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议会又吵架,卡梅伦搬出了他妈妈

英国议会又吵架,卡梅伦搬出了他妈妈自1295年模范议会开始,延续至今700多年的英国议会,在经历不断改革之后,从贵族与国王讨价还价的议会,展现绅士风度的议会,演变为与如今新闻中的吵架、斗嘴堪比德云社的英国下议院,似乎是两个极端。然而英国议会爱吵架的传统由来已久,支撑绅士们不惜人身攻击的辩论背后,是讲求程序正义的制度设计和党派间公开竞争的逻辑。英国政客在议会上抨击对手的传统由来已久。《华盛顿邮报》把这一传统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的政客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曾在议会上嘲讽半个内阁都…

英国议会又吵架,卡梅伦搬出了他妈妈

英国议会又吵架,卡梅伦搬出了他妈妈

自1295年模范议会开始,延续至今700多年的英国议会,在经历不断改革之后,从贵族与国王讨价还价的议会,展现绅士风度的议会,演变为与如今新闻中的吵架、斗嘴堪比德云社的英国下议院,似乎是两个极端。然而英国议会爱吵架的传统由来已久,支撑绅士们不惜人身攻击的辩论背后,是讲求程序正义的制度设计和党派间公开竞争的逻辑。

英国政客在议会上抨击对手的传统由来已久。《华盛顿邮报》把这一传统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的政客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曾在议会上嘲讽半个内阁都是蠢蛋(asses)。当议长要求他收回言论的时候,迪斯雷利回答:“议长先生,我收回。半个内阁不是蠢蛋。”这个虚构的故事最早被印刷成文是在1927年,原版故事来自瑞典乌普萨拉一个无名小镇上的议员对同事的嘲笑,法庭要求道歉后,他宣布“镇议会议员一半都不是傻子。”

这个嘲讽故事在几百年间的报纸、书籍或市井故事中流传演变,直到1964年《纽约时报》讨论英国议会上被禁止的词汇时,演化出了迪斯雷利的版本,用来形容早年英国议会辩论尺度之大。

据《电报》统计,1988年时任工党议员​​的班克斯(Tony Bansk)曾指撒切尔夫人“带着性饥渴的蟒蛇般的敏感”行事(acting with the sensitivity of a sex-starvedboa-constrictor),而议员斯金纳(Dennis Skinner)则称他的一名对手是“华而不实的贱人”(pompous sod)——斯金纳后来表示收回“华而不实”,但“贱人”不收回。1995年,时任首相梅杰(John Major)抨击他的对手布莱尔(Tony Blair)是“呆子”(dimwit),布莱尔则指梅杰是“最弱链”(weakest link),意指他为团体贡献最少的人。

越来越多的词汇被纳入英国议会的“非议会语言”禁区,议员们不断修炼既优雅又毒舌的辩论技术,议会辩论的精彩程度不降反升。

几十年来,英国议会也在不断细化辩论词汇的禁区,包括不能攻击对手说谎、动机不纯,并将人身攻击的侮辱性词汇关进了“非议会语言(Unparliament language)”,包括禁止使用懦夫(coward)、流氓(hooligan)、鼠辈(rat)、叛徒(traitor)等词。

在实际操作中“议会语言”与“非议会语言”的界限则是由下议院当庭议长裁定的。“非议会语言”的限制不仅没有降低辩论的精彩程度,反而使得英国的政治家们不得不挖空心思修炼“攻击艺术”,以更富有想象力的语言传达出对对手的蔑视,同时避免议长的惩处。此外,嘲笑(jeers)和嘘声(hissing)也是议事厅辩论的重要佐料。

在2016年1与22日英国下议院针对“脱欧(Brexit)”的议题辩论上,工党领袖科尔宾(Jeremy Corbyn)向议员们介绍他最近一趟欧洲之旅:“上个星期,我在布鲁塞尔,会见欧洲领袖和社会主义政党党魁时……”突然,一名保守党议员朝他大喊:“你是谁?”

保守党议员嘲笑科尔宾一直默默无闻、没有光荣政绩,竟然足以代表工党来辩论。在成为工党领袖之前,在过去32年议员生涯中,科尔宾从未在党内获得过一官半职,像这种情况有个非官方术语,叫“后座议员”。而仕途低调的科尔宾却是一名资深的工党内部反对派,他曾极力反对英国参加伊拉克战争,甚至呼吁时任首相、工党领袖布莱尔应当接受战争罪审判。

这位看上去两边不讨好的工党领袖,在议事厅政客们足足30秒的嘲笑和嘘声结束后,才得以继续演讲。

爱吵架、唱反调不仅是英国议会的传统,同样是议员们的争吵策略,有其语言学依据。在传统辩论的战术和技巧上,往往注重讲究团队协作和正面陈述,例如“提倡应该做什么”之类。语言学研究者Routledge Slugoski (1985) 和Penam(1990)的研究则表明,辩论中攻击性词汇的作用被远远低估了,情绪和攻击性词汇下的应激反应,更能兴奋辩论者的神经激发战斗力。斯德歌尔摩大学语言学研究者Cornelia Ilie则发现,尤其在规则严明的议会,又是以辩驳、协商为主,比起质疑、责备的语气,议员们直接拔刀相见的“非议会语言”更能一针见血,刺激到更广泛的受众的神经。

就在议员们嘲笑科尔宾的第二天,2016年1月23日,同样在下议院卡梅伦谈减少政府财政预算的影响时,一名工党议员突然对他大喊:“问你妈!”因为卡梅伦的妈妈参加了反对削减财政预算联署,与她的儿子站在了对立面。

卡梅伦迅速抓住对手科尔宾稍显邋遢的衣著作为反击:“问我妈?我知道我妈会说什么。她的视线会跨过公文箱,然后说:‘穿件像样的衣服,系好领带,还要唱国歌!’”

