉了所持有的辽宁成大5.18%的股份,转让价格为16.9元/股,总价款共计约13.40亿元。受疫情的影响,涉及医药医疗业务的辽宁成大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辽宁成大)在市场上表现优异。成大生物为辽宁成大旗下生物制药业务平台,主营人用狂犬病疫苗、人用乙脑灭活疫苗及兽用狂犬病疫苗三类产品。据其公告,辽宁成大近期计划分拆成大生物以冲刺科创板。成大生物经营业绩亮丽,且符合科创板定位导向,一直被看作是分拆上市的潜力股。分拆上市消息一出,辽宁成大2月25日随即应声涨停,市值增长超25亿元。新华联控股…

近日,新华联控股卖掉了所持有的辽宁成大5.18%的股份,转让价格为16.9元/股,总价款共计约13.40亿元。

受疫情的影响,涉及医药医疗业务的辽宁成大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辽宁成大)在市场上表现优异。成大生物为辽宁成大旗下生物制药业务平台,主营人用狂犬病疫苗、人用乙脑灭活疫苗及兽用狂犬病疫苗三类产品。

据其公告,辽宁成大近期计划分拆成大生物以冲刺科创板。成大生物经营业绩亮丽,且符合科创板定位导向,一直被看作是分拆上市的潜力股。

分拆上市消息一出,辽宁成大2月25日随即应声涨停,市值增长超25亿元。

新华联控股在此时“退水”辽宁成大并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而这也被外界认为,是新华联控股为应对流动性危机不得已的举动。

据新华联控股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新华联控股流动负债合计558.34亿,流动资产合计526.65亿,货币资金虽然有92.06亿元,但短期借款为98.38亿元,货币现金无法覆盖短期债务。

2019年11月底,新华联财务公司向湖南出版社财务公司拆借3亿元,时间一周。而新华联财务未能如期还款,到12月20号只归还了2256万,尚有2.8亿本金未支付。

而后湖南出版社财务公司将新华联财务公司和新华联控股告上法庭。受这起诉讼的影响,新华联控股持有上司公司宏达股份9.62%的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也将新华联控股及其相关公司的债务危机暴露在大众面前。

今年1月,新华联控股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又被民生信托申请了强制执行,其持有的宏达股份、科达洁能、北京银行、赛轮轮胎、辽宁成大5家上市公司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1月13日、14日两天,新华联控股新增14条被执行信息。此后,多家评级机构,都下调了新华联的信用等级。

新华联控股针对同业拆借和信托贷款的问题,在1月份发布公告称,已经和相关方达成和解,将在2020年分次偿还欠付债务。同时,相关股权也解除冻结。新华联控股表示,“目前虽然资金状况偏紧,但已主动启动引进战投以及瘦身减持计划,出售持有的部分投资股份及银行股权以回笼资金。”

据悉,除了出售所持有的辽宁成大的全部股份,新华联控股持有赛轮轮胎14.72%的股份,计划减持不超过2%的股份;持有宏达股份9.62%的股份,计划减持不超过6%的股份。若按照当前股价和最大减持计划估算,新华联控股还可套现约5.77亿元。

“断臂”救文旅

新华联控股目前所面临的资金困境,也被外界认为是其转型文旅地产阵痛的加剧。

新华联是国内较早提出向文旅产业转型的企业之一。2011年新华联地产上市,并更名为“新华联文旅发展”,开始了在文化旅游地产项目上的布局。

在2015年之前,新华联文旅在西宁、大庆开发了文旅项目,但开发节奏较慢。2015年,新华联文旅在长沙拿下了新华联铜官窑国际文化旅游度假区项目,计划总投资100亿。

进入2017年,新华联文旅开始加速转型,将铜官窑古镇、鸠兹古镇和西宁童梦乐园等三个大型文旅项目的建设提速推进。据其官方介绍,这三个文旅项目原计划在 2018年建成开园。

