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中心黑洞正在扭曲合并恒星 孕育神秘新天体

天文学家称,银河系中的黑洞正在扭曲和合并恒星,形成一种奇特新天体。像多数大型星系一样,银河系中心存在一个超大质 […]

天文学家称,银河系中的黑洞正在扭曲和合并恒星,形成一种奇特新天体。像多数大型星系一样,银河系中心存在一个超大质量黑洞,潜伏在人马星座,这个黑洞被称为“人马座A*(或者Sgr A*)”,它不断向黑洞内部牵引恒星、灰尘和其他物质,形成一个恒星密集区,其密度是银河系其他区域的10亿倍。

这张图像显示天文学家探测的环绕银河系中心黑洞旋转的6个奇特天体(G1-G6),这些神秘的团状结构每隔100-1000年环绕黑洞一周,当它们接近黑洞时,就会向外延伸。

有时,距离黑洞最近的恒星必须争夺空间,这种竞争变成一种奇怪而暴力的“婚姻模式”。发表在1月15日出版的《自然》杂志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天文学家描述了环绕银河系中心黑洞旋转的6个神秘天体,它们体积是地球数倍,外形接近长条形气体团,然而它们具有小恒星的特征,能够在不被撕成碎片的情况下,危险地接近黑洞边缘。这些奇特的天体是气体,还是恒星?这些斑点可能是气体和恒星的混合体,基于天体的形状、轨道,以及与超大质量黑洞人马座A*的交互作用,很可能每个G天体是两颗双星(彼此环绕的恒星),它们在数百万年前在黑洞引力作用下发生碰撞,混乱碰撞之后仍不断溢出气体灰尘云。

2005年和2012年首次发现两颗G天体,由于它们环绕人马座A*黑洞的轨道惊人地相似,一些天文学家将它们解释为从一颗不幸死亡恒星上剥离的气体,或者是环绕该黑洞旋转的连续气体环中聚集的“节点”。

首个重要线索来自于2014年,当时G2天体仅距离黑洞视界几百个天文单位(地球和太阳之间的距离),天文学家预测称,如果G2天体仅是一片气体云,它将被强大的黑洞引力撕成碎片,但是它幸存下来,尽管有些畸形。

观察结果显示,每当G2天体近距离接近黑洞,就会变得更加紧密。各种迹象表明,某种强大引力作用使G2天体中的双星紧密聚集在一起,意味着它可能是某种新类型恒星。

为了验证这一假设,研究人员用了几年时间通过夏威夷W.M。凯克天文台搜寻银河系中心,探索更多潜在的G型天体,他们确定了4个符合条件的新天体群,每个星群环绕人马座A*黑洞的轨迹大相径庭,但表现出与G1和G2相似的特征。研究人员指出,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新天体看起来就像致密的气体云,但当它们的轨道接近黑洞时,就会被扭曲和拉伸,就像G2天体一样。

由于每个天体都遵循一个独特轨道,所以所有这些天体是气体“节点”的理论没有理论依据,研究作者称,最有可能的解释是,G型天体是双星的产物,它们在黑洞引力作用下逐渐合并,这是一种爆炸性的合并,会使宇宙空间遭受气体和红外辐射污染。

观测到的G型天体数量与银河系中心预计的双星百分率相符,此外,由于恒星合并需要大约100万年的时间,这些天体很可能是在人马座A*黑洞附近最后一次已知恒星形成事件中诞生的,该事件发生在大约500万年前。

虽然这个解释是正确的,但是研究人员还不能完全确定,下步他们将探索研究更多双星,目前结果显示这些双星似乎是从黑洞抛射出来。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猛击下载:iPhone客户端 猛击下载:Android客户端

当隐形眼镜遇见 AR :能看清现实 也能增强现实

总有一些创新发明,让人不禁感慨未来已来。比如美国 AR 初创公司 Mojo Vision 设计了一款内置微型显 […]

总有一些创新发明,让人不禁感慨未来已来。比如美国 AR 初创公司 Mojo Vision 设计了一款内置微型显示屏的智能隐形眼镜,用户只要戴上隐形眼镜,就能在眼球正前方的屏幕上看到 AR 图像。

能满足爱美之心的黑科技

2015 年年末,CEO Drew Perkins、CTO Mike Wiemer 和 CSO(首席科学官)Michael Deering 共同创立了 Mojo Vision,其高管团队包括来自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等公司的硅谷资深人士,公司还有来自库博光学、雅培、强生、美敦力、飞利浦医疗保健和卡尔·蔡司的医疗设备与验光专家。

另外,Mojo Vision 从恩颐投资、盛大集团、科斯拉风投、研华科技、Gradient 风投(谷歌旗下)、惠普科技风投、摩托罗拉、LG 电子、Liberty Global、Fusion Fund 等公司筹集到超过 1.08 亿美元的资金。

2017 年,Mojo Vision 制造了首款带有线电源和单 LED 灯的镜头,随后开始关注无线电以及将图像聚焦在用户视网膜背面的光学系统。

2019 年 5 月,世界增强现实博览会上,主打“Invisible Computing”AR (“看不见的计算”增强现实)综合开发平台的 Mojo Vision 展示了一款全新的微型显示屏原型,可以看到爱因斯坦吐舌的单色图像。

【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进入 2020 年,Mojo Vision 在刚刚过去的 CES 上展出了最新产品——智能隐形眼镜——的原型。佩戴上这款隐形眼镜后,用户便能看到绿色的单词、数字出现在眼前现实世界中的物体上,要是有人走过来,用户还可以利用“AR 覆盖”(AR overlay)回想起对方的名字。目前原型已经设计完成,但还未投入大规模生产。

这款智能隐形眼镜比普通隐形眼镜多了三项专有技术突破:

  • 微型屏幕: 正是 Mojo Vision 2019 年推出的那块微型显示屏——有史以来最小、最密集的动态显示,像素间距达 1.8μm,次像素间距超过 14000 ppi,次像素密度超过 200M ppi;显示屏基于 MicrOLED,这种技术有望在下一代可穿戴设备、AR/VR 硬件和平视显示器(HUD)的开发中发挥关键作用,MicroLED 的功率为当前 LCD 显示器的 10%,亮度比 OLED 高 5 至 10 倍,意味着 MicroLED 显示器在户外也能舒适观看;
  • 图像传感器:为计算机视觉优化的全球最节能图像传感器;
  • 运动传感器:类似加速度计和磁力计的运动传感器,用于眼睛跟踪和图像稳定,以便弄清用户正在看什么。

Mojo Vision 产品和营销高级副总裁 Steve Sinclair 表示:

我们希望这款智能隐形眼镜就像拼图一样完美契合眼球,不会滑片。软性隐形眼镜经常会遇到滑片的问题,而我们采取的是硬性隐形眼镜,同时内置了氧合作用,所以可以保证长时间舒适佩戴。

实际上,隐形眼镜分为软性和硬性,我们通常所说的隐形眼镜,其实只是指软性隐形眼镜,而硬性隐形眼镜只有视光中心、医院及开展激光手术的医疗单位才有设备和资质验配,通常用于临床近视的矫正治疗。

据悉,这款智能隐形眼镜更像是“美瞳”,佩戴后瞳孔会呈现不同的颜色,应该可以满足用户的爱美之心,而且每款眼镜都将根据佩戴者瞳孔的大小等因素定制。

【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所有者:VentureBeat 】

据 Steve Sinclair 称,Mojo Vision 拥有 AR 智能隐形眼镜的专利。相关硬件、技术等均由 Mojo Vision 自主研发,包括显示屏、充氧系统、电源数据、ASICS(定制芯片)及电源管理工具等,目前正在研发眼睛跟踪算法。

Mojo Vision CEO Drew Perkins 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款智能隐形眼镜只会在用户需要的时候显示有用信息,并不会时时刻刻搞数据轰炸,或者分散用户的注意力。

近日,VentureBeat 记者在对 Steve Sinclair 的专访中做了一番体验,全程用眼睛与屏幕互动,例如向左看表示单击页面,看向箭头可以进行选择。据悉,这款屏幕还支持声控,提供实时对比度、照明增强以及变焦功能。

【 图片来源:VentureBeat  图为 Steve Sinclair 】

Steve Sinclair 说:

我们关注的是清晰度、机动性以及使用场景,未来几年我们会更关注重软件方面。

不过,目前这款 AR 眼镜还不支持打游戏。

为视障人士提供帮助

这样的黑科技,目标用户是否仅限于年轻人呢?

这款智能隐形眼镜同时针对个人消费者及企业设计,主要发展方向是借助增强的图像叠加帮助视力较弱的人群。

一方面,Mojo Vision 正在通过 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突破设备计划”(Breakthrough Device Program)与其合作。该计划是一项自愿项目,旨在提供安全、及时的医疗设备,帮助治疗一些不可逆的衰竭性疾病。

毫无疑问,这将促使 FDA 将 Mojo Vision 置于其“突破设备计划”的快速通道上,Mojo Vision 通过直接与 FDA 专家合作获得反馈和优先审查,从而开发符合安全法规和标准的产品。

另一方面,Mojo Vision 还宣布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非营利组织 Vista 盲人和视力受损中心(Vista Center for the Blind and Visually Impaired)建立了新的合作伙伴关系,该中心每年为 3000 多名失明或视力受损的人提供康复服务。通过这款智能隐形眼镜,视力较弱的人可以更好地辨认出诸如街道标志之类的形状,因为显示屏会帮助佩戴者识别眼前的事物,并在视觉上增强。

Vista 中心执行董事 Karae Lisle 在一份声明中说,这项技术合作为视障人士提供了改善视力状况、提高生活质量的机会。

同时,在 Vista 中心接受康复服务的人也将在定义 Mojo Vision 的创新技术和为 Mojo Vision 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团队提供帮助方面直接发挥作用,从而帮助 Mojo Vision 将更优化、更方便用户的设备推向市场。

利用这项技术,Mojo Vision 正在努力帮助 22 亿视力受损的人。Mojo Vision 希望视力受损的群体能够利用隐形眼镜进行像过马路这样的日常活动。在伦理审查委员会(IRB)的批准下,Mojo Vision 正在进行用于研发迭代目的的可行性临床研究,Mojo Vision 未来可能还将设立一个医疗设备部门。

能隐形眼镜已有先例

实际上,我们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黑科技。

2014 年,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健康与生命科学部门 Verily 宣布与瑞士诺华(Novartis)制药公司旗下的眼部护理部门爱尔康(Alcon)合作,启动“Google Contact Lens”(谷歌隐形眼镜)计划,旨在利用隐形眼镜中的电路和芯片,通过眼泪的血糖量测出糖尿病患者的血糖值,一时间引起轰动。

然而,2018 年 11 月,Verily 突然宣布,因“泪液葡萄糖与血糖缺乏相关性”,停止研发工作,人们期待了 4 年之久的“糖尿病患者福音”便也不了了之。

此外,2016 年,三星申请了智能隐形眼镜的专利,计划在智能隐形眼镜里内置显示屏、摄像头和传感器,用户可以通过“眨眼”来控制这些组件拍照,还能将图片直接投影到眼睛上。

同年 5 月,索尼也曾申请了可拍摄视频和照片的智能隐形眼镜的专利。

不过直至今天,都没有任何一项上述专利应用到隐形眼镜中。

虽然 Mojo Vision 还处于研发阶段,但似乎只能用“喜忧参半”一词来形容。

首先,相对于上述智能隐形眼镜来说,Mojo Vision 首次提出 AR 概念,令人眼前一亮;其次,相对于市面上注重娱乐功能的 AR 设备而言,Mojo Vision 的智能隐形眼镜更关注医疗应用,市场需求量可能较小;同时,产品背后的黑科技基本上和高定价画了等号,消费者是否会买账,还很难说。

究竟这款 AR 智能隐形眼镜未来命运如何,让我们静观其变。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猛击下载:iPhone客户端 猛击下载:Android客户端

意识从何而来?或许意识是物质基本性质 遍布宇宙

据国外媒体报道,意识从何而来?这看似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却又是科学上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之一。哲学家菲利普·戈夫( […]

据国外媒体报道,意识从何而来?这看似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却又是科学上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之一。哲学家菲利普·戈夫(Philip Goff)在他的新书《伽利略的谬误:意识新科学的基础》中思考了一个激进的观点:如果意识不是大脑所做的特殊事情,而是所有物质所固有的特性,那意味着什么?

9781524747961.jpg

这种理论被称为“泛心论”(panpsychism)。在新书中,戈夫为读者梳理了这一理论的历史,回答了常见的反对意见,并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泛心论代表了最好的前进道路。近日,他接受了“科学美国人”网站的采访,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回答。

你能用简单的术语解释一下什么是泛心论吗?