科尔宾再次躺枪。他平日里穿着打扮随意,就算是穿上西装也总是不拘小节,在国家活动中还拒绝唱英国国歌。相比总是衣冠楚楚的卡梅伦一家,确实不够绅士体面。

在卡梅伦以“妈妈的训斥”正面回应反将一军后,全场顿时兴奋了起来。不过,科尔宾随后也把自己妈妈的箴言搬了出来:“如果非要来谈谈妈妈们的建议,我妈会说,站出来,站在原则这边!”不解气的科尔宾在会后补刀:“和破烂衣衫比起来,我更为破烂的意见和政策感到羞愧。”

吵架双方代表的并不代表个人看法,也不仅仅代表反对党的意见,而是代表“议会中的反对党”对首相的质询。

在唇枪舌战的下议院辩论中,议员的角色是争夺核心议题的话语权,这种权力不是谁在话题上发表的声音更大、吵架吵得更痛快,而是时刻不忘监督政府的天然使命。成长于与王权的斗争中的英国议会,在现代英国政治中扮演的角色,就是对脱胎于此的首相及内阁的监督。

为了实现对政府的监督和宪政平衡,英国独特的制度设计赋予了议会内反对党以极大的发言权。占据平民院多数席位的多数党领导立法和行政,而获得次多数席位的领衔反对党则获得特权,可以与多数党协商安排平民院议程,有权带头质询政府的各项政策和动议。

而反对党通过议会监督政府的重头戏就是下议院每周三的“首相质询”时间。2015年12月2日,英国议会就“是否派遣军队加入空袭叙利亚境内ISIS”展开质询,首相卡梅伦的支持态度遭到了反对党工党的强烈反对和质疑,为此进行了长达10小时的辩论。

工党科尔宾的主要立场依然是从普通英国人的安危出发,盲目参与战争可能会引火上身,这是对英国民众的不负责。而叙利亚境内的平民同样是无辜的受害者,英国空军的导弹只会创造更多的难民。卡梅伦则以英国空军历来高准确度空袭反驳……整场辩论的高潮却发生在工党影子外交大臣Hilary Benn的结辩陈辞时,公然背弃工党议员的反战立场,转而支持对手保守党卡梅伦,赞同派遣部队空袭ISIS。

这位外交大臣临时“叛党”的演讲,却获得了下议院议员罕见的集体鼓掌。他跳出了党派间关于战争对平民的伤害、空袭是否准确等细碎的议题,而是从世界和平的国际大爱出发,把ISIS比喻为当代法西斯,既煽情又理性地呼吁传统工党精神中国际主义的回归。

Benn的叛党行为并不罕见,仅在当天的会后投票中,首相卡梅伦一派有7人投给了对手,工党又有67名议员在Benn的鼓动下投出了空袭的支持票。这些人的名单都在投票之后陆续公开。

议员在辩论投票中随意叛逃,即使名单公开也不怕“秋后算账”。说到底,党派内部意见有分歧很正常。在不违背政党纪律的前提下,尽管与同党他人意见相背,议员说到底是代表选民的利益,因为民众的意愿和选票才真正决定了议员的命运。

英国下议院议员是草根阶层直选的平民代表,替选民的利益发言,并且将平民院各个议事单位的会议过程、会议结果向公众以及传媒开放。

英国下议院的议员由各个选区的选民以秘密投票、直接选举的方式产生。普通民众的意见直接决定议员是否可以连任,这也是英国下议院又被称为平民院的原因。议员们常常为争取选区民众的利益,有格外惊人的战斗力。

2010年英国政府原本计划拨款给部分学校建造新教学楼。但在7月7日的例行质询会上,保守党议员、教育部长Michael Gove却提出精简名单、给政府省钱。Gove话音刚落,工党议员Tom Watson朝他大喊:“你这个可悲的小男人!(You’re a miserable pipsqueakof a man!)”

尽管当庭议长John Bercow要求Watson向Gove道歉,“矮人(pipsqueak)”一词随后也被加入了“非议会语言”的黑名单。Watson在事后发表文章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他所在选区多所学校可能被踢出名单,而学校学生和家长的真实诉求却被Gove拒绝,Watson忍无可忍,遂反唇相讥。

议会辩论整个过程都会进行现场直播,Watson为选民争取权益的经典时刻被电视媒体永久地记载下来。不仅如此,首相和执政党的所作所为,以及利弊得失都要一览无余地展现在英国公众面前,接收质疑和批评。

BBC有个专门的议会频道(BBC Parliament),直播议会辩论,美国的电视频道C-SPAN,在周末也会经常会播放英国下议院的辩论。通过电视镜头看到的下议院“首相质询”时总是人声鼎沸。无论是上议院、还是下议院,议员坐的都是长椅,没有扶手。下议院大厅看上去更局促狭窄,因为它只有437个席位,而下议院议员有650名,如果全部到齐,有两百人则没有座位。

