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个车追踪调查:旧患未除,又添新套路?

阿里巴巴否认统一管理弹个车。

文 | 锌刻度,作者 | 李觐麟,编辑 | 黎霖

曾席卷全国电梯间广告位的弹个车,近日过得不太平。

在网络上出现了两种声音,一个呐喊着“弹个车是个骗局,买车其实是租车”,另一边的则是维护弹个车,称其被“妖魔化”,弹个车是造福小镇青年,挽回爱情的正能量产品。

事实上,锌刻度早在一年前就做过关于弹个车的调查报道。一年后,锌刻度再次对弹个车曾经出现的问题进行回访调查,却发现“旧病未愈,又添新患”。

老问题依旧无解

一年前的调查中,锌刻度从不少车主口中听到了弹个车的问题,包括车辆品质成谜、车辆被偷、合同不见踪影等。而在近日的回访中,锌刻度发现,这些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出现了更多问题。

刘亚瑞(化名)是锌刻度在此前调查中接触到的消费者之一,当时他在弹个车购车接近三个月,却始终未见“购车合同”。此前刘亚瑞向弹个车官方客服询问具体情况,并要求对方发一份电子合同到其邮箱,但事后并没有收到,APP中则显示“系统异常”。

近日,锌刻度再次找到刘亚瑞。刘亚瑞告诉锌刻度,他曾是一个弹个车维权群的群主,但因为弹个车工作人员的介入,引发了人心不安,不久之后,刘亚瑞解散了群。

将群解散之后,刘亚瑞便不打算继续维权,决定退车。戏剧化的事,发生在刘亚瑞购车满一年的节点上——2019年10月。弹个车致电刘亚瑞,让其向母公司大搜车致电处理违约事宜,并称大搜车只能接电话,不能打电话给客户。但在刘亚瑞向大搜车拨打电话几十次后,却依旧未能接通。双方的僵局一直持续到截稿之时,仍未解决……

更值得一提的是,一年时间过去,让刘亚瑞困惑的合同文件,依旧未见踪迹。系统依旧显示异常、销售经理表示不知道情况、总部的结论是年后才能恢复正常。

刘亚瑞回忆,购车时销售曾让其签署一份提车确认单,但在签完名之后却改口为电子合同。随后在购车、提车到退车的整个过程中,电子合同都成了一份神秘文件。

而关于曾经被曝出的车辆质量问题,一年后仍然不乏案例。在调查中,一位名叫梁明的先生所遇到的情况十分复杂,集事故车、低配装高配、里程造假等问题于一身。

据梁明描述,他此前通过弹个车门店购买了一台二手的舒适型奥迪A6,结果拿到手的车是一辆低配标准型。与此同时,这辆原本开了4万8千公里的车被调到了4万公里,车尾也有过切割和焊接的痕迹,后梁也被换过。

请输入图说梁先生称自己的车存在换梁痕迹

对此,弹个车的回复是他们在低配标准型的基础上加了一些配置,所以就当成了舒适型来卖。

为了讨要一套合理的解决方案,梁明前往购车门店,却发现门店已经转让。一番打探之后,梁明找到了新的门店,但弹个车工作人员却以“主体不一样”为由拒绝为梁明解决问题。

但梁明曾从一名员工口中试探出,这家新店其实就是梁明的购车门店。不过后来,当梁明以此开始谈判时,弹个车员工矢口否认。在双方陷入僵局的时候,大搜车员工终于出现,不过最终的方案也只是向公司汇报情况。截至发稿时,梁明表示问题仍未解决。

2020年1月4日,锌刻度向弹个车公关负责人员就上述问题进行求证,该负责人表示“给到的信息有限,无法查到具体用户信息,所以无法回应。”不过,根据锌刻度了解,上述用户均表示,此前已多次向弹个车官方进行投诉。

阿里统一管理?

一年时间,对于一家互联网企业来说,足以完成一场改变。可锌刻度调查发现,弹个车一年前存在的问题依旧没能解决。

尽管一些维权的车主或因为麻烦,或因为束手无策而放弃了维权,一些一年前存在的维权群被解散,但问题却始终存在,难有改善。

上述案例并非个例,在锌刻度加入的弹个车维权群中,还有很多诸如此类,甚至又现“新套路”。

部分车主爆料,弹个车的员工培训方式,让他们感到“十分不适”。

根据车主提供的弹个车培训员工视频和员工手册,其中多处内容都强调弹个车是阿里巴巴的产品,甚至表示弹个车是由阿里巴巴统一管理的。“您不相信我们这很正常,但您还不相信阿里巴巴,不相信支付宝吗?”弹个车员工手册中写道。

对此,锌刻度进行了多方求证。通过企查查搜索发现,弹个车是大搜车旗下全新汽车金融产品。而大搜车的确在C轮、E轮及以后受到了蚂蚁金服、阿里巴巴的投资。但投资之后就一定归为阿里巴巴统一管理吗?锌刻度向阿里相关工作人员求证后,得到的答案是“不可能统一管理。

另外,某互联网企业CFO兼执行董事Lucence也对锌刻度谈到,如阿里这样的企业巨头的投资行为,其实可以理解为互联网生态的布局以及业务触角的延伸,更多的是利用自身平台优势引流。大多数情况下,投资方仅在董事会中占有席位,扮演顾问和合作伙伴的角色。

“弹个车此举,很有可能是利用股东名气为自身背书的广告行为,并非被阿里托管。如果将这样的言论还写在了广告与合同中,就很有可能涉嫌欺诈和误导消费者。”Lucence进一步谈到。

除了对阿里的“碰瓷”外,弹个车似乎还存在一些违规行为。在弹个车员工手册中的销售服务栏目下,有一条“见招拆招,回到原点”的技巧,描述的是当客户银行卡限额时,员工可以用POS帮客户套现到自己的银行卡上,确保万无一失,回到交易原点。

请输入图说弹个车员工手册中多处描述存在问题

据《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十二条规定显示,违反国家规定,使用销售点终端机具(POS机)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小镇青年”非韭菜

2017年,被成为中国汽车融资租赁行业的发展元年。此后弹个车、花生好车、易鑫、毛豆新车等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整个赛道变得热闹而拥挤。

其实汽车融资租赁模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美国新车销售中,融资租赁的渗透率已经超过30%。正如此前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红军在2019年12月25日发布的文章所说,这种模式在欧美市场已经十分成熟,良性竞争是自身成长的催化剂,会很好地推动行业、产品和团队的成长。

但在锌刻度进行回访调查后发现,弹个车被曝出的问题皆属真实存在,且一年时间仍无任何改变。

即便姚红军所说属实,遭到了对手的竞对攻击,但对于弹个车来说,要想真正的把握市场,渗透市场,还是需要直面问题,解决问题。达成交易固然重要,但为了销售目的的“不择手段”却很有可能适得其反。“多一些真正,少一些套路”或许才是迎来迸发的成长手册。

总的来说,整个汽车销售市场的消费潜力仍有待释放,伴随着融资租赁的普及,更多下沉市场也将被撬动。这一点,其实在弹个车近一年的动向中也能看到,“小镇青年”成为了弹个车的目标群体。

客观而言,弹个车的模式的确能够适应“小镇青年”的多数情况,用融资租赁的模式刺激短期购买力不足但又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车的群体。模式本无错,错的是操作模式和处理问题。

即便如此,“小镇青年”也并非韭菜,无论瞄准哪一群体,都应该最大限度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做好早期市场教育。如果将客观存在的问题视若无物,只是甩锅竞争对手,恐怕弹个车成为汽车界“阿里巴巴”的口号也只是空谈。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