按照我们对事物的标准看法,意识只存在于高度进化的生物体大脑中,因此意识只存在于宇宙的一小部分,而且只存在于最近的历史中。相反,根据泛心论,意识在宇宙中无处不在,是宇宙的一个基本特征。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是有意识的。该理论的基本原则是,现实的基本组分(可能是电子和夸克)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简单形式的体验;而人类或动物大脑中非常复杂的体验,是从大脑最基本组分的体验中以某种方式衍生出来的。

可能很重要的一点是澄清一下我所说的“意识”(consciousness),因为这个词实际上很模糊。有些人用意识来表示非常复杂的东西,比如自我意识,或者反思自身存在的能力。我们可能不愿意把这种能力赋予许多非人类动物,更别说基本粒子了。但是,当我使用“意识”这个词时,我只是指体验:快乐、痛苦、视觉或听觉体验,等等。

人类有非常丰富和复杂的体验,马就少得多,老鼠就更少了。当我们转向越来越简单的生命形式时,我们会发现越来越简单的体验形式。也许,在某一时刻,就像灯光熄灭,意识也会消失不见。但至少,我们可以假设,这种意识的连续体会不断隐退,却又不会完全消失,会继续延伸至无机物,而基本粒子拥有简单到几乎无法想象的体验形式,来反映它们难以置信的简单性质。这就是泛心论者的观点。

你写道,你得出这个观点是为了解决意识研究中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什么?

尽管对大脑的科学认识有了很大进步,但对于解释复杂的电化学信号如何在内在主观世界里形成颜色、声音、气味和味道,我们甚至都没有一点头绪。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有着非常独特的情况。在理解我们内部自身认知如何与外部科学阐释相吻合方面,存在着一个很大的谜团。

虽然越来越多的人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但许多人认为,我们只需要继续使用研究大脑的标准方法,最终就会解决这一问题。但在我的新书中,我认为意识的问题源于我们在科学革命之初设计科学的方式。

当伽利略宣布数学将成为新科学的语言时,新科学开始有了纯粹的定量词汇,这是科学革命的关键时刻。但是,伽利略也意识到,你不能用这些术语来描述意识,因为意识本质上是一种涉及性质的现象。想想红色的体验,或者花的香气,抑或是薄荷的味道。你不能用纯粹的物理科学定量词汇来描述这些性质。因此,伽利略决定了我们必须将意识置于科学领域之外;如此之后,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用数学来表示。

这真的很重要,因为尽管意识问题已经被严肃对待,但大多数人仍认为传统的科学方法能够解决它。他们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物理科学在解释宇宙中越来越多的问题时取得的巨大成功。他们得出结论,认为我们应该有信心,相信有一天,只有物理科学才能解释意识。然而,我认为这种反应是源于对科学史的误解。没错,物理科学确实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但它的成功正是因为它从一开始的设计上就排除了意识。如果伽利略穿越到现在,听到用物理科学解释意识的问题时,他会说,“当然,你不能那样做。我设计物理科学是为了研究数量,而不是性质。”

泛心论如何让你以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

泛心论者的出发点是,物理科学实际上并没有告诉我们物质是什么。这听起来很奇怪。从物理教科书中,你似乎学到了关于空间、时间和物质的各种不可思议的理论。但是,科学哲学家们已经认识到,尽管物理科学内容丰富,但它仅限于告诉我们物质的行为及其作用。例如,物理学告诉我们,物质具有质量和电荷。这些性质完全是根据行为来定义的,比如吸引、排斥力,或者对加速度的阻抗。物理学绝对不能告诉我们哲学家所谓的物质本质:物质是什么?它本身究竟是什么?

因此,我们的科学故事中存在一个巨大的漏洞。泛心论者的建议是,用意识来填补这个漏洞。对于泛心论者来说,意识是物质的固有本质。在这个观点看来,只有物质,没有超自然或精神上的东西。但是,物质可以从两个角度来描述。物理科学从“外部”来描述物质的行为。而“来自内部”的东西——也就是从物质本质而言——是以意识的形式构成的。

这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美丽、简单、优雅的方式,将意识整合到我们的科学世界观中,将我们从内部对自己的了解与科学从外部对物质的了解结合起来。

你最常听到的反对意见是什么?你如何回应?

当然,最常见的一句是“这简直疯了!”。但是,我们许多最好的科学理论也与常识背道而驰。例如,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当你以非常快的速度旅行时,时间就会变慢”;或者查尔斯·达尔文的进化理论,“我们的祖先是猿类”。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你应该凭解释力来判断一个观点,而不是它的文化联系。泛心论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解决意识之谜的方法,让我们能够避免传统解释所面临的深层次难题。

你能预见到泛心论可被检验时的情形吗?

意识科学的核心存在一个深刻的难题:意识是不可观察的。你不能通过观察一个电子来判断它是否有意识。你也不能进入一个人的大脑,看他们的感受和经历。我们知道,意识不是通过观察和实验而存在的,而是因为有意识才存在的。我们了解他人意识的唯一方法就是问他们:我不能直接感知你的体验,但我可以询问你的感受。如果我是神经学家,我可以一边扫描你的大脑,一边观察当你告诉我你的感受和经历时,哪些大脑区域会被点亮。这样,科学家们就能把某些大脑活动与某些体验联系起来。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与饥饿感、视觉体验、快乐、痛苦、焦虑等等有关的大脑活动。

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但它本身并不是一个意识理论,因为我们最终想从意识科学中得到的是对这些相关性的解释。比如说,为什么下丘脑的某种活动与饥饿感有关?为什么会这样呢?严格来说,一旦你开始回答这个问题,你就超越了检验的范围,就因为意识是不可观察的。我们不得不求助于哲学。

这个故事的寓意是,我们需要科学和哲学来获得意识理论。科学告诉我们大脑活动与个人体验之间的联系。然后,我们必须找到最好的哲学理论,来解释这些相关性。在我看来,唯一经得起推敲的理论就是泛心论。

你是如何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

在我学习哲学时,我们被教导只有两种方法可以解释意识:要么认为意识可以用传统的科学术语来解释,要么认为意识是一种神奇而神秘的东西,是科学永远无法理解的。我开始觉得这两种观点都毫无希望。我认为,我们可以希望有朝一日会有一门关于意识的科学,但前提是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什么是科学。泛心论为我们提供了一条新路。(任天)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猛击下载:iPhone客户端 猛击下载:Android客户端

2019中国微信公众号500强年报:阅读、在看两指标连续两年下降

新榜昨日发布《2019中国微信500强年报》,这份报告以2019年传播力最强的500个微信公众号为着眼点,观察 […]

新榜昨日发布《2019中国微信500强年报》,这份报告以2019年传播力最强的500个微信公众号为着眼点,观察整个微信公众平台的变化。从账号存续、内容生产、流量获取与价值、平台治理及小程序等方面做数据收集及统计分析,最终将视角放大至更多平台。

概述:

1. 阅读、在看两指标连续两年下降;

2.2019年注册的新进账号占比8.4%,教育类处在风口;

3. 账号矩阵化运营比例明显提升;

4.转载功能已成为优质内容裂变传播的重要途径;

5.微信视频崛起,纯视频内容播放数较全样本图文平均阅读数高出83.7%;

6.小号多靠外部导流,而大号的打开渠道则主要是公众号消息;

7.微信之外,流量更易被引导至电商导购类站点;

8. 底部广告是流量主使用最多的广告位;

9. 76.6%的软文广告位于头条;

10.赞赏大幅回暖,每篇内容约能收获2.5次赞赏;

11.小程序与公众号的连接增强,“国务院客户端”累计连接4495个公众号;

12.过度营销成平台违规最大雷区

以下为报告全文:

数据背景:

为了更完整和准确地评估全年影响力,在2019年中国微信500强年榜的采集制作过程中,新榜对进入候选名单(取在2019年至少入围过一次月度500强的公众号)的全年数据进行了回采,发生迁移的公众号或是2019年被纳入新榜样本库的公众号也能因此收获完整的数据。

故而,年榜绝非日榜、月榜数据的简单累加,而是公众号截至2020年1月3日的全年持续传播精确数据。也就是说,一个发布于2019年1月1日的内容,新榜记录了其从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3日之间的完整传播数据。

报告整体的统计样本为2020年1月1日前被纳入新榜样本库的981144个公众号,其中可以正常访问的公众号为801529个。在这80万+统计样本中,2019年有监测推文的活跃公众号为573235个。

新榜认为,这是一份有足够年度参考价值的榜单,是评估账号全面实力的重要标准。

注:榜单样本未纳入通常意义上的时事类新闻媒体机构及政务机构官方账号。

500强概况

1.1 数据概览

2019年,中国微信500强群体共推送98.3万篇图文,收获超过381亿次阅读,3.8亿次在看;平均一个500强账号全年推送423.1次(1.2次/天),1967.1篇(5.4篇/天),单篇图文收获3.9万次阅读及391.4次在看。

(基于微信公众平台前端显示数据规则,10万+统一以10万计算)

由于本年度榜单未将时事政务类账号纳入统计,而且“点赞”经历了“好看”再成为如今的“在看”,其操作承载的含义已发生重大改变,相关数据一定程度上无法较往期进行纵向对比。

1.2 关键位置

2019年度500强前三甲分别为“占豪”,“十点读书”及“洞见”,三者均属文化类。教育类账号“教育百师通”(新榜指数:916)居于中位,500强新榜指数门槛895,处在这个位置上的同样是教育类账号“掌门1对1”。整体新榜指数较往年分布更为集中。

1.3 极大值

在发布次数、发布篇数、阅读数、在看数、原创篇数与赞赏次数这些指标上,最大值分别来自这些公众号:

“中国基金报”全年共推送了1794次,平均每天推送4.9次;

“新闻夜航”共发布9851篇,以超越自身1000+篇的不俗表现蝉联发布篇数冠军;

“占豪”凭借超过3.1亿的总阅读数夺得该指标第一;

“十点读书”共获得超过1502万次在看,为本年度在看数冠军;

“券商中国”共有3067篇内容声明原创,原创标注比例48.5%;

“招财大牛猫”收获25.3万次赞赏,单篇最高赞赏近5万次。

平台表现

2.1 单篇内容平均阅读连续5年持续走低,而原创内容生命力顽强

2019年公众号式微的言论不绝于耳,新榜统计了过去5年的活跃样本(即有监测发文的公众号,含时事政务)的阅读数和点赞/在看数发现,单篇文章的平均阅读数持续走低,平均点赞数变化较为平稳。

新榜发现,相较全样本而言,原创内容一直保持着优势,平均单篇阅读数虽小幅下降,而对应的点赞数却一路高歌猛进,18年已超过15年一倍有余,(即使19年的“在看数”和之前的“点赞数”相比降幅明显,但单纯从数值对两者进行比较意义不大),或许当前平台整体表现不容乐观,但原创内容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竞争力。

尽管阅读指标表现不尽如人意,整体来看仍有每季度平均新榜指数不断攀升的账号,占活跃样本的2.8%。教育行业的火爆为教育类账号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契机,使其成为本年度持续上涨账号数最多的类别。

2.2 2018年的活跃账号近8成依旧活跃更新

观察在2018年推送过内容的44万活跃账号,发现78.5%的账号在2019年活跃更新,15%的账号未在2019年发布文章,处于停更状态,4.1%的账号发生迁移,1.3%的账号注销,大多数运营者选择在微信平台持续耕耘。

微信平台作为中国最广阔、最肥沃的内容土壤,坐拥十亿级别的用户资源,依旧是内容创业者难以割舍的根植地。

2.3 2019年注册的新进账号占比8.4%,教育类处在风口

据统计,2019年53万活跃样本中,有近10%的账号注册时间在2019年以后,部分为老号迁移至新号,去除这些以新姿态展露的老玩家,有48042个账号为19年的新进玩家,占比19年活跃样本的8.4%,即每100个公众号中,有8个是今年入场的新玩家。微信平台不乏大量新的创作者涌入,拥有持续的纳新能力。

观察这些新进账号的类别分布,文摘类占比最大为47.6%,此外,教育、体娱、民生、情感、文化类占比较高。对公众号名称做词频分析,发现“教育”、“科技”、“生活”、“美食”、“汽车”、“课堂”、“阅读”等词高频出现,知识付费热度未减,教育类处在风口。

观察新进群体新榜指数TOP账号发现,5月月报中发掘的TOP1新玩家“扒友基地”全年表现仍为新入局者中的最佳,全年贡献842篇10w+,年榜指数925.6,位列500强年榜第192名;此外,直播女王薇娅的运营团队也于19年5月入局微信平台,注册官方公众号“薇娅惊喜社”,在运营半年多后的12月跻身500强阵营,头部IP开始全平台布局,自带的巨大流量迅速在微信内容池中激荡出水花。

2.4 矩阵化运营大幅提升

目前,很多头部公众号都在发展矩阵化运营,建立矩阵不仅能有效、精准的获取流量,还能满足不同目标群体的需求,实现账号间相互导流。统计2019年活跃账号的认证比例,发现55.8%为认证账号,较2018年(53.7%)有所提升。