这样的座位是设计前任首相丘吉尔的主意,他想把议会的气氛制造得紧密热烈。首相和内阁大臣挤坐在狭窄的长椅上已是常态,甚至卡梅伦在其他议员发言时偷吃糖的画面也被如实记录。

在下议院促狭的场域之内,却饱含了英国民主的精髓:自由与平等。每位议员都有代表自己选区发言的权力,也有被质疑否定的可能,包括首相,而这些过程都将透明地展现在所有英国公众面前。

[详细]

梁彼得案:华人在为不存在的歧视抗议

回声专题:梁彼得案:华人在为不存在的歧视抗议2014年11月24日,纽约警员梁彼得(Peter Liang)和他的搭档在纽约布鲁克林一座昏暗的公共住房进行巡逻时,受到噪音惊吓失误开火,子弹经墙壁反弹射入黑人男子格雷(Akai Gurley)体内,致其死亡。2015年2月,大陪审团裁决检方对梁彼得二级误杀(2nd-degree manslaughter) 、渎职(official misconduct)等指控成立。2016年2月11日,纽约州最高法院裁定梁彼得有罪。该裁决引发了广泛的争议。种族和政治因…

梁彼得案:华人在为不存在的歧视抗议

回声专题:梁彼得案:华人在为不存在的歧视抗议

2014年11月24日,纽约警员梁彼得(Peter Liang)和他的搭档在纽约布鲁克林一座昏暗的公共住房进行巡逻时,受到噪音惊吓失误开火,子弹经墙壁反弹射入黑人男子格雷(Akai Gurley)体内,致其死亡。

2015年2月,大陪审团裁决检方对梁彼得二级误杀(2nd-degree manslaughter) 、渎职(official misconduct)等指控成立。2016年2月11日,纽约州最高法院裁定梁彼得有罪。该裁决引发了广泛的争议。

种族和政治因素只是猜测,经由独立司法过程作出的裁决应得到尊重。

梁彼得有罪的裁决得出后,美国华人圈舆论一片哗然,他们认为梁彼得因为其华裔的身份受到了不公的待遇,并且认为他是最近紧张的警民关系中的牺牲品。然而,从陪审员的选择到最后的裁决,整个庭审过程都是严格按照纽约州法律规定的刑事诉讼过程进行的,种族和政治影响只是猜测,经由严格司法过程作出的裁决应得到尊重。

在美国的司法体系中,刑事判决通常不是由法官作出的,而是陪审团。法官在庭审过程中主要负责向陪审团解释相关法律,为陪审团提供法律知识的支撑。陪审团在美国刑事诉讼的重要位置本来就是为了尽可能地避免法官的个人价值倾向会影响定罪的裁决。

在进行陪审员选择前,法庭将在一张列出所有潜在陪审员的表单中随机选择人选,这张表单中包括所在地区中所有注册选民或驾照持有者。之后,律师和法官将对陪审员人选进行资格审查(voir dire);通过询问相关的问题,或者让陪审员人选填写问卷来决定他能否在某个案子中胜任陪审员一职。而这些问题的内容主要就是考察他们是否会因为个人经验以及偏见妨碍到他们的职责。整个审查过程会被法庭书记官记录,问卷调查也会被存档。

辩方和控方在选择陪审员的过程中是平等的。根据纽约州法律规定,辩方和控方任何一方若认为某一陪审员不合格,便可以提出“绝对回避”(peremptory challenge),无条件解除陪审员的资格。也就是说,辩方和控方在陪审员的选择上都有相应的发言权,如果真如一些声音所质疑的那样,陪审员成员组成出了问题,那么梁彼得的律师将能够察觉到有问题的陪审员,并且有权让其回避。

进入正式庭审环节,法官首先要向陪审团 解释它们的责任、庭审过程以及法律基本原则。之后检察官和辩方律师都被允许做开庭陈述,陈述完成后,将进行关键的证据开示程序。在美国刑事诉讼程序中,证据的开示具有双向化的特征,即检察官和被告律师都有权提供证人证词、物证等证据,并且控方和辩方在这个过程将分别对对方提供的证据进行交叉盘问(cross-examine),发现对方证据中的缺漏或矛盾,使己方占据优势。可以看出来,辩方并不是简单地否认指控,而是可以积极地对控方提出的证据进行质疑,说明其并不能成立或构成犯罪。

根据报道可以看出,双方都提供了相应的证据,并且进行了交叉盘问。比如在有关梁彼得“见死不救”问题上,检察官提供了当时梁彼得搭档兰道的证言,称梁彼得说出了”我被炒了“(I’m fired),来证明梁当时只关心自己的前途,而没有关心受害者格雷。接下来被告律师对兰道的盘问中就质疑了他当时说的究竟是 “我被炒了”(I’m fired)还是与之非常相似的“我开枪了”(I fired)。

证据开示结束后,将进行审议,随后作出裁决。而这一部分诉讼程序的严谨性也是不容置疑的。在事后《纽约每日新闻》的采访中,其中一位陪审员称他们在审议的过程中“对法律作了笔记,他们在审议过程中获取了3块白板以及若干笔记本来列出了所有设想的情况,并且“写下了每个人的观点,然后用图表来消除排除所有可能的选择”。而且,和民事判决不同,对被告人作出有罪或无罪判决需要陪审团成员12人一致同意,哪怕有1人反对,裁决都不会通过。