鸠兹古镇

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2018年仅有铜官窑古镇开园。西宁童梦乐园延迟到了2019年8月,鸠兹古镇则在2019年12月8日开放。2018年初新华联还并购了5A级景区四川阆中古城,也于2019年正式合作运营。

以铜官窑古镇、阆中古城、西宁童梦乐园、鸠兹古镇四大景区为核心,新华联初步搭建了在文旅产业上的框架,开始步入运营时期。新华联在半年报中提到:“将继续以文旅转型作为核心战略布局,通过景区运营、旅游服务等为自己带来长久的收益。”

但文旅项目天然具有回报期长、资金沉淀重的特点,新华联文旅的财务情况并不乐观。

新华联文旅2019年第三季度报显示,其账上的流动负债高达283.95亿元,非流动负债为193.63亿元。而与之相应,同一会计期间内,企业的营业收入为56.2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3亿元,扣非净利润3759万元。

据搜狐财经报道,2019年上半年受益于2.27亿元投资收益和1.41亿元政府补助,新华联才免去了整体亏损的尴尬。

业绩不佳并未影响新华联文化对投资文化旅游项目的信心。新华联控股董事长傅军在去年10月表示,“未来三年,新华联将在四川至少投资200亿元,主要发展三大项目,包括阆中古城的旅游项目,广元曾家山旅游项目,以及与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开发温泉度假项目。”

在新华联文旅对鸠兹古镇的规划中,预计2020年,景区的游客量将达到数百万人次,为芜湖当地创造就业岗位2000多个,间接带动就业超过1万人。

在去年12月8日鸠兹古镇开放之际,新华联文旅原董事长苏波也对外表示,“在我国文旅产业发展站在新起点、步入新方位、面临新形势、新任务的当下,旅游特色小镇也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但就在半个月后,新华联文旅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正在公安机关协助调查。在他被带走的前一天,他刚刚被免去董事长职位。

而后一天,新华联财务未如期偿债的事件,也让新华联文旅受到波及,新华联文旅收到了深交所发来的问询函,要求解释企业的资金安全、债务风险和股权质押等关键问题。

年后爆发的疫情,更是让新华联文旅雪上加霜,铜官窑古镇、鸠兹古镇、西宁童梦乐园、阆中古城均在春节期间闭园,景区运营、旅游、商业、酒店等多个业务几乎颗粒无收。

文旅地产困境和机遇

这无疑将加剧新华联文旅未来一段时间的现金流紧缺的问题,而其他文旅地产企业也遭到同样的打击。

据悉,华侨城已全面关闭了各旅游景区,这其中包括旗下最大IP主题公园欢乐谷;融创文旅旗下融创乐园、融创水世界、融创雪世界、融创电影世界、融创秀等全面闭园、闭馆;远洋蔚蓝海岸、安仁古镇、七彩云南·古滇名城等文旅地产项目取消春节活动;保利商业、华润置地等企业,也通过在疫情期间一段时间内租金优惠减免的方式,缓解品牌方和租户压力。

保利投顾研究院表示:“此次疫情对纯旅游经营型企业影响最大,尤其是以经营主题乐园类为主的企业,景区全部关闭,企业不仅没有盈利,还要承受着设备和资产维护的费用。”

相比之下,涉足文旅地产的房企,其项目的盈利模式更多元化,文旅、酒店、地产、特色产业的等多种产业融合,能够降低单一产业经营的风险。

据新华联文旅2019年半年报显示,文旅板块等其他销售收入占比升至40%左右,来自房地产销售收入占比下降至60%左右。据新华联文旅官微披露,公司已全力开展线上售楼,但能取得什么样的成果还未可知。

业界普遍认为,疫情也会对文旅地产的投资造就新机会。疫情过后,旅游市场恢复,或迎来报复性反弹。而在疫情期间,人们意识到大城市人口密集的危险,也将激发更多人购置文旅型住宅的消费需求。

但对新华联文旅这样已经陷入债务危机的文旅地产企业而言,如何熬过这个寒冬,才是目前最紧迫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