观察这些认证账号的矩阵布局(同一认证主体下有两个及以上账号,被定义为矩阵)情况发现,19年的矩阵运营比例明显提升,由18年的12.2%升至21.7%,增幅78%。或是“冬日“里的抱团取暖,或是“强强联手”合作共赢,越来越多的团队选择告别单打独斗,转向矩阵化运营。

新榜以认证主体旗下账号的平均新榜指数来衡量矩阵主体的综合表现,发现“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位列第一,平均新榜指数高达930.9,旗下TOP账号为公益类账号“水滴筹健康保障”,新榜指数963.1,最末为同类型账号“水滴公益”,新榜指数仍然较高,为882.4。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由一个大IP账号衍生出的公众号矩阵, 能实现流量多方汇集并互通的良性循环,综合实力势必庞大。

平台内容

3.1 热点回顾

2019年依旧是热点频出的一年,新榜基于监测的推文内容,整理出了以下4大类共计110个热点:

时事类:“新个税实施”“5G商用”“香港暴乱风波”及“新中国成立70周年”等;

体娱类:“翟天临学术造假风波”“《都挺好》热播”“中国女排卫冕”及“《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等;

社会热点:“996工作制”“上海实行垃圾分类”“无锡高架桥坍塌事件”及“奔驰女车主维权”等;

网络热词:“柠檬精”“我太难了”“盘他”及“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

3.2 小号爆文

2019年,新榜样本库内共监测到34篇在看100000+的内容,其中8篇来自新榜指数800以下的公众号,但《卖淫、自杀、坑骗、群殴…这到底是知识的殿堂还是人间炼狱?》和《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两篇文章已因违规不可查看。在剩余的6篇文章中, 4篇有原创标识,账号“徐州民声”的新榜指数最低,为706。

不难看出,不仅爆文数量大幅减少,相应账号的整体新榜指数也比往年高出许多,题材也集中在几件广受关注的社会热点新闻上,多样性上不如以往。

在小号如何出圈的问题上,运营者正面临着更大的考验。

3.3 1%的公众号全年坚持日更

运营者们又度过了备感辛苦的一年,在创作、流量、涨粉、营收的压力下,有人在焦虑中停摆,有人仍然辛勤耕耘。放眼整个微信公号平台,在2019年活跃的573235个公众号中,77.6%的账号推送天数大于12, 这样的更新频次能维持至少每月一更,49.7%的账号更新频次能维持周更(推送天数>52),仅有1.5%的账号能做到全年日更(推送天数=365),日更群体十分稀缺。

据统计,在这1.5%的全年全勤营业的账号中,81.7%的账号为认证账号,不难理解,成团队成体系的组织类账号更易实现日更,换言之,单枪匹马的个人日更号更是凤毛麟角。

观察日更群体中这18.3%的个人号类别分布发现,民生类账号占比最多(11.2%),其次是教育、文化、职场等“新知内容”领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仍能持续向外输出内容,也从侧面印证了泛知识类内容的兴起和在线教育的持续火爆。

3.4 原创与转载

微信公众平台漫长的原创保护求索之路已走过5个年头,平台方的原创保护机制已趋于完善。相比前几年的政策性大举措,2019年的原创保护动作似乎更倾向于对原创内容的引流和原创账号的曝光:“引用”功能升级,一个观点也能为源内容打开一道新入口、转载样式优化,源内容的信息展示前置至内容头部等,原创账号会被更“体面”地介绍,原创内容则有更多机会被看到。

原生力量固然重要,打通传播脉络的转载群体的力量也不容忽视,新榜统计了含官方转载标识和原创的内容发现,贡献了原创内容的公众号和参与了转载的公众号分别为24.1w和23.1w,比值接近于1,原创大军和转载大军势均力敌,原创内容和依附于其的转载内容平均阅读数分别为4839.8和3929.0,都远超全样本平均水平(1243),越来越优化的转载功能已成为优质内容裂变传播的重要途径。

进一步统计到情感类账号“桌子的生活观”全年推文累计被转5.1万次,是为转载群体贡献最多内容源泉的公众号,“科普中国”和“凯叔讲故事”紧随其后,分别被转4.5万次和2.8万次;“桌子的生活观”发布的《人贩“梅姨”:你苟且偷生的时候,有9个家庭生不如死》累计被转811次,成为二次传播最广的内容。

3.5 创作介质破界,微信视频崛起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底层技术的变革升级再次助力内容形态格局的更迭,正如新榜《2020内容产业年度报告》里提到的“创作介质破界“—— “视频与图文分庭抗礼、互为补充”的内容新格局已经形成。

作为最大的内容创作平台,一直以图文见长的微信公众号也在短视频赛道频频发力,赋予更多资源倾斜。早在2018年4月,公众号后台便支持单独推送视频消息;2019年8月,内测视频原创声明功能,成功声明的视频可获得更多广告收益,视频消息的显示界面也进行了调整优化。

观察2019全年公众号纯视频内容的使用趋势可见,纯视频内容的推送体量和参与人群都在快速增长,对比年初到年末的数据,纯视频内容的账号占比和内容占比分别提高了3.4倍(由年初的0.74%上升至3.25%)和7.9倍(由年初的0.09%上升至0.8%)。

进一步观察这些纯视频内容的数据表现,从内容形式的角度横向对比,纯视频内容平均播放数为2615次,较全样本图文平均阅读数高出83.7%,而原创视频内容的播放数更是一骑绝尘,平均约为10548次,分别高出前二者3倍和6.4倍,从时间层面纵向对比,2019年纯视频内容平均播放数对比18年同比增加了约1倍,毫无疑问,微信生态的视频内容正在崛起。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平台方仍在不断探求视频形态与微信生态更融洽的物道相长之地,期待更多优质的视频内容在此落地生花。

3.6 评论区成为重要运营阵地

若要问2018年后入场的公号玩家们最期盼的后台更新功能点,相信很多人的答案会是,“留言功能的回归“。新榜抽样观察了2019年 12月活跃样本发布的22446078篇内容中,有评论的内容为1826911篇,占比8%,涉及公众号136882个,占比35%,其中,有4110个账号注册时间在2019年以后,占比3%,推测其是以迁移方式获得留言功能。

平台整体留言区活跃度或因微信官方对留言功能的限制政策略显不足,但其作为提高粉丝粘性天然通道的重要程度毋庸置疑。

进一步观察这1826911篇内容的留言区数据表现发现,有28.7%的内容留言区总点赞(含留言点赞和回复点赞)大于内容在看,如果仅考虑内容回复点赞和内容在看的比较,则有3.1%的内容回复总点赞大于内容在看。或可说明,文末“点赞”跃迁为令人有所忌惮的“在看”后,零心理负担的留言区点赞已成为读者传达态度的重要出口。

流量获取及价值

4.1 流量来源:小号多靠外部流量,大号倚重自身影响力

调整图文推送样式、优化账号主页展示形式、新增“看一看”入口,能打开公众号内容的入口越来越多,即阅读来源愈发多样。整体来看,公众号消息依然是最主要的打开渠道,占比超半数,其次是朋友圈、看一看精选和聊天会话。而且可以看出,同样在“看一看”模块下,作为默认展示页的“朋友在看”吸引力远不如“看一看精选”。正在内测的发现公众号和相关阅读是否会成为另一大流量入口,值得期待。

此外我们对统计样本的新榜指数进行层级划分,发现不同层级的账号阅读来源也略有差异。新榜指数较低的公众号,由于自身影响力有限,阅读来源多依靠外部流量,以看一看精选和搜一搜最为重要;而阅读数较高的账号则更倚重自身粉丝的积累,并且分数越高,表现越明显,主要体现在公众号消息渠道的比重随之有显著提升。

4.2 流量引导:微信之外,流量更容易被引导至电商导购类站点

时至今日,文末的“阅读原文”仍然是唯一能放置外链的位置,也即阅读以外拓展需求的独一入口,透过它我们能窥探出近年来微信生态内的兴衰变迁。

2019年,使用阅读原文位置的推文占总推文的30.2%,与2018年相比,该指标几无波动。假设对该位置放置的站点进行分类归纳,则能发现,在微信内容之外,以“有赞”为代表的电商导购类,以提供营销及直播服务的“微赞”为代表的工具支持类以及以付费小说网站“掌中云”为代表的内容付费类的站点放置次数最多。再之后,引流最多的则是应用下载、生活服务、内容资讯等站点。

4.3 流量收益:底部广告是流量主使用最多的广告位

张小龙曾在2019年年初的微信公开课中提到,微信的原动力之一是要让创造价值的人体现价值,获得该有的回报,即长尾小号也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在接下来一年里,公众平台似乎也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前行,释放各种利好,其中利好最大的莫过于流量主准入门槛从5000降至500,并提高原创作者的广告收益分成。

这些政策是否真的能惠及创作者?新榜随机抽样选择了4000个活跃公众号进行调查,观察他们在如何使用流量主功能获取收益。目前,针对流量主,平台先后开放了三个广告位,分别是微信内容底部广告、文中广告以及视频后贴广告。

抽样数据表明,底部广告是使用最广的广告位,有3158个公众号(占整个抽样样本的79.0%)获得了此位置的收益,接下来使用较多的是文中广告位,占抽样样本的60.3%;或因受限内容形态,视频后贴广告位的使用率不足10%。观察近一年的收益波动可知,流量主7-12月收益比其1-6月收益环比上涨34.1%,究其原因或与6月1日起微信提升流量主收益分成的相关政策有关。

4.4 流量收益:每篇内容约能收获2.5次赞赏

如果说流量主收益,是面向创作者整体发放福利,那赞赏功能则是读者对优质内容的自发性鼓励。赞赏,可以有效的沉淀优质内容,因为它不仅可以表达读者对内容的认可,也可以拓展创作者的收入来源。

2019年,新榜共监测到1008万篇原创内容,其中493万篇开通赞赏,开通比例接近50%,远高于去年的14%,可见赞赏功能已经成为原创作者的重要增收手段之一了。读者的赞赏意愿如何呢?统计表明,上述内容一共收获1218.9万次赞赏,惠及8.6万余个作者,约合每篇内容能收获2.5次赞赏,至少可以保障原创作者每次都可以给自己加个卤蛋了。

2019年7月,公众平台开放了电脑端的赞赏功能,在人人都是创作者的今天,优质内容创造的经济价值被进一步放大。“招财大牛猫”就是这些受益者中的佼佼者,其全年的赞赏累计25.9万次,即至少通过赞赏收获25.9万元。

紧随其后的是分别是收获20.9万次赞赏的“坦克的书摊”和18.4万次的“连岳”。对比去年遭遇滑铁卢的赞赏峰值(由2017年的58万次赞赏峰值降至2018年的12.7万次),今年的峰值同比上涨近1倍,原创优质内容似乎又迎来了一个新拐点。

4.5 流量收益:平均单条原生(软文)广告成交单价约为55984元

新榜曾在12月发起过一次针对新媒体从业者的问卷调查,较多新媒体从业人员表示原生(软文)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根据新榜广告交易平台的成交数据,头部账号原生(软文)广告大多出现在头条位置,约占整体的79%;平均成交单价为55984元,其中文化类账号最高,而学术类账号最低。

需要说明的是,数据源自新榜广告交易平台,结论或受交易类型影响,结论仅供参考。

平台大事记

2019微信公众平台年度关键词:扩流量、创作者增收、为小程序保驾护航及内容生态治理。

平台公众号治理:过度营销成平台违规最大雷区

今年2月,因《寒门状元之死》一文引发争议,“咪蒙”及旗下的“才华有限青年”相继注销账号;7月,HUGO及旗下条漫号“青年鉴定局”一起被注销,严格监管账号已成为常态。此外,内容净化工作也一直在路上:5月,微信打击“利诱用户分享朋友圈打卡”;6月,微信严打公众号推广高收益理财内容。

8月,微信治理第三方违法违规恶意链接;10月,《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正式实施,被封杀的链接包含拼多多、京东、腾讯新闻、美团等公司,被封禁的运营玩法有砍价、利益诱惑下载、违法拼团等,其每一个举措背后,都是对生态治理工作的决心。

统计2019年全年新榜监测的2.1亿篇内容,发现有194.8万篇内容无法正常访问,其中,89.2%为运营者主动删除,10.8%为平台处理,即每10篇无法访问的内容中有1篇被平台删文。平台处理最多的为过度营销,占比34.7%,其次为色情、违规、诱导关注、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欺诈、侵权等。

持续繁荣的小程序市场

2019年是小程序诞生的第三年,也是小程序持续繁荣的第三年。在刚过去的微信公开课中,微信官方首次公布了微信小程序年度成交额—“2019年日活跃用户超过3亿,累计创造8000多亿交易额,同比增长160%”。

在一路高歌猛进的势态中,平台方依然快马加鞭,超高频次迭代赋能—放开小程序和公众号的关联限制、支持PC端打开小程序、我的小程序个数限制增至50、小程序可折叠至浮窗、上线小程序订阅功能等,用户体验不断被完善,小程序曝光入口不断在增加。