充分的证据是陪审团作出有罪裁决的关键。

美国的刑事诉讼程序实行无罪推定原则,辩方首先被假定无罪,陪审团在作出裁决之前,首先要进行审议;而在审议过程中陪审团主要考虑的就是庭审中开示的证据能否充分支持控方对辩方的罪行的证明。只有陪审团相信这种证明到达了“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才能够裁决辩方有罪。也就是说,梁彼得庭审中的陪审团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充分的证据做出有罪裁决的。

根据《纽约每日新闻》在定罪后对陪审团成员的采访,他们认为定罪的主要原因是有证据表明梁彼得对手枪进行了不当操作。

有力的证据证明梁彼得当时将手指放到了扳机上。在庭审过程中,一位武器专家的证词称,只有将手指扣到扳机上,手枪才有可能开火。梁彼得在入职前充分接受了武器使用训练,纽约警察局的武器与战术指南中反复说明警员在持枪时,应将食指紧贴武器边缘。而将食指放在扳机上则意味着警员已经准备好要随时开枪。梁彼得在巡逻时,将手指放在已经上膛的手枪上的行为违反了警方的规定。

2016年2月9日,检察官手持梁彼得的手枪在庭审上发言/AP

关于错误操作手枪的另外一个证据是,梁所持手枪的扳机并不能轻易扣动。在审议的过程中,陪审员一个接一个地试扣了扳机。其中一位陪审员在采访中明确表示扣下扳机并没有那么容易。事发时梁彼得所持枪械为G-19型手枪,根据检方在指控中提供的报告,扣动常规该型手枪扳机需要的压力大约为5.5磅,而纽约市警察局为了避免警员随意扣动扳机,对手枪进行了改造,将压力提升至了9到12磅。根据事后纽约警方对梁彼得所持手枪的扳机压力测试,扣动他所持手枪的压力需要11.5磅。

定罪的第二个主要原因是,有证据表明,梁彼得并没有履行他作为公职人员所应尽的责任。在检方提供的检查文书中可以看到,检察官称梁彼得在知情的情况下并没有对格雷进行应有的医疗救助。根据蓝道之前的证词,梁彼得在经过格力和他的女友巴特勒的时候,巴特勒当时喊出了格雷已经无法呼吸,然而梁彼得却并没有履行与他职务相称的救援义务。

虽然在之后的庭审中,当争议的焦点集中在梁彼得为什么没有对格雷进行心肺复苏时,兰道和另外一名梁彼得的同期的证言称,他们在警校期间接受的心肺复苏训练远远不足;并且还有一位病理学家称心肺复苏术并不能救格雷;之后梁彼得本人的证言也声称他当时不认为心肺复苏适合当时的情况。但是,他们都并未否认没有进行施救这一事实。

还有,控方还指出梁彼得在没有亲自对格雷进行心肺复苏的情况下,同样也没有呼叫急救。庭中播放警方电台的片段显示梁彼得虽然在发现格雷之后及时报告了枪击,但是并该片段中并不存在梁彼得呼叫急救车的声音。

抗议和请愿不能改变法庭的判决结果。

华人对于梁彼得案的抗议无可厚非,抗议游行的权利受到宪法保护,并且它也是华裔发声的有力方式之一。然而,寄望抗议形成的舆论压力来转变判决结果却是徒劳的。只有按照纽约州法律规定的刑事诉讼程序进行上诉才有可能作出改变。

去年2月17日,一份要求检察官撤销针对梁彼得指控的请愿出现在了白宫的请愿网站We the People,并且其签名数成功突破十万,获得了白宫的回应。然而,回应的内容却是,白宫并没有权力决定一名检察官能否起诉梁彼得。同样,在之前同样具有争议的弗格森市白人警官射杀黑人男子一案中,奥巴马对大陪审团作出的指控不成立裁决的回应也只是“我们不会对一件正在调查中的案子作出评论。”

在梁彼得被定罪后的2月12日,We the People再次出现了呼吁为梁彼得伸张正义的请愿,声称梁彼得是为了缓和黑人社区与白人警官紧张关系的替罪羊。该请愿目前收到了超过两万签名。然而,作为行政分支的白宫同样也不能干涉到作为司法分支的纽约州最高法院的裁决。

下一步真正应该关心的,是梁彼得的量刑问题。梁的量刑将在4月14日进行。需要注意的是,15年只是梁彼得面临的最高刑期,并不是梁彼得真正的刑期。法官在量刑时会考虑到诸多标准,比如指控的严重性、被告人的犯罪历史以及犯罪情节等。另外,纽约州的法律允许重罪(felony)的受害者的家人在量刑期间做受害人影响陈述(victim impact statement ),而该陈述也将是法官斟酌量刑的因素之一。这也是为什么有一些观点认为与其抗议与请愿,不如倡议华人团体筹资安抚被害人,从而尽可能减轻量刑的原因。

如果梁彼得真的对裁决和量刑有异议,那么他可以在量刑结束后提起上诉。若上诉法庭裁决推翻之前的定罪,重新进行庭审,才有可能扭转结果。

[详细]