新榜对2019年公众号推文中出现的小程序进行数据分析统计发现,以公众号为推广途径的小程序累计47862,同比增加41%,多以信息查询、在线教育、休闲娱乐以及电商导购等类目的小程序为主,还原了小程序最为常见的赋能场景。

观察公众号与小程序的关联关系发现,放开了小程序与公众号的关联限制之后,2019年推文中出现的小程序,平均每一个小程序涉及7个公众号,同比增长75%;其中,政务民生类小程序“国务院客户端”累计涉及公众号数量最多,为4495个,其次是生活服务类视频小程序“音盟”,累计涉及过3691个公众号(3月份统计时仅有601),可见其扩张规模之迅猛。

平均每一个公众号涉及3个小程序,同比增长50%,无论是小程序利用公众号进行曝光,还是公众号利用小程序作为变现载体,小程序和公众号的连接空间无疑更加开阔。

2020年,微信将继续发力领跑小程序赛道:微信公开课上剧透的优化小程序搜索、上线小程序的封面广告、自定义广告组件等功能,小程序在生生不息的微信社交生态中又将催生出怎样的可能性,我们拭目以待。

平台展望:5G来袭,短视频正当时

2019年12月25日,快手正式官宣成为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拿出10亿红包把守全年最大的流量入口;1月6日,抖音刚发布的《2019抖音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日活跃用户数破4亿。两大短视频内容平台已然成为行业巨头,视频内容正在全面渗透生活中各个核心场景。2020年将迎来5G落地商用至关重要的一年,对各大短视频平台来说,5G技术普及将带来创作者和消费端供需两方的高速增长,UGC领域或将再收红利。

张小龙在几天前的微信公开课上预告了一个重磅级信息—“微信近期的新版本中,短内容会和大家见面”,张小龙口中的”短内容“会是万众瞩目的“短视频”吗,它将以怎样的形态和姿势首发登场,又会给微信内容生态带来怎样的生机,我们共同期待着答案被揭晓。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猛击下载:iPhone客户端 猛击下载:Android客户端

关于人体的15个重要发现:尸体在死后一年还会动

据国外媒体报道,每时每刻,人体都在发生着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些甚至超出了我们目前的认知。在2019年,世界各 […]

据国外媒体报道,每时每刻,人体都在发生着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些甚至超出了我们目前的认知。在2019年,世界各地的医生和科学家又取得了许多令人惊讶的发现,对人体内部发生的一些过程又有了新的了解,包括某些疾病如何发展,人体惊人的适应能力如何获得,以及为什么曾经出现在渡渡鸟身上的骨骼特征又在某些人身上重新演化出来。

medic_hospital_laboratory_medical_health_doctor_medicine_healthcare-917215.jpg!d.jpg

资料图

这些发现的全部意义可能要过几年才会为人所知。毕竟,获得今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的三位科学家,他们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就发现了人体细胞如何适应氧气水平的机制。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这些最新的发现将如何影响未来的生命技术和治疗方法,而可以肯定的是,人体的可能性是无限的。

人类可以再生软骨

2019年10月发表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人类有能力重新长出软骨,其过程类似于蝾螈重新长出尾巴的过程。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骨科和风湿病学病理部门的维吉尼亚·拜尔斯·克劳斯说:“我们发现,人类软骨是可以修复的,但是修复水平最好的地方是脚踝,膝盖是中级水平,而臀部在较低的水平。”这可能就是磨损性关节炎或骨关节炎更常发生在臀部和膝盖,而不是脚踝的原因。

研究人员还发现,一类被称为小分子核糖核酸(microRNA)的分子也控制着人类软骨的修复过程。克劳斯博士说:“这一发现意义重大,因为这意味着,在人类关节中增加这些microRNA可能是治疗骨关节炎的新方法。无论是美国还是全世界,骨关节炎都是最常见的一种关节炎。”此外,这一发现可能会为未来再生其他组织(如人类四肢)铺平道路。

尸体在死后一年还会动

科学家依然没有完全了解人死后身体会发生什么奇怪的变化。不过,一项新的发现可能将对犯罪现场调查人员有重要的意义。研究人员使用延时摄影发现,尸体在死后一年内还可以进行许多运动。在澳大利亚中央昆士兰大学从事法医科学研究的学生艾莉森·威尔逊(Alyson Wilson)说:“在研究中,我预期看到的是一些分解早期阶段的运动,比如腹部肿胀和死后僵直。”今年早些时候,她在《法医科学国际:协同作用》(Forensic Science International: Synergy)杂志上发表了初步的死后延时摄影结果。她还表示,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将于2019年底发表在一本法医科学杂志上。

艾莉森·威尔逊说:“研究发现,在整整16个月的研究中,尸体的所有肢体都在继续活动。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发现,而且肢体活动的幅度相当惊人。”举例来说,原本贴着躯干的手臂可以一直向外侧移动。“就我所知,还没有研究对人类死后的运动进行量化,”她说,“死者死亡时的身体姿势对了解死因或死亡时的周围环境至关重要,因此,任何死后的身体运动对法医调查都具有重要意义。”

可能存在一个“疼痛器官”

信不信由你,科学家甚至发现了全新的“器官”,而此前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器官”存在于人体内部。根据今年8月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人体皮肤内部存在一个网格状的细胞网络,可以感知疼痛。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医学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教授帕特里克·恩福斯(Patrik Ernfors)表示,与普遍认为的由神经末梢感知疼痛的观点相反,“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些神经被皮肤中一种以往未知的细胞类型包裹着,能够响应疼痛的刺激,并开启痛觉感知”。这些细胞“与神经一起形成网状结构,在皮肤外层下形成一个感觉末梢器官,在感知有害刺激方面起着积极的作用”。这一发现可能对慢性疼痛障碍有重要意义。“我们正在对此进行研究,但还没有最终答案,”恩福斯博士说道。

你的大脑控制着你在人群中如何倾听

你有没有想过,当你身处喧闹的聚会或餐馆里时,你的大脑是如何能够专注于某个人在说什么?在一项可能促进助听器技术进步的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了大脑如何决定对某种声音施以关注的机制。该研究的结果发表在今年10月的《神经元》(Neuron)杂志上。

“当我们处在一个嘈杂的,充满各种声音的房间里时,我们可以把几乎所有声音都屏蔽,只关注我们想听到声音的那个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祖克曼研究所的神经工程师Nima Mesgarani博士说,“我们研究了听觉皮层(大脑中处理听力的区域)的不同部分如何参与解决这个具有挑战性的认知问题,并展示了这些区域之间的相互作用如何选择目标语音。”

大脑可以适应拥有第六根手指

今年有许多关于大脑的发现,从这些令人兴奋的发现中,我们得知,大脑要比我们原来想象的灵活得多。在发表于今年6月《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发现,两名拥有六根手指的人(通常称为“多指畸形”)在操作物体方面更加灵活自如,而不是出现运动障碍。核磁共振成像显示,大脑实际上知道如何利用和控制额外的手指。

“我们的研究对象可以独立使用多余的手指,也可以与其他5根手指一起使用,非常灵活和熟练,”德国弗赖堡大学神经生物学和神经技术学教授卡斯滕·梅林(Carsten Mehring)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例如,在我们的实验中,受试者可以用一只手完成一项通常需要两只手的任务。”这一发现或许将对假肢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人体内还有更多的微生物群落细菌

科学家一直在对人体内的微生物群进行研究,并揭示了许多关于这些微小生物的新观点。在今年1月发表在《细胞》(Cell)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中,研究人员发现了数千种我们以前不知道的新微生物,它们构成了微生物组,即我们体内“好”细菌的集合。

意大利特伦托大学的计算生物学家尼古拉·塞格塔(Nicola Segata)博士说:“几十年来,关于人类微生物组已经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仍有很多我们从未见过,从未观察和描述过的细菌存在于我们体内。在这项研究中,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以往能对这些仍然难以捉摸的细菌尽可能地进行分类。”

“很明显,在微生物组研究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而现有的资源使我们能更全面地调查人类微生物组的组成,”他补充道。查明这些微生物与疾病之间的联系可能为开发新的治疗方法带来启发。

从历史遗留下来的小块膝盖骨

为什么一小块在人体演化中逐渐消失的膝骨会重新出现呢?这个问题难倒了研究人员。他们研究了150多年来21000项关于膝盖的研究,发现100年前只有11%的人拥有这块骨骼,而现在却有39%。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今年4月份的《解剖学杂志》(Journal of Anatomy)上。

这块小骨头被称为小豆骨,是一种籽骨。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生物工程师迈克尔·贝索姆(Michael Berthaume)博士说:“我们发现,这个位于膝盖后面的小豆骨,今天在人群中出现的频率大约是100多年前的三倍。让这块籽骨真正奇怪的是,今天人体的其他籽骨还是和以前一样常见。”

小豆骨重新出现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平均而言,人们现在比以前营养更好了,更好的营养意味着人们体重更大,骨骼更长,人们走路时膝盖周围就会承受更大的力量和扭矩,”迈克尔·贝索姆说,“由于骨骼是在机械刺激下形成的,膝盖处增加的力和扭矩可能导致小豆骨形成。”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关节炎患者更容易出现小豆骨的原因。

“在这个时代,大多数人都认为大体解剖学是一门‘死科学’,但发现人体发生着如此剧烈的变化是很让人兴奋的,”贝索姆博士说,“发现人体多出一块骨头的概率有多高?考虑到这种骨头在100年前还不常见。

左撇子专属的基因组区域

为什么有些人是左撇子?研究人员可能已经找到了答案。在发表于今年9月份《大脑》(Brain)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在分析了40万人的基因组后,发现了数个与偏手性有关的基因区域,这些基因区域也与大脑的发育和结构有关。“这项研究意义重大,因为它提供了导致人类出现左撇子的基本生物学线索,”英国牛津大学的助理教授兼医学研究委员会成员格温纳勒·道奥德(Gwenaelle Douaud)博士说,“该研究第一次证明了左利手是由许多基因的复杂相互作用所驱动的,这些基因对大脑组织亦有贡献,尤其是在语言区域。”

白细胞帮助形成胆结石

医生们早就知道胆结石是由胆固醇和钙盐组成的,但直到今年9月份《免疫》(Immunity)杂志发表了一项研究后,他们才确切地知道这些东西是如何粘合在一起的。研究人员检查了从人类胆囊中提取的“污泥”。

“我们研究了胆结石的形成,发现白细胞是胆囊结晶物质聚集的原因,”德国埃朗根大学医院的免疫学家马丁·赫尔曼(Martin Herrmann)博士说,“这些结块的物质又形成接近球形的聚集物,即胆结石。对这一过程的了解可能为今后治疗复发性胆结石疾病带来新的选择。”

PTSD患者的大脑生物标志物与自杀念头有关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是退伍军人面临的八种最常见的健康问题之一,患有这种疾病的人比普通人更有可能自杀。但是,要想知道哪个患者的风险最大,以及如何治疗,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研究人员在今年5月份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PNAS)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指出他们可能通过大脑成像发现了一条线索。

“我们发现,与对照组或抑郁症患者相比,PTSD患者大脑中某一化学物质的位置可能有所不同,这可能与PTSD患者的自杀想法有关,”美国耶鲁大学精神病学助理教授伊莉娜·埃斯特利斯(Irina Esterlis)博士说,“这项工作有很重要的意义,因为目前只有两种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局(FDA)批准的治疗PTSD的药物,它们都不是专门针对PTSD研发的,而且都需要几周到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发挥作用。”

此外,目前还没有FDA批准的治疗方法来帮助PTSD患者减轻自杀念头。埃斯特利斯博士表示,如果操纵这种大脑化学物质能起作用,那么这一发现“将是一个重大突破,将减轻许多个人及其家庭的痛苦”。

纤维肌痛可以通过血样检测到

一些人仍然不相信“纤维肌痛”(fibromyalgia)这种疼痛障碍的存在,而且,对这种疾病的诊断仍然十分困难。不过,研究人员可能已经发现了这种疾病存在的证据和治疗方法。在《生物化学杂志》(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今年3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一种新方法发现了纤维肌痛症的分子特征,并且能在血液样本中可靠地检测到这一特征,这一发现或许将为药物治疗该疾病提供新的靶点。

“纤维肌痛症是一种由中枢疼痛处理异常引起的慢性疼痛,”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韦克斯纳医学中心的风湿病学家、医学博士凯文·哈克肖(Kevin Hackshaw)说,“这一发现的重要性在于,纤维肌痛症缺乏可靠的治疗方法。一个可重复的、客观的识别纤维肌痛的标记物可以证实疾病的存在。”虽然还需要对更多的人进行更多的研究,但他希望在五年内能够实现对该疾病的血液检测。

即使没有嗅觉区域,大脑也能闻到气味

如果你以为我们的嗅觉只需要用到鼻子,那发表在今年11月《神经元》(Neuron)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会告诉你,嗅觉没那么简单。嗅球被认为是负责处理气味的大脑结构,但最近针对两位女士的研究发现,即使没有解剖意义上的嗅球,她们仍然有着很好的嗅觉。更多的研究发现,估计约有0.6%的女性可能在没有嗅球的情况下,仍然具有正常的嗅觉。