民科郭英森被嘲笑,没人需要道歉

回声专题:民科郭英森被嘲笑,没人需要道歉摘要:因为与引力波搭上边而爆红的“诺贝尔哥”郭英森的研究成果并没有任何科学价值。他的行为并非个例,这群被称为民科的科学幻想家不值得被当成英雄。借助引力波这一关键词和社交媒体的推动,五年前曾登上过天津卫视《非你莫属》节目的下岗工人,“诺贝尔哥”郭英森快速成为了倍受关注的网络红人。但是,引力波这一物理学概念的提出、证实和知识普及的过程中,郭英森至今没有起到实质性的推动作用。他只是无意间引用到这一名词,并在媒体的推动下突然受到关注,与科学研究无关。引力波这一概念由来…

民科郭英森被嘲笑,没人需要道歉

摘要:因为与引力波搭上边而爆红的“诺贝尔哥”郭英森的研究成果并没有任何科学价值。他的行为并非个例,这群被称为民科的科学幻想家不值得被当成英雄。

借助引力波这一关键词和社交媒体的推动,五年前曾登上过天津卫视《非你莫属》节目的下岗工人,“诺贝尔哥”郭英森快速成为了倍受关注的网络红人。但是,引力波这一物理学概念的提出、证实和知识普及的过程中,郭英森至今没有起到实质性的推动作用。他只是无意间引用到这一名词,并在媒体的推动下突然受到关注,与科学研究无关。

引力波这一概念由来已久,媒体在报道郭英森时使用“5年前节目中他首提引力波”是不负责任的误导。

1916年,爱因斯坦根据广义相对论预测了引力波现象。近期美国LIGO团队经过长期的努力终于观察到了双黑洞融合所产生的引力波现象,从而证实了爱因斯坦在一百年前的猜想。郭英森仅仅提到了这一名词,如果从科学概念普及的角度来讲,郭英森的贡献还不如11年前的国产科普动画《蓝猫淘气三千问》,该动画曾有一集专门解释了引力波现象。而郭英森在电视节目中所提到的引力波并不是任何严谨的物理学概念,只是为了引出自己“可以争夺诺贝尔奖”的重大研究成果,郭英森自称这一系列研究成果能让汽车不用车轮,以悬浮的方式移动,能延长人的寿命,能让楼房数百年不倒,甚至可以解释UFO飞行的原理。

抽文:民科有别于民间科学爱好者,民科的研究基于臆想而非科学。

郭英森这样的科学爱好者一般被称为民科,国外将他们称为Crank。Crank表现出的行为特质可总结为,高估自己的研究能力,低估专家;认为自己的发现是重要而且迫切的;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等。民科与广义上的民间科学爱好者不同,民科的特点在于,对科学研究感兴趣但没有受过相关的科学训练,不按照科学方法进行研究,甚至对系统性的科学理论学习有抵触。因此,如果说民间科学爱好者是中性词汇,那么民科则多少带有贬义。郭英森和民科们的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业余,而在于随意“发明科学”,违背科学研究的正确方法。例如国内民科典型的表现是热衷于颠覆具有权威性的或尖端的科学理论,有时甚至在自己的理论中混搭五行八卦等玄学词汇,但无法提出自圆其说的具体理论。在公众面前,许多民科还会展示自己的“悲情英雄”色彩,声称学术不公或自己的研究成果受到了权威的打压。当自己的理论受到质疑时,民科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又常产生与他人的摩擦。这些特质在郭英森身上都表现的十分明显。

抽文:郭英森只能算是UFO爱好者,他的UFO理论还和太极八卦相结合。

在登上《非你莫属》之前,郭英森提出的主要理论基本都与引力波无关,搭上引力波这一近期热点词汇只是巧合。郭英森的研究重点一直集中在和UFO相关的话题上。根据《新京报》2005年的报道,郭英森称自己在1994年第一次亲眼看见UFO之后开始自学物理,并进行研究,到2000年完成了该理论。这一理论能推导出UFO的制造和飞行原理。2005年,郭在北大门前摆下擂台,但没有能够和北大师生实现有效的沟通。一位自称是北大老师的路人刚刚试图和郭英森交流就“谈不下去了”,北大学生指出其研究的逻辑错误时,郭英森只说了一句“你是外行”。郭英森曾将自己的理论公开发表在网络上,在他自制的理论介绍视频和他撰写的一篇名为《八卦太极图揭秘-对飞碟科学与UFO各种问题的诠释》的文章中,郭英森宣称自己找到了UFO飞行的原理以及UFO与太极八卦图的联系。文章和视频内容大量出现引力波等现代物理学词汇,但没有任何符合物理学基本原理的解释。郭英森至今没有对理论进行实验检验,也没有公开实验设计提出具体的检验方法。可以说,郭英森的一整套理论都建立在几个物理学名词和自己的想象之上,任何拥有中学物理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他的所谓理论只是堆砌物理学术语而已。