“没有嗅球的受试者具有正常嗅觉,这一结果有着重要意义,”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神经生物学部门的塔利·韦斯(Tali Weiss)博士说,“这些结果表明,我们应该重新审视先天性嗅觉缺失症(嗅觉障碍)与嗅球缺失之间的因果关系。”虽然还不清楚有些人没有嗅球也具有嗅觉的确切原因,但韦斯博士表示,一种可能是大脑可以在嗅球之外创建一个“嗅觉地图”;或者,“这样的地图对于基本的人类嗅觉并不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你认为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闻到气味,那可能是医学原因让你失去了嗅觉。

细胞死亡中的缺陷可能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

关于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可能导致这些疾病的炎症,我们还有很多需要了解的地方。在今年11月发表于《细胞报导》(Cell Reports)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濒死的白细胞中有一种蛋白质,会向其他细胞发出“找到我”和“吃掉我”的信号,让后者将它们清除(这是细胞程序性死亡的正常过程,每天都会有数百万细胞死亡)。但是,如果这种蛋白质存在缺陷,那死亡的免疫细胞可能就无法从体内清除。“这个过程中的缺陷会引发各种炎症性疾病,比如自体免疫,”澳大利亚拉筹伯分子科学研究所的生物化学家乔治亚·阿特金-史密斯(Georgia Atkin-Smith)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现在,我们第一次对这些疾病的潜在原因有了新的认识。”

大脑会对记忆增强器做出反应

阿尔茨海默氏症和老年痴呆症的记忆丧失,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是永久性的。今年4月发表在《自然-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无害的电流可以刺激大脑更好地工作。波士顿大学心理与脑科学系助理教授罗伯特·莱因哈特(Robert Reinhart)博士说:“我们开发了一种新的方案,将安全、非侵入性且极其微弱的电流应用到人脑中。”然后,利用这种新方法,研究人员发现他们可以精确地改变大脑特定区域之间的交流方式。

“研究结果显著提高了大脑的可塑性(大脑自我修复的自然能力),并改善了60至70岁的健康成年人的短期记忆能力,这种效果持续时间可超过50分钟,”莱因哈特博士说,“这项研究为开发新的无药物神经科学疗法奠定了基础。这些疗法将适用于有记忆问题的人,比如那些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DNA可能只是人体内众多遗传分子中的一种

DNA可能只是人体遗传物质的组成部分之一。你可能也听说过RNA,即核糖核酸,它在基因编码、翻译和调控中都发挥着作用。在今年9月发表在《化学信息与建模杂志》(Journal of Chemical Information and Modeling)上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利用计算技术发现,如果不是生命演化选择了DNA来完成这项任务,可能还有100多万个类似的变体会在遗传中发挥作用。这些分子可能有助于科学家提出新的基于基因的疾病疗法,也会对我们所知的生命演化提出疑问。

美国埃默里大学的生物化学家杰伊·古德温(Jay Goodwin)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思考替代性遗传系统的潜力是非常令人兴奋的,这些系统可能在不同的环境中出现和演化,这一过程甚至可能出现在太阳系的其他行星或卫星上。”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猛击下载:iPhone客户端 猛击下载:Android客户端

保时捷飞行汽车专利曝光:可垂直起降 双座布局

作为一家以生产高级跑车而闻名于全球的保时捷,已经不满足于“仅仅造车”。日前有外媒爆料称,保时捷已经向美国专利局 […]

作为一家以生产高级跑车而闻名于全球的保时捷,已经不满足于“仅仅造车”。日前有外媒爆料称,保时捷已经向美国专利局提交了关于电动飞行器的专利。前不久,美国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就表示,正在与汽车制造商保时捷合作,开发一款能够在城市运输乘客的概念电动飞行汽车。而此次曝光的专利或将是保时捷和波音公司即将要合作制造的飞行汽车。

从曝光的专利图来看,这款飞行器具有VTOL(垂直起降)的能力,四个大型螺旋桨可以给飞行器主力。其中两个螺旋桨可向下翻转以提供推动力,从而可以使车辆像战斗机一张脱离地面,且可以容纳两人。

该专利还提到这款飞行器将采用纯电驱动,其可以使用包括不同尺寸的多个风扇代替自由移动的转子来驱动飞机。

事实上,近年以来各大汽车企业对于空中飞机的探索一直没有停歇。现代和Uber公司合作,计划推出空中飞行出租车,中国品牌吉利也在这个领域颇有研究。

外媒绘制假想图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猛击下载:iPhone客户端 猛击下载:Android客户端

轴子宇宙:巨大无垠的“弦网络”可能铺满整个宇宙

据国外媒体报道,弦理论有一项很古怪的推测,认为宇宙中充斥着成百上千种几乎隐形的粒子,并且在很久很久之前,这些粒 […]

据国外媒体报道,弦理论有一项很古怪的推测,认为宇宙中充斥着成百上千种几乎隐形的粒子,并且在很久很久之前,这些粒子曾经组成过一张横跨整个宇宙的弦网络。尽管还未做到尽善尽美,但弦理论是目前最接近真相的“万物理论”。刚才所说的这些假想粒子名叫“轴子”,假如能证实它们的存在,就意味着我们生活在一个广阔的“轴子宇宙”中。

215px-Calabi_yau_formatted.svg.png

资料图

该理论最出色的地方在于,它并非物理学家的纸上谈兵、无法通过检验来证实。相反,利用目前正在搭建的微波望远镜,我们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能探测到这张巨大无垠的弦网络。

而如果证实了轴子宇宙的存在,我们便朝最终揭开万物之谜迈进了一大步。

弦的“交响乐”

接下来,让我们谈谈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首先,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轴子。轴子由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弗兰克·维尔切克(Frank Wilczek)于1978年命名。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根据物理学家推测,该粒子源自一种特定类型的对称性破缺。

有一种对称名叫CP对称,认为如果将物质与反物质的坐标互换,两者的表现应当完全相同。但这种对称性似乎无法与强核力理论自然吻合。要解开这个谜团,可以引入宇宙中的另一种对称性,从而“纠正”这种错误表现。然而,这种新对称性只有在极高能量下才能实现。在日常的低能状态下,这种对称性就会消失。而为了弥补这一点,物理学家便提出了轴子。

接下来再来谈一谈弦理论。多年来,科学家一直试图用一套统一的理论框架解释包括引力在内的所有自然力。弦理论便是主流框架之一。但由于多种原因,这个问题非常棘手。首先,弦理论要想成立,宇宙就不仅有三个空间维度和一个时间维度,还要有额外的几个空间维度。

肉眼当然是看不见这些额外维度的,否则我们早就会注意到了。因此,这些额外额度的规模一定非常小,并且在极小的尺度上卷曲起来,从而躲过了常规的探测手段。

最困难的是,我们不清楚这些额外维度是如何卷缩的,其卷缩方法可能多达10200种。但它们似乎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即都有轴子的存在。因为根据弦理论,轴子就是缠绕并固定在这些卷缩维度周围的粒子。

此外,弦理论不仅预测了一种轴子,而是可能有成百上千种不同的种类和质量,包括可能出现在强核力理论预测中的轴子。

愚蠢的弦

所以,现在我们有了许多类型不同、质量各异的粒子。但轴子可以构成暗物质吗?对此,我们只能说“或许吧”。但“轴子构成暗物质”的理论需要经过观察验证的挑战,因此一些研究人员决定将注意力放在轴子家族中质量较轻的一类上,努力寻找它们的踪影。

而在这些研究人员开始挖掘早期宇宙中轻如鸿毛的轴子的行为时,他们发现了一些惊人的事情。宇宙在诞生初期曾经历过一系列阶段过渡,从古怪的高能状态变成了常规的低能状态。

这些阶段过渡发生时,宇宙诞生还不到1秒钟。在此过程中,弦理论中的轴子并不是粒子形式,而是呈现为环状和线状,构成了一张横跨整个宇宙的、质量极轻、几乎隐形的网络。

这个假想的“轴子宇宙”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轴子弦。然而,只有弦理论提出了这样的预测。因此,若能证实我们真的生活在轴子宇宙中,对弦理论而言将是一次重大支持。

光线的变换

我们该如何搜索这些轴子弦呢?相关模型预测,轴子弦的质量极轻,因此光线与轴子相撞后不会改变方向,轴子也有可能根本不会与其它粒子发生相互关系。银河系中也许飘浮着成百上千万根轴子弦,而我们根本看不到它们的存在。

但宇宙极其庞大而古老,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一点。而且我们已经意识到,宇宙中存在一种“背景光”。宇宙微波背景(CMB)是宇宙中最古老的光线,从宇宙“幼年时期”(宇宙形成约38万年时)便已经存在。数百亿年来,宇宙一直沐浴在这些光线中。这些光线也在宇宙中无所顾忌地蔓延开去,直到撞上某样东西、挡住它们的去路,譬如我们的微波望远镜。

因此,我们在观察宇宙微波背景时,看到的其实是数百亿光年范围内的宇宙。假如宇宙中横亘着一张巨大的轴子弦,我们便有可能注意到它,就像用手电筒照亮蜘蛛网的效果一样。

在2019年12月5日发表在论文预印网站arXiv上的一篇论文中,研究人员计算了轴子宇宙对宇宙微波背景光线可能产生的影响。结果发现,光线从轴子弦旁边经过的方式可能会改变光线的偏振方向。这是因为宇宙微波背景光线(以及其余所有光线)均由电场波和磁场波构成,光线的偏振方向决定了电场的方向,而当宇宙微波背景光线与轴子相遇时,电场方向也会随之改变。我们可以利用特定的滤光器来确定宇宙微波背景光线的偏振方向,从而捕捉到这种效应。

研究人员发现,假如宇宙中充满轴子弦,会使约1%的宇宙微波背景光线的偏振方向发生变化。这刚好是我们目前探测能力的极限。但科学家正在设计新一代宇宙微波背景绘制设备,如“宇宙起源探测器”、LiteBIRD和“原始膨胀探测器”(PIXIE)等等。这些新型望远镜能够捕捉到轴子宇宙的蛛丝马迹。等它们上任后,我们就能确定自己究竟是生活在一个轴子宇宙中、还是可以排除弦理论的这项预测了。

而无论是哪种结果,都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稿源:新浪科技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猛击下载:iPhone客户端 猛击下载:Android客户端

「易买工品」完成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面向MRO长尾市场增加现货品类

36氪获悉,小企业MRO零售电商易买工品今日宣布完成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由明势资本领投,磐霖资本跟投,经纬中国再次加码。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丰富现货品类,完善售后服务的技术支持,为更多小企业提供更低成本的优质服务。易买工品曾于2019年9月完成由经纬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MRO主要指工业生产中所需的非生产性原料的工业用品。我国MRO行业上下游极其分散:上游SKU超过1000万种;下游企业用户超过600万,占市场规模40%,但却拥有90%的市场总量。当前小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在于:计划能力较…

36氪获悉,小企业MRO零售电商易买工品今日宣布完成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由明势资本领投,磐霖资本跟投,经纬中国再次加码。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丰富现货品类,完善售后服务的技术支持,为更多小企业提供更低成本的优质服务。易买工品曾于2019年9月完成由经纬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

MRO主要指工业生产中所需的非生产性原料的工业用品。我国MRO行业上下游极其分散:上游SKU超过1000万种;下游企业用户超过600万,占市场规模40%,但却拥有90%的市场总量。当前小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在于:计划能力较弱,单价采购量小,加上渠道的数次中转,产品层层加价,使得小企业采购成本高、质量也难以把控。

易买工品的核心优势在于——利用数据驱动的方式做到精准预测、备货,并且使运营体系透明化,从而为小企业提供更低成本、更便捷的长尾现货供应服务。公司目前已经做到将综合费率降低到行业的一半水平,年库存周转率是业内平均20倍。

36氪此前曾对易买工品做过详细报道,公司成立于2016年。至今已累计为近万家年产值在数千万元的小企业提供了长尾现货供应链服务。

以下为36氪9月报道原文

36氪获悉,小企业MRO电商易买工品于近日完成1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经纬中国领投,顺为资本跟投,老股东磐霖资本持续跟进,42章经旗下42 Capital担任独家融资顾问。本次融资将会用于增加现货品类、完善售后服务和技术支持,提高供应链能力和服务水平。

易买工品成立于2016年,是一个小企业MRO零售电商平台,为小企业提供长尾现货供应链。公司切入这个市场的主要原因在于市场规模和市场需求两方面:

  • 关于市场规模,公司CEO朱洪涛表示:“目前中国年产值2千万以下的小型制造业公司占市场总量约为90%,拥有40%的市场规模。”这为易买工品提供了业务发展空间。

  • 关于市场需求,自动化零部件一直是MRO采购的核心痛点。设备的备品备件规格极其长尾,对生产经营有直接影响,是所有制造业企业的核心痛点。小企业更是面临信息不对称、信息滞后造成的供应链效率低下等问题。因此,小客户需要的核心服务就是长尾现货供应链

基于以上市场现状,易买工品用3年时间开发了符合公司自身业务场景需求的数据分析平台,利用数据模型计算做到精准备货,能够大幅度减少过去对经验的依赖,从而做到以较低成本打造长尾现货供应链。

2018-2019年,公司营业额增长3倍,年库存周转率为60次。

在面向终端用户的MRO 零售电商领域,易买工品CEO朱洪涛认为,目前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还是传统的零售实体市场。易买工品的竞争优势在于:

  • 通过极低成本为海量小企业提供长尾现货供应链服务。

  • 为品牌商和一级代理商提供高效的数字化渠道,拓展小客户零售市场。

经纬中国合伙人熊飞表示:易买工品专注于小企业的工业品采购市场,通过技术创新与数据驱动的便捷交付模式,实现以极低成本为海量小企业提供长尾现货服务,帮助小企业更容易、更便宜、更方便地采购工业品。同时,核心团队深耕MRO工业品领域多年,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与较深的战略思考。我们很看好易买团队继续围绕广大小企业,快速成为国内工业品领域的MonotaRO。

磐霖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李宇辉表示:易买工品以“数据驱动”+“系统决策”模式来快速满足中小微客户的零部件采购需求。极大的提升了小微制造型企业的供应链体系。本轮磐霖资本大比例进行追加投资,期待易买工品在MRO工业品领域的持续高速成长。

当人工智能成为艺术工具,人类的创造力如何长存?