郭英森认为自己的研究成果之所以没有被学界所承认,是因为受到了主流学者的排挤。2003年下岗之后郭英森生活艰辛,没有余力承担研究所需的经费,他曾为争取研究经费公开出卖自己的肝脏和肾脏,并在出卖脏器的海报中称,原中科院院长路甬祥曾说过:中国如果真能得诺奖,很可能先是业余人士(《非你莫属》节目中郭英森也说到了这句话)。但是这句话并没有可查明的出处。2009年,谷歌和美国宇航局合作,共同成立了奇点大学,郭英森认为奇点大学抢走了他的研究成果,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被学界承认之后能把“属于我们的新科学再拿回来”。但奇点大学的招生和研究都以解决人类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为中心,意在培养未来的科学家,研究重点在于人工智能等方向,郭英森自己也没有说明过奇点大学到底抢走了他的哪一项研究成果。

媒体维护郭英森,是希望他能得到基本的尊重,希望他的研究兴趣不被质疑所伤害。但对于这种一眼就能分辨真伪的民科歪理如果不能从科学的角度直接否定的话,媒体的维护就很难说不是反智的。

抽文:在科学方法的基础上,民间科学爱好者未尝不能产生优秀的科研成果。但是,专注于空想的民科必然一事无成。

今天国内的民科现象与80年代的“全民攻关”等社会思潮有很大的联系。在“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等文革话语体系中长期熏陶,又缺乏科学研究训练的科学爱好者们喜欢把相对论、牛顿力学、哥德巴赫猜想、永动机等经大众媒体多次普及过的数学和物理学理论作为研究对象。自陈景润在哥德巴赫猜想的问题上取得突破之后,中科院数学所更是每年都能收到无数宣称自己已经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的信件。这波民科大潮中还诞生过许多今天看来颇为令人尴尬的发明,信息锅是其中较典型的例子。相信信息锅理论的人认为,将信息锅戴在头上之后就可以感应到“宇宙大气场”,达成天人感应。信众们头戴信息锅共同感应宇宙大气场的画面在现在看来显得异常荒诞。在郭英森之前,富商廖凯原曾经因为提出所谓的“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而名噪一时。廖凯原的这一套理论包涵了量子力学、相对论等物理学理论,也包括了皇帝内经和阴阳五行学说,其中甚至还引用了马列经典,这套杂糅的理论在学术上当然没有任何价值。

民科的民间性与业余性并非其受到非议的原因,违背一般科学原理才是民科的问题所在。无论所研究的领域是生物学、化学还是物理学、天文学,在16至19世纪的科学革命时期都逐渐形成了符合现代科学方法的理论体系。早期的科学研究较为具象,现代科学则较为抽象,但无论如何,科学方法的核心:客观性,理论可重复检测性,可实验或可观测性等一般原则是一致的。爱因斯坦以专利局小雇员的身份在1905年连续发表四篇惊世骇俗的论文,建立了狭义相对论的假说,这让他成为了众民科们眼中可以被复制的“超级民科”。但爱因斯坦提出有颠覆性意义的相对论时,也是站前人在麦克斯韦方程组,斐索实验等基础之上。在理论被实验检验之前,爱因斯坦也受到了反对者的广泛质疑。直到后来诸如罗伯特·密里根实验,1919年日食观察太阳质量扭曲光线等一系列实验与观测证实后,爱因斯坦的新理论才得到广泛认可。爱因斯坦的科学研究素养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学习期间已经养成,和他是否在专利局工作无关。无论从科学方法还是理论产生的过程来说,爱因斯坦都与民科没有任何关系。

具有科学精神,采用科学方法研究的民间科学爱好者也并非不可能做出成果。国内古生物爱好者郑晓廷通过对大量化石的研究和鸟类的解剖观察,自09年以来在《科学》、《自然》等世界级专业期刊上发表了超过10篇文章,取得了许多专业古生物学家都难以达到的成就。这样的民间科学研究爱好者相比于急着建立空中楼阁的民科们更值得尊重。与郑晓廷不同,违背了科学方法的郭英森们不会对物理学研究产生任何积极意义。

[详细]

入主白宫从“超级周二”开始

本文是美人希「美国大选关键词」系列第019篇,本系列将持续更新,直至美国大选结束,敬请关注。在美国,“超级周二” ( Super Tuesday) 是指在总统大选年的2月或3月的周二,很多州在这一天举行初选,选举参加各党全国大会的代表,在全国大会上,各党的总统候选人将正式敲定。在初选的时间表上,超级周二这一天,入选代表是最多的,所以,想入主白宫必须要在这一天发挥好,锁定党内提名。比如,2008年的超级周二是2月5日,24个州举行初选,决定了其中52%的民主党代表和49%的共和党代表。超级周二这个短…

入主白宫从“超级周二”开始

本文是美人希「美国大选关键词」系列第019篇,本系列将持续更新,直至美国大选结束,敬请关注。


在美国,“超级周二” ( Super Tuesday) 是指在总统大选年的2月或3月的周二,很多州在这一天举行初选,选举参加各党全国大会的代表,在全国大会上,各党的总统候选人将正式敲定。在初选的时间表上,超级周二这一天,入选代表是最多的,所以,想入主白宫必须要在这一天发挥好,锁定党内提名。比如,2008年的超级周二是25日,24个州举行初选,决定了其中52%的民主党代表和49%的共和党代表。


超级周二这个短语至少在1976年就出现了。但是大规模使用,还是1988年的大选。当时南方的民主党人把南方九个州(得克萨斯、佛罗里达、田纳西、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肯塔基、阿拉巴马和乔治亚)的初选安排在同一天,1988年的38日。南方的民主党这么做是想选择一个更能代表他们利益的民主党候选人,扩大该地区的影响力。


田纳西一个民主党人很生动地描绘道,“如果你的狗咬了你四五次,就是时候再买一条狗了。我们已经被咬了,南方是时候再买一条狗了。”这里的狗说的就是超级周二。不过他们的计划并未成功。当时的四位主要候选人Dick GephardtJesse JacksonAl GoreMichael Dukakis瓜分了超级周二的初选选票,最终Dukakis成为民主党候选人。从1996年到2004年,这些南方州的初选都定在了超级周二后一周举行,被媒体冠名为“南方周二”。


超级周二还有一个好处,让这么多州打包举行初选,能让竞选远离所谓的“细节政治”(指候选人只吸引本地的选民),而采取更远大的策略,吸引整个国家。


1988年以后,每次超级周二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1992年的超级周二是310日。在较早举行的初选中,民主党人比尔·克林顿形势不妙,但在超级周二中,克林顿赢下不少南方州,完成大逆转,最终获得党内提名,进而问鼎白宫。


1996年的超级周二是312日。共和党人鲍勃·多尔在超级周二中势如破竹,一举拿下共和党提名,但挑战克林顿未果。


200037日的超级周二。16个州在这一天举行初选,这是当时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初选日。大约81%的民主党代表和18%的共和党代表在当天产生。民主党的戈尔和共和党的小布什都在超级周二中锁定胜局,成为各自党派的总统候选人。


2004年,一些州将初选提前,移到了23日。这一天有5个州举行初选,2个州举行党团会议 (caucus ),这一天被称作迷你周二( Mini Tuesday )。也有人称之为第一个超级周二,32号那个传统的超级周二称为第二个超级周二。


2008年,为了增加投票的重要程度,有24个州将初选日期定在25日,这是目前最大的超级周二。


2012年,超级周二是36日,10个州的共和党在这一天举行初选,有419名代表产生,民主党则没有参选。


2016年的超级周二将在31日举行。届时,将有阿拉巴马、阿拉斯加、阿肯色、乔治亚、马萨诸塞、俄克拉荷马、田纳西、得克萨斯、佛蒙特和弗吉尼亚举行初选,科罗拉多和明尼苏达举行党团会议。

[详细]

她在白宫前抗议35年,却从未被驱逐

【回声专题】她在白宫前抗议35年,却从未被驱逐 白宫坐落于华盛顿特区宾夕法尼亚大街1600号。白宫边上的一个小帐篷里曾有一个老太太长期驻守抗议,赛康普西翁·皮奇奥托,今年1月25日在华盛顿一处无家可归妇女帮助中心过世。她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抗议时间最长的人。 皮奇奥托一直戴着一个覆盖假发的头盔,并在上面包裹了头巾,这个矮小的老太太在白宫前持续抗议了35年。她开始抗议时,里根的第一个任期刚开始不久,当她去世时,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已经快要结束。抗议期间,皮奇奥托曾与五位美国总统比邻而居,被称为“美国总…

她在白宫前抗议35年,却从未被驱逐

【回声专题】她在白宫前抗议35年,却从未被驱逐

白宫坐落于华盛顿特区宾夕法尼亚大街1600号。白宫边上的一个小帐篷里曾有一个老太太长期驻守抗议,赛康普西翁·皮奇奥托,今年1月25日在华盛顿一处无家可归妇女帮助中心过世。她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抗议时间最长的人。

皮奇奥托一直戴着一个覆盖假发的头盔,并在上面包裹了头巾,这个矮小的老太太在白宫前持续抗议了35年。她开始抗议时,里根的第一个任期刚开始不久,当她去世时,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已经快要结束。抗议期间,皮奇奥托曾与五位美国总统比邻而居,被称为“美国总统的邻居”和宾夕法尼亚大街1601号住户。

皮奇奥托最早走上街头抗议的原因是想要回女儿的监护权。这位西班牙裔移民在很小的时候就成为了孤儿,1960年她来到美国,在纽约的西班牙领事馆做接待员。后来她认识了一位来自意大利的商人并和他结婚,而这段婚姻生活非常不顺利。由于没有生育能力,皮奇奥托夫妇收养了一个女儿。夫妻两人离婚之后,皮奇奥托的丈夫以她有精神病为由将她送进了精神病院并拒绝让她和女儿见面。皮奇奥托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家庭和女儿的监护权,她认为是美国司法的不公导致了这一系列的判决,于是她将要回女儿的希望寄托在美国联邦政府上。因此,1979年皮奇奥托来到华盛顿第一次开始抗议。

1.受和平主义者影响,皮奇奥托走上长期抗议之路,开始为实现世界和平奔波。

1981年,在白宫前抗议的皮奇奥托遇到了一个和平主义者,“反战守夜人”威廉·托马斯,托马斯生于1947年,高中时便辍学了,曾经是珠宝匠和木匠。他是个反战反核武器的行动主义者。几乎将一生的时间都用来环游世界和宣扬世界和平的政治主张,他的观点和越南战争期间的反战主义者非常相似。皮奇奥托被他的坚持和真诚打动,成为了他的同伴。皮奇奥托所抗议的内容也从要回女儿的抚养权逐渐转变为反战,反核武器,为全世界的儿童争取一个和平美好的未来,她们的目标极其宏大,希望实现全球裁军。从此,皮奇奥托和托马斯在白宫前驻扎下来,将抗议作为了自己一生的事业。她们驻扎在白宫前的拉法耶特公园内,这座公园是抗议活动的热门地点。2009年托马斯去世后,皮奇奥托仍然坚持抗议,直至去世。