编者按:本文来自放大灯 (ID:guokr233),作者 阿肯,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愿人类创造力永存》。

最近几年,有一个怪影在艺术圈游荡,它的艺术创作,尤其是画作,赚足了掌声和骂名。

在拍卖行,其画作以高价拍卖;在画廊,看客络绎不绝。

2018年,由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 创作的名为 Edmond de Belamy (一个杜撰出来的贵族名字)的画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 432,500 美元的价格成交。据说这幅画一直是此类画作拍卖价格记录保持者。

《贵族画像》,作者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 Art (直译:显然艺术)Portrait of Edmond Belamy, 2018, Obvious Art

另一幅作品,《夜明けの湖沼の勝川》(Katsuwaka of the Dawn Lagoon)则以 16,250 美元的价格在苏富比拍卖行成交。

《夜明けの湖沼の勝川》,作者同上Katsuwaka of the Dawn Lagoon, 2018, Obvious Art

不光有静态画作,还有动态画作,德国艺术家马里奥·克林格曼(Mario Klingemann)创造的无限不循环肖像流《路人记忆1》(Memories of Passersby I)以 40,000 英镑拍出。

《路人记忆》,作者德国艺术家马里奥·科灵格曼Memories of Passersby I, 2019, Mario KlingemannImage: ONKAOS, Sotheby’s

纽约 Bitforms 画廊的老板史蒂文·沙克斯(Steven Sacks)表示他有客户已在此类艺术品上赚了 60 万美元 [1]。

苏富比拍卖行“当代艺术下午拍卖会”的负责人马克斯·摩尔(Max Moore)表示,这类艺术创作的出现是艺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1]。

这类艺术家及其画作,已被艺术家、学者和媒体公认为一股势力——艺术评论家、学者大费口舌笔墨,媒体以褒贬不一的吸睛标题轮番报道。

但稍有审美意识的人都不免皱眉头。这些高价作品,无非是对某些流派的拙劣模仿,何以吸引众人目光,且以天价拍卖?

在这些拍卖与炒作中,审美价值退居其次,值钱的是概念,即所谓“人工智能”——以上作品,均出自人工智能软件。

那个在艺术圈游荡的怪影,就是人工智能。“超人类”的创作概念,成了吸睛和吸金的最强理由。

但请注意,所谓“人工智能的创造力”,更多出自人类之手,而非机器。这些人工智能,通过学习人类的艺术作品进行的创作,依然廉价。

就算哪天AI作品真能令缪斯汗颜,维纳斯落泪,它依然没有灵魂。

摄影,灵感缪斯……的婢女

创造力只来自人类吗?

这个问题是否过于“人类沙文主义”了?并不。把历史拉长了来看,画作艺术遇到的最早挑战者并非人工智能,也许是摄影——一个“机器辅助创作”的艺术。

路易斯·达盖尔(Louis Daguerre),这位法国巴黎一家歌剧院的首席布景画家,在1839 年发明了银版摄影法,该法是商业摄影的鼻祖。

路易斯·达盖尔Louis Daguerre (1787 – 1851)

当时,“品位主义者”并不认同摄影的价值,他们轻蔑地认为,摄影完成的是机械性的工作。但同时代的画家保罗·德拉罗什(Paul Delaroche)则持悲观态度,他断言:“从今天开始,绘画这门艺术死了!”

“摄影是否是艺术”?这是艺术界几十年来的经典之问。

这场辩论主要有三类观点:

第一类观点,认为摄影完全不能归到艺术范畴,不然艺术的概念会毁灭;第二类观点,认为摄影可以为艺术提供参考,但不等同于艺术;第三类观点则认为,摄影会像绘画一样成为重要的艺术形式。

一开始,摄影帮助画家大幅提高写实技法。

19世纪的许多画家,例如包括约翰·艾佛雷特·米莱(John Everett Millais)在内的前拉斐尔派画家,和包括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在内的新古典主义者,都在相机的帮助下创造了大量写实作品。

《伴娘》,作者约翰·埃弗里特·米莱斯,现藏于剑桥大学菲茨威廉博物馆The Bridesmaid, 1851, John Everett Millais,The Fitzwilliam Museum, Cambridge

《朱庇特与西提斯》,作者让·安格尔,现藏于法国格兰尼特博物馆Jupiter and Thetis, 1811, 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Musée Granet

但是,相机的普及带来一个问题:如果将写实主义简化为机械过程,那画家是做什么的?

这个问题促使画家们开始运用抽象概念。

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的调性主义(Tonalism)运动推崇大气的、带有强烈情绪色彩的画面。他批评道:

“只会写实的人太可怜了。如果看到什么就画什么的人是画家,那么画家之王就是摄影师。艺术家的工作应该超越写实。”

《瓦尔帕莱索的粉黛暮色》,作者詹姆斯·惠斯勒Crepuscule in Flesh Colour and Green:Valparaiso, 1866,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Image relea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CC-BY-NC-ND (3.0 Unported)

象征主义者和后印象派艺术家完全摆脱了感知现实主义。那个画出《呐喊》的挪威著名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则更直截了当:

“我庆幸摄影只是人间的工具,而不能在天堂和地狱中使用。我一点也不担心摄影会取代绘画,因为我画的都是那些有血有肉,敢爱敢恨,有灵魂的人。”

1888 年艺术品商人提奥,收到了一封哥哥梵高的信,后者在信中对摄影也不屑一顾:

“你必须大胆发挥色彩产生的和谐或不和谐的影响。画画也是这个道理,准确的构图和调色都不是重点,那些逼真的图像都算不上绘画,只不过是照片而已。”

但要说摄影对艺术画作没有影响,也未免掩耳盗铃。

事实上,诞生于20 世纪的当代艺术,就大方地从摄影中汲取灵感。如艾蒂安-朱尔·马雷(E’tienne-Jules Marey)的多重曝光摄影,推动了未来主义和立体主义,杜尚的《下楼的裸女2》(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No. 2)即是其中经典之作。

《下楼梯的裸女》,作者马塞尔·杜尚,现藏于费城艺术博物馆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No. 2, 1912,Marcel Duchamp,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艺术家们把摄影当成写实的工具,并在这个过程中萌发了更多的灵感,从现实主义中跳脱。所以不妨说,“镜头后的那颗头才是创作的核心”,人们劝阻器材党多注意创作技巧的那句话,依然适用于“摄影—绘画”:摄影至今还是作为艺术家的工具而存在,而不是取代艺术家存在。

最终,摄影作为一种写实工具对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摄影也成为一种公认的创作形式,许多照片被作为艺术作品展出并以天文价格拍卖。

“新工具、新技术促进艺术进步”的例子很多,电影、3D 动画、生成艺术等,莫不如是。

人工智能可以变成缪斯本人吗?

摄影和电影的相机按照设定好的机制捕捉光,并把光转换成图像;3D 动画软件按照固定的算法,把输入的参数转变成图像;生成艺术按照艺术家设定好的图像生成公式创造图像……

这些都是艺术创作的工具,但人工智能可能例外。当下最为前沿的机器辅助艺术创作,它和上面这些技术比,一样吗?

与传统工具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会观察和学习。它观察周围环境,过去的数据以及系统过去对数据的反应自动导出规则,然后遵循这些规则来运作。这些规则可能会随着系统不断累积新数据而变化。

看起来有点“人性化创作”了,对不对?

我们需要论证机器的“创造力”。如果我们将创造力定义为改变现有规则的能力,人工智能系统与传统工具的区别,能让人工智能系统获得真正的创造力吗?

《开裂》(生成艺术),作者马里乌斯·沃兹Ucracking, Marius Watz

 被动学习的人工智能 –

2015 年的 DeepDream,是最早的人工智能艺术应用之一,这个程序由 Google 工程师亚历山大·莫德温采夫(Alexander Mordvintsev) 开发。它通过“空想性视觉错觉”来重新构造现有的图像,让现有的图像给人如梦似幻的感觉(当然也可能是密恐噩梦)。

有人用 DeepDream 画了9.11 事件中冒烟的双子塔。

输出结果,就是一些变形的狗从两个柱子里冒了出来。

DeepDream生成的图片,来源:TwitterDeepDream generated picture, Twitter

但,为什么画中出现的是狗?画中出现狗的意义在哪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深意:只不过因为训练 DeepDream 模型的源数据里有很多狗罢了。

DeepDream 创造的作品可以博人一哂,“狗头大集合”离真正的艺术还很远。

 AI是规则的奴隶 –

人工智能系统的观察、学习与创作的规则,本质是人为设计的产物,人工智能系统仍按人为规则运行。

为了博人眼球,一些新闻媒体喜欢把人工智能拟人化,搞一些大新闻出来。在这些新闻里,人工智能的制造者——人——似乎成为了造物主,或者直接点说,神。

有时,人工智能好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

2017 年,Facebook 的研究人员发现,他们的机器人正在以一种人类无法理解的语言“聊天”。媒体热炒“这意味着机器人的谈判技能可能超过了人类”。而之后有学者辟谣,称超越人类是无稽之谈,机器人之所以说出人类听不懂的话,只是因为它们不知道正确的语法。

有时,人工智能又变成了艺术家。

2017 年,弹奏马林巴琴的机器人西蒙(Shimon)可以独立作曲了,媒体惊呼机器人作曲家问世了;2018 年,微软出了一个可以按照人的指令画画的机器人,媒体又把该机器人描述成一个画家。

之后,你甚至能看到人工智能被人们赋予各种技能:作诗、唱歌甚至写文言文……唱念作打,就差舞枪弄棒了。

这类描述未免有误导之嫌,甚至会造成恐慌。

在大众媒体的话语体系中, “训练”人工智能模型,很容易和人类“学习”混淆起来,但实际上,训练≠学习。

“训练”人工智能模型去解决问题,前期需要人工定义场景及问题,获取充分的数据并测试不同的方法,还需要开发者大量的专业知识和实验。解决新问题时,训练前期准备工作又要重新来一遍。

和人的智慧相比,人工智能模型很渺小,只能针对预设的问题发挥作用,而且在简单的问题上也不能保证 100% 正确。简而言之,人工智能不具备人类的理解能力。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人工智能作画。

2019 年 3 月,计算机科学博士艾哈迈德·艾尔加马尔(Ahmed Elgammal)将他创造的机器画家 AICAN 创作的作品,拿到纽约的当代艺术画廊 HG Contemporary 展出。

展览的名字叫《超越时空的无脸肖像》(Faceless Portraits Transcending Time)。该展览的主题是:艺术创造中人与机器的历史性协作,以及人工智能在反映人类意识或者潜意识中所扮演的角色。

请原谅……我真不理解这些画怎么体现第二个主题,你看它们都长这样——

《无脸肖像#3》《无脸肖像#5》《无脸男人像》,作者:艾哈迈德·埃尔加马尔博士Faceless Portrait #3, #5, Faceless Portrait of a Man, 2019, AICAN/Dr. Ahmed Elgammal/courtesy HG Contemporary

按照这个展览的宣传手册的话说:

“人工智能画家 AICAN(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re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模拟人对美学反应的心理学模型。它已经学习了十万个以上跨越五个世纪的代表性西方艺术作品,以及审美及艺术形式随着时间的演变。在没有人类艺术家参与的情况下,AICAN 会选择其作品的样式、主题、构图、颜色和纹理,结合它所学来进行独立的创作。AICAN为过去和现在的艺术家提供了跨世纪艺术史进行对话的新方式。”

看不懂就对了,我们猜这段话里满篇都写着“借鉴”。

AICAN 的创作者自己表示:人工智能艺术和摄影有异曲同工之妙。支持者认为,人工智能艺术终有一天会有和摄影一样的地位。

AICAN 的画作标价从 8,000 到 25,000 美元不等,有一些已经预售出去了,还有一幅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了 16,000 美元。

貌似还挺受欢迎嘛。还有评论煞有介事地说,它在随机的创作过程中机缘巧合地创造了美,这就是 AICAN的吸引人之处。

但如此漫无目的、机缘巧合何以有资格称作“创造力”?这也是人工智能画作普遍遭受的质疑之处。又如,本文开篇提到的画作 Edmond de Belamy 就不免被吐槽。许多人指出,这幅画缺乏创意,艺术团体 Obvious 为了拍卖,只不过借用了别人的代码,就以“创造力不仅仅属于人类”的口号大肆宣传。还有人嘲笑 Obvious 只是简单地打印出粗劣的艺术作品罢了。

 人工智能是合格的劳动者 –

人工智能是理想的脑力劳动者,只要有明确的指令,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繁重的任务。

2019 年 9 月,学者安东尼·布劳奇(Anthony Bourached )和乔治·坎恩(George Cann )在 arXiv 上发了论文,阐述了他们如何从毕加索的画《弹吉他的老人》(The Old Guitarist)中还原了一幅世人没有见过的画,《失落的女人》(La femme perdue)[5]。

在毕加索的年代,画布比较紧缺,很多人只能在原来的画上重新作画,所以 《弹吉他的老人》下面还有一幅画。在下方的图里,你也能隐约看出有一个女人的肖像。

《弹吉他的老人》(或译《老吉他手》),作者巴勃罗·毕加索,现藏于芝加哥艺术学院The Old Guitarist, 1904, Pablo Picasso,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弹吉他的老人》作于 1903 年到 1904 年,是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代表作。当时他在巴黎穷困潦倒,所以在画里用蓝色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孤独和彷徨。背后这张女人的肖像很有价值,为研究毕加索“蓝色时期” 的作品以及他本人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失落的女人》还原图,作者安东尼·布劳奇、乔治·坎恩La femme perdue, Anthony Bourached, George Cann

复原画作的过程是,以 X 光分离出的这幅画的黑白图像为框架,再用毕加索的另一幅画《生活》(La Vie) 当做他作画风格的参考,让神经网络重构这幅隐藏的画。

还原过程 | 作者 安东尼·布劳奇、乔治·坎恩

但是还原效果不理想,这个工作换成人工也能做,甚至可以做得更出色。人工智能的唯一优势在于,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重复性任务。

 解读AI画作,是来自观众的艺术 –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

AI本身作画时,没有什么主观情绪输出,也没有什么故事,单纯只是观众——艺术业界、AI从业者等等,内心小剧场停不下来的“戏精”解读。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二次创作。

目前,人工智能还没有成为文艺女神缪斯。它和摄影一样,作为工具,服务于灵感。

拿着爱的号码牌的人,是我们自己

一直以来,人工智能除了带来便利,还有恐惧,因此人们倾向于将自己和机器划清界限。

有观点称,越来越多的画作被冠上人工智能的名字,意味着人和机器之间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将人类创造力赋予机器只是一个开始,随之而来的是人格、自我意识、思想等等。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悲观。是否让机器统治人类,决定权在我们自己手上。如果有一天人类把创造力归功于机器,拿一定不是机器有什么过人之处,而是人类自降了身份。

好在,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这么蠢。

过去,没有任何艺术作品的作者署名为一台电脑或者一部相机,就算是在署名里提到了机器,也是向“创造机器的人类团队”致敬。比如,某些摄影作品里,署名旁边会加用了哪一款相机,比如莱卡、哈苏等,那是为了承认相机设计团队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现在,即使人们给人工智能画作戴上人工智能的帽子,人们讨论更多的还是创造人工智能画作的团队。比如提起《路人记忆1》 ,人们自然而然会提到德国艺术家马里奥·克林格曼,没有人会提到他用的那台电脑;提到《夜明けの湖沼の勝川》以及Edmond De Belamy 时,大家都在说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而提到人工智能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罗格斯艺术与人工智能实验室(Rutgers’ Art & AI Lab)的作品。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艺术工具,无论有什么争议,和之前所有的新技术一样,都会有相似的发展路径。我们认可人工智能,将它当做工具,为艺术的发展提供灵感。

同时,我们必须自问,在机器能够执行复杂、抽象、创造性的任务的时代,我们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References:

[1] Staff Writer. These Ai-generated Artworks Could Fetch Up to $41,000 at Auction. Prestige.https://www.prestigeonline.com/th/pursuits/art-culture/these-ai-generated-artworks-could-fetch-up-to-41000-at-auction/

[2] James Vincent. A never-ending stream of AI art goes up for auction. The Verge.https://www.theverge.com/2019/3/5/18251267/ai-art-gans-mario-klingemann-auction-sothebys-technology

[3] Sean Dorrance Kelly. A philosopher argues that an AI can’t be an artist. MIT Technology Review.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2913/a-philosopher-argues-that-an-ai-can-never-be-an-artist/

[4] Ahmed Elgammal. AI Is Blurring the Definition of Artist. American Scientist.https://www.americanscientist.org/article/ai-is-blurring-the-definition-of-artist

[5] Anthony Bourached, George Cann. Raiders of the Lost Art. arXiv.org.https://arxiv.org/abs/1909.05677

[6] Raya Bidshahri. The Rise of AI Art—and What It Means for Human Creativity. Singularity Hub.https://singularityhub.com/2019/06/17/the-rise-of-ai-art-and-what-it-means-for-human-creativity/

[7] Allyssia Alleyne, A sign of things to come? AI-produced artwork sells for $433K, smashing expectations. CNN.https://edition.cnn.com/style/article/obvious-ai-art-christies-auction-smart-creativity/index.html

编者按:本文来自放大灯 (ID:guokr233),作者 阿肯,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愿人类创造力永存》。

最近几年,有一个怪影在艺术圈游荡,它的艺术创作,尤其是画作,赚足了掌声和骂名。

在拍卖行,其画作以高价拍卖;在画廊,看客络绎不绝。

2018年,由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 创作的名为 Edmond de Belamy (一个杜撰出来的贵族名字)的画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 432,500 美元的价格成交。据说这幅画一直是此类画作拍卖价格记录保持者。

《贵族画像》,作者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 Art (直译:显然艺术)Portrait of Edmond Belamy, 2018, Obvious Art

另一幅作品,《夜明けの湖沼の勝川》(Katsuwaka of the Dawn Lagoon)则以 16,250 美元的价格在苏富比拍卖行成交。

《夜明けの湖沼の勝川》,作者同上Katsuwaka of the Dawn Lagoon, 2018, Obvious Art

不光有静态画作,还有动态画作,德国艺术家马里奥·克林格曼(Mario Klingemann)创造的无限不循环肖像流《路人记忆1》(Memories of Passersby I)以 40,000 英镑拍出。

《路人记忆》,作者德国艺术家马里奥·科灵格曼Memories of Passersby I, 2019, Mario KlingemannImage: ONKAOS, Sotheby's

纽约 Bitforms 画廊的老板史蒂文·沙克斯(Steven Sacks)表示他有客户已在此类艺术品上赚了 60 万美元 [1]。

苏富比拍卖行“当代艺术下午拍卖会”的负责人马克斯·摩尔(Max Moore)表示,这类艺术创作的出现是艺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1]。

这类艺术家及其画作,已被艺术家、学者和媒体公认为一股势力——艺术评论家、学者大费口舌笔墨,媒体以褒贬不一的吸睛标题轮番报道。

但稍有审美意识的人都不免皱眉头。这些高价作品,无非是对某些流派的拙劣模仿,何以吸引众人目光,且以天价拍卖?

在这些拍卖与炒作中,审美价值退居其次,值钱的是概念,即所谓“人工智能”——以上作品,均出自人工智能软件。

那个在艺术圈游荡的怪影,就是人工智能。“超人类”的创作概念,成了吸睛和吸金的最强理由。

但请注意,所谓“人工智能的创造力”,更多出自人类之手,而非机器。这些人工智能,通过学习人类的艺术作品进行的创作,依然廉价。

就算哪天AI作品真能令缪斯汗颜,维纳斯落泪,它依然没有灵魂。

摄影,灵感缪斯……的婢女

创造力只来自人类吗?

这个问题是否过于“人类沙文主义”了?并不。把历史拉长了来看,画作艺术遇到的最早挑战者并非人工智能,也许是摄影——一个“机器辅助创作”的艺术。

路易斯·达盖尔(Louis Daguerre),这位法国巴黎一家歌剧院的首席布景画家,在1839 年发明了银版摄影法,该法是商业摄影的鼻祖。

路易斯·达盖尔Louis Daguerre (1787 – 1851)

当时,“品位主义者”并不认同摄影的价值,他们轻蔑地认为,摄影完成的是机械性的工作。但同时代的画家保罗·德拉罗什(Paul Delaroche)则持悲观态度,他断言:“从今天开始,绘画这门艺术死了!”

“摄影是否是艺术”?这是艺术界几十年来的经典之问。

这场辩论主要有三类观点:

第一类观点,认为摄影完全不能归到艺术范畴,不然艺术的概念会毁灭;第二类观点,认为摄影可以为艺术提供参考,但不等同于艺术;第三类观点则认为,摄影会像绘画一样成为重要的艺术形式。

一开始,摄影帮助画家大幅提高写实技法。

19世纪的许多画家,例如包括约翰·艾佛雷特·米莱(John Everett Millais)在内的前拉斐尔派画家,和包括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在内的新古典主义者,都在相机的帮助下创造了大量写实作品。

《伴娘》,作者约翰·埃弗里特·米莱斯,现藏于剑桥大学菲茨威廉博物馆The Bridesmaid, 1851, John Everett Millais,The Fitzwilliam Museum, Cambridge

《朱庇特与西提斯》,作者让·安格尔,现藏于法国格兰尼特博物馆Jupiter and Thetis, 1811, 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Musée Granet

但是,相机的普及带来一个问题:如果将写实主义简化为机械过程,那画家是做什么的?

这个问题促使画家们开始运用抽象概念。

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的调性主义(Tonalism)运动推崇大气的、带有强烈情绪色彩的画面。他批评道:

“只会写实的人太可怜了。如果看到什么就画什么的人是画家,那么画家之王就是摄影师。艺术家的工作应该超越写实。”

《瓦尔帕莱索的粉黛暮色》,作者詹姆斯·惠斯勒Crepuscule in Flesh Colour and Green:Valparaiso, 1866,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Image relea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CC-BY-NC-ND (3.0 Unported)

象征主义者和后印象派艺术家完全摆脱了感知现实主义。那个画出《呐喊》的挪威著名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则更直截了当:

“我庆幸摄影只是人间的工具,而不能在天堂和地狱中使用。我一点也不担心摄影会取代绘画,因为我画的都是那些有血有肉,敢爱敢恨,有灵魂的人。”

1888 年艺术品商人提奥,收到了一封哥哥梵高的信,后者在信中对摄影也不屑一顾:

“你必须大胆发挥色彩产生的和谐或不和谐的影响。画画也是这个道理,准确的构图和调色都不是重点,那些逼真的图像都算不上绘画,只不过是照片而已。”

但要说摄影对艺术画作没有影响,也未免掩耳盗铃。

事实上,诞生于20 世纪的当代艺术,就大方地从摄影中汲取灵感。如艾蒂安-朱尔·马雷(E’tienne-Jules Marey)的多重曝光摄影,推动了未来主义和立体主义,杜尚的《下楼的裸女2》(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No. 2)即是其中经典之作。

《下楼梯的裸女》,作者马塞尔·杜尚,现藏于费城艺术博物馆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No. 2, 1912,Marcel Duchamp,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艺术家们把摄影当成写实的工具,并在这个过程中萌发了更多的灵感,从现实主义中跳脱。所以不妨说,“镜头后的那颗头才是创作的核心”,人们劝阻器材党多注意创作技巧的那句话,依然适用于“摄影—绘画”:摄影至今还是作为艺术家的工具而存在,而不是取代艺术家存在。

最终,摄影作为一种写实工具对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摄影也成为一种公认的创作形式,许多照片被作为艺术作品展出并以天文价格拍卖。

“新工具、新技术促进艺术进步”的例子很多,电影、3D 动画、生成艺术等,莫不如是。

人工智能可以变成缪斯本人吗?

摄影和电影的相机按照设定好的机制捕捉光,并把光转换成图像;3D 动画软件按照固定的算法,把输入的参数转变成图像;生成艺术按照艺术家设定好的图像生成公式创造图像……

这些都是艺术创作的工具,但人工智能可能例外。当下最为前沿的机器辅助艺术创作,它和上面这些技术比,一样吗?