2.宪法第一修正案是老太太威力强大的后盾,只要遵守公共秩序,老太太就能享受她的言论自由。

老太太势单力薄,在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面前,她显得异常脆弱。让她能够有底气连续抗议35年的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该法案明确规定美国国会不得制定法律剥夺公民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平集会以及向政府请愿申冤的权利。美国法律审慎地平衡了言论自由、社会秩序和公民的其他权利。言论、请愿的自由只要不在与其他权利的冲突中处于下风,就会得到宪法的保护。因此,美国的任何团体或个人都不能阻止老太太在白宫前的正当抗议行为,老太太因为和平抗议被强行带离华盛顿的情况也不可能发生。

35年的抗议之路充满艰辛。除了风吹日晒之外,老太太和她的伙伴还需要遵守拉法耶特公园的管理规定。为维持公园内的秩序,美国许多公园都不允许旅客或抗议者”露营“,而警察鉴别”露营“的标准包括诸如遮蔽物内不能有床或床的替代物;遮蔽物不能长期空置,否则将会被拆除;不能携带体积过大的标语等。

这种限制并不会剥夺皮奇奥托的抗议权,根据”考克斯诉新罕布什尔州案“中休斯大法官的主要意见,市政当局为了确保公民的安全与便利,对道路公园等公共空间进行强行规范的职权并不与公民自由相抵触,因为公民的社会生活最终需要依靠良好的秩序。受到这些规定的限制,皮奇奥托不能在公园内躺下休息,只好坐着打盹,因为体能有限,她每隔6个小时她就要和伙伴换一次岗,在抗议点和无家可归者收容所之间来回穿梭。

曾经有一次因为换班后的站岗者迟到,公园警察拖走了抗议设施,这时华盛顿当地议员埃莉诺·诺顿为她们提供了帮助,诺顿报警要求公园警察将把皮奇奥托的东西放回原位,诺顿认为公园警察的这一行为是“离谱的”。在压力之下,公园警察归还了老太太的抗议设施。拉法耶特公园的警察在和皮奇奥托老太太的长期接触中逐渐的适应,警察David Schlosser形容与皮奇奥托的关系时说:”这就像是一场婚姻,多年来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

由于皮奇奥托的反战观点,她在2004年和2012年分别登上了纪录片《华氏911》和《宾夕法尼亚大道的神谕》,这两部电影播出后都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华氏911》中对战争场面的描写被认为并不真实,电影宣称美国政府控制媒体的言论也被认为不实。

3.和平抗议的老太太已经融入当地社会生活,成为旅游景点。她的政治观点一直争议不断。

皮奇奥托的政治主张受到了很多争议,他们希望各国彻底放弃武装,认为核武器的背后有无数政治阴谋。彻底的和平主义者们视皮奇奥托为英雄,言论自由权利的坚定防守者和民主的后卫。反对者认为康妮和其他”反战守夜人“偏执且浪费了自己的生命,他们都疯了。康妮的支持者,曾经和康妮一起参加抗议的艾伦·托马斯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认为康妮介于英雄和疯子二者之间,艾伦承认康妮的心理健康存在问题但是仍然称赞她的执着与毅力。无论对康妮的政治观点支持与否,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这样一个老太太能在街头抗议长达30年以上本身就是一件奇迹。

皮奇奥托能够用多种语言与来华盛顿观光的游客进行简单交流并宣扬自己的政治主张。老太太因为长期抗议美国政府的政策,几乎逢美必反而登上了一期《人民日报》,遇到中国游客时,皮奇奥托就会把这份报纸和写着中文“世界和平”的横幅拿出来展示。她的帐篷边上还写有“生于核弹,死于核弹”等反核标语。长期的坚守让这个抗议点成为了华盛顿的一个旅游景点,不少游客会对着老太太拍照,导游也会专门带队来这里参观。

长时间的抗议中,皮奇奥托的和平主义、反核主义主张曾经产生过一些影响。1993年皮奇奥托和威廉发起的申请裁军请愿得到了地区议员埃莉诺·诺顿的支持,他们共同起草了一份草案,内容包括反对核扩散并呼吁各国在双方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协调裁军。

诺顿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皮奇奥托反对核扩散的提案在当时是热点,许多华盛顿特区的民众对核扩散有着和皮奇奥托一样的担忧。诺顿还说到:皮奇奥托希望将核扩散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持续的展示在民众面前,虽然不知道皮奇奥托能否成功,但是她们并没有像多数人习惯的那样选择了放弃。这份草案在诺顿的努力之下在美国国会内讨论了十次,但最终因为影响力不足没有进入正式投票阶段。他们坚持不懈的和平抗议在35年中感召了不少人,甚至一些美国退伍军人也加入到他们的抗议行动中,威廉·托马斯看到有士兵加入了抗议者的队伍时说:”这正是美国伟大的一面。“

[详细]