与传统工具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会观察和学习。它观察周围环境,过去的数据以及系统过去对数据的反应自动导出规则,然后遵循这些规则来运作。这些规则可能会随着系统不断累积新数据而变化。

看起来有点“人性化创作”了,对不对?

我们需要论证机器的“创造力”。如果我们将创造力定义为改变现有规则的能力,人工智能系统与传统工具的区别,能让人工智能系统获得真正的创造力吗?

《开裂》(生成艺术),作者马里乌斯·沃兹Ucracking, Marius Watz

 被动学习的人工智能 –

2015 年的 DeepDream,是最早的人工智能艺术应用之一,这个程序由 Google 工程师亚历山大·莫德温采夫(Alexander Mordvintsev) 开发。它通过“空想性视觉错觉”来重新构造现有的图像,让现有的图像给人如梦似幻的感觉(当然也可能是密恐噩梦)。

有人用 DeepDream 画了9.11 事件中冒烟的双子塔。

输出结果,就是一些变形的狗从两个柱子里冒了出来。

DeepDream生成的图片,来源:TwitterDeepDream generated picture, Twitter

但,为什么画中出现的是狗?画中出现狗的意义在哪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深意:只不过因为训练 DeepDream 模型的源数据里有很多狗罢了。

DeepDream 创造的作品可以博人一哂,“狗头大集合”离真正的艺术还很远。

 AI是规则的奴隶 –

人工智能系统的观察、学习与创作的规则,本质是人为设计的产物,人工智能系统仍按人为规则运行。

为了博人眼球,一些新闻媒体喜欢把人工智能拟人化,搞一些大新闻出来。在这些新闻里,人工智能的制造者——人——似乎成为了造物主,或者直接点说,神。

有时,人工智能好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

2017 年,Facebook 的研究人员发现,他们的机器人正在以一种人类无法理解的语言“聊天”。媒体热炒“这意味着机器人的谈判技能可能超过了人类”。而之后有学者辟谣,称超越人类是无稽之谈,机器人之所以说出人类听不懂的话,只是因为它们不知道正确的语法。

有时,人工智能又变成了艺术家。

2017 年,弹奏马林巴琴的机器人西蒙(Shimon)可以独立作曲了,媒体惊呼机器人作曲家问世了;2018 年,微软出了一个可以按照人的指令画画的机器人,媒体又把该机器人描述成一个画家。

之后,你甚至能看到人工智能被人们赋予各种技能:作诗、唱歌甚至写文言文……唱念作打,就差舞枪弄棒了。

这类描述未免有误导之嫌,甚至会造成恐慌。

在大众媒体的话语体系中, “训练”人工智能模型,很容易和人类“学习”混淆起来,但实际上,训练≠学习。

“训练”人工智能模型去解决问题,前期需要人工定义场景及问题,获取充分的数据并测试不同的方法,还需要开发者大量的专业知识和实验。解决新问题时,训练前期准备工作又要重新来一遍。

和人的智慧相比,人工智能模型很渺小,只能针对预设的问题发挥作用,而且在简单的问题上也不能保证 100% 正确。简而言之,人工智能不具备人类的理解能力。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人工智能作画。

2019 年 3 月,计算机科学博士艾哈迈德·艾尔加马尔(Ahmed Elgammal)将他创造的机器画家 AICAN 创作的作品,拿到纽约的当代艺术画廊 HG Contemporary 展出。

展览的名字叫《超越时空的无脸肖像》(Faceless Portraits Transcending Time)。该展览的主题是:艺术创造中人与机器的历史性协作,以及人工智能在反映人类意识或者潜意识中所扮演的角色。

请原谅……我真不理解这些画怎么体现第二个主题,你看它们都长这样——

《无脸肖像#3》《无脸肖像#5》《无脸男人像》,作者:艾哈迈德·埃尔加马尔博士Faceless Portrait #3, #5, Faceless Portrait of a Man, 2019, AICAN/Dr. Ahmed Elgammal/courtesy HG Contemporary

按照这个展览的宣传手册的话说:

“人工智能画家 AICAN(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re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模拟人对美学反应的心理学模型。它已经学习了十万个以上跨越五个世纪的代表性西方艺术作品,以及审美及艺术形式随着时间的演变。在没有人类艺术家参与的情况下,AICAN 会选择其作品的样式、主题、构图、颜色和纹理,结合它所学来进行独立的创作。AICAN为过去和现在的艺术家提供了跨世纪艺术史进行对话的新方式。”

看不懂就对了,我们猜这段话里满篇都写着“借鉴”。

AICAN 的创作者自己表示:人工智能艺术和摄影有异曲同工之妙。支持者认为,人工智能艺术终有一天会有和摄影一样的地位。

AICAN 的画作标价从 8,000 到 25,000 美元不等,有一些已经预售出去了,还有一幅在慈善拍卖会上卖出了 16,000 美元。

貌似还挺受欢迎嘛。还有评论煞有介事地说,它在随机的创作过程中机缘巧合地创造了美,这就是 AICAN的吸引人之处。

但如此漫无目的、机缘巧合何以有资格称作“创造力”?这也是人工智能画作普遍遭受的质疑之处。又如,本文开篇提到的画作 Edmond de Belamy 就不免被吐槽。许多人指出,这幅画缺乏创意,艺术团体 Obvious 为了拍卖,只不过借用了别人的代码,就以“创造力不仅仅属于人类”的口号大肆宣传。还有人嘲笑 Obvious 只是简单地打印出粗劣的艺术作品罢了。

 人工智能是合格的劳动者 –

人工智能是理想的脑力劳动者,只要有明确的指令,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繁重的任务。

2019 年 9 月,学者安东尼·布劳奇(Anthony Bourached )和乔治·坎恩(George Cann )在 arXiv 上发了论文,阐述了他们如何从毕加索的画《弹吉他的老人》(The Old Guitarist)中还原了一幅世人没有见过的画,《失落的女人》(La femme perdue)[5]。

在毕加索的年代,画布比较紧缺,很多人只能在原来的画上重新作画,所以 《弹吉他的老人》下面还有一幅画。在下方的图里,你也能隐约看出有一个女人的肖像。

《弹吉他的老人》(或译《老吉他手》),作者巴勃罗·毕加索,现藏于芝加哥艺术学院The Old Guitarist, 1904, Pablo Picasso,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弹吉他的老人》作于 1903 年到 1904 年,是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代表作。当时他在巴黎穷困潦倒,所以在画里用蓝色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孤独和彷徨。背后这张女人的肖像很有价值,为研究毕加索“蓝色时期” 的作品以及他本人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失落的女人》还原图,作者安东尼·布劳奇、乔治·坎恩La femme perdue, Anthony Bourached, George Cann

复原画作的过程是,以 X 光分离出的这幅画的黑白图像为框架,再用毕加索的另一幅画《生活》(La Vie) 当做他作画风格的参考,让神经网络重构这幅隐藏的画。

还原过程 | 作者 安东尼·布劳奇、乔治·坎恩

但是还原效果不理想,这个工作换成人工也能做,甚至可以做得更出色。人工智能的唯一优势在于,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重复性任务。

 解读AI画作,是来自观众的艺术 –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

AI本身作画时,没有什么主观情绪输出,也没有什么故事,单纯只是观众——艺术业界、AI从业者等等,内心小剧场停不下来的“戏精”解读。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二次创作。

目前,人工智能还没有成为文艺女神缪斯。它和摄影一样,作为工具,服务于灵感。

拿着爱的号码牌的人,是我们自己

一直以来,人工智能除了带来便利,还有恐惧,因此人们倾向于将自己和机器划清界限。

有观点称,越来越多的画作被冠上人工智能的名字,意味着人和机器之间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将人类创造力赋予机器只是一个开始,随之而来的是人格、自我意识、思想等等。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悲观。是否让机器统治人类,决定权在我们自己手上。如果有一天人类把创造力归功于机器,拿一定不是机器有什么过人之处,而是人类自降了身份。

好在,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这么蠢。

过去,没有任何艺术作品的作者署名为一台电脑或者一部相机,就算是在署名里提到了机器,也是向“创造机器的人类团队”致敬。比如,某些摄影作品里,署名旁边会加用了哪一款相机,比如莱卡、哈苏等,那是为了承认相机设计团队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现在,即使人们给人工智能画作戴上人工智能的帽子,人们讨论更多的还是创造人工智能画作的团队。比如提起《路人记忆1》 ,人们自然而然会提到德国艺术家马里奥·克林格曼,没有人会提到他用的那台电脑;提到《夜明けの湖沼の勝川》以及Edmond De Belamy 时,大家都在说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而提到人工智能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罗格斯艺术与人工智能实验室(Rutgers’ Art & AI Lab)的作品。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艺术工具,无论有什么争议,和之前所有的新技术一样,都会有相似的发展路径。我们认可人工智能,将它当做工具,为艺术的发展提供灵感。

同时,我们必须自问,在机器能够执行复杂、抽象、创造性的任务的时代,我们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References:

[1] Staff Writer. These Ai-generated Artworks Could Fetch Up to $41,000 at Auction. Prestige.https://www.prestigeonline.com/th/pursuits/art-culture/these-ai-generated-artworks-could-fetch-up-to-41000-at-auction/

[2] James Vincent. A never-ending stream of AI art goes up for auction. The Verge.https://www.theverge.com/2019/3/5/18251267/ai-art-gans-mario-klingemann-auction-sothebys-technology

[3] Sean Dorrance Kelly. A philosopher argues that an AI can’t be an artist. MIT Technology Review.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2913/a-philosopher-argues-that-an-ai-can-never-be-an-artist/

[4] Ahmed Elgammal. AI Is Blurring the Definition of Artist. American Scientist.https://www.americanscientist.org/article/ai-is-blurring-the-definition-of-artist

[5] Anthony Bourached, George Cann. Raiders of the Lost Art. arXiv.org.https://arxiv.org/abs/1909.05677

[6] Raya Bidshahri. The Rise of AI Art—and What It Means for Human Creativity. Singularity Hub.https://singularityhub.com/2019/06/17/the-rise-of-ai-art-and-what-it-means-for-human-creativity/

[7] Allyssia Alleyne, A sign of things to come? AI-produced artwork sells for $433K, smashing expectations. CNN.https://edition.cnn.com/style/article/obvious-ai-art-christies-auction-smart-creativity/index.html

美国“独角兽”环保鞋履品牌 「Allbirds」将完成7500万美元D轮融资,主打羊毛编织休闲鞋

据 BrandStar 报道,美国 Allbirds 即将筹集7500万美元D轮融资,由 Baillie Gifford 和 Fidelity Management & Research 领投。本轮融资后,Allbirds 的总融资额将超过1.5 亿美元。D轮融资的资金将用于支持公司增长,重点投资支持材料研发,并推动可持续技术方案的创新。Allbirds 是一家环保鞋履品牌,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由 Joseph Zwillinger、Joseph Zwilling…

BrandStar 报道,美国 Allbirds 即将筹集7500万美元D轮融资,由 Baillie Gifford 和 Fidelity Management & Research 领投。本轮融资后,Allbirds 的总融资额将超过1.5 亿美元。D轮融资的资金将用于支持公司增长,重点投资支持材料研发,并推动可持续技术方案的创新。

Allbirds 是一家环保鞋履品牌,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由 Joseph Zwillinger、Joseph Zwillinger 和 Tim Brown 联合创立。公司主打羊毛编制休闲鞋,强调健康与环保的理念。

羊毛材料的运动鞋是如何制成的?

Allbirds 旨在成为鞋业中,每双鞋的碳排放都是最低的制鞋公司。2018 年 Allbirds 研发了巴西甘蔗提取物制成的 SweetFoam™ 专利鞋底; 2019 年 4 月,就已全面启动“碳基金”行动计划,投入资金实现“碳抵消”,从而降低对环境的影响,实现 100% 的碳中和;2020 年将继续监测并减少碳足迹,将其纳入企业损益表以此激励其对环境影响降至更低。

Allbirds 使用的美利奴羊毛都有 ZQ 认证,符合农业可持续发展和动物“福利”标准。除此之外,品牌使用的鞋盒则是由可回收的纸板做成,而且体积很小,比起传统的鞋盒减少了40%用料,更加环保。

2018 年 Allbirds 的估值为 14 亿美元,目前在全球共经营着 14 家门店,据 WWD 获知的最新消息,Allbirds 全球第一家概念店将于 1 月 10 日空降日本。

2019年4月初,Allbirds 在上海兴业太古汇开设首家亚洲门店——这也是继旧金山、纽约、伦敦、芝加哥和波士顿之后,品牌首次于亚洲范围内开设线下门店。目前,该品牌还在北京、广州和成都落地,并同期登陆了天猫及中国官网。

在美国环保鞋市场上,除了 Allbirds 以外,主打环保平底女鞋的 Rothy’s 近两年也增长很快。过去两年,Rothy’s 的销售额增长了50倍。2018年,Rothy’s已经售出100多万双鞋,创造了超过1.4亿美元的销售额。

相关阅读:

从硅谷精英到大爷大妈,这双鞋为什么突